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目前分類:回憶好嗎?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社會其實比我想的還要難懂,在我還沒畢業,尚未踏出學校大門前,我總是以為社會應該會是怎樣,可當自己真正接觸後才發覺,原來跟自己所想的都不一樣,就像老一輩人常說的,人千算萬算,永遠比不過老天的一劃。

是啊,說的真好,只是我總想著,當千萬人都向老天祈求時,老天真的有聽到嗎?又若真的有聽到,那真的每個人都能聽到嗎?

    阿哲知道我跟小萱在咖啡館結束的事情之後,他用「終於」兩個字來形容,從他的語氣看來,似乎早就知道結果了,只是我一直不願放手。

   「電影早該散場了,只是你還一直坐在觀眾席。」他說。

    大學畢業後阿哲找到一間電腦通訊行工作,掛名電機工程師,但說穿了就是拆電腦,裝電腦、測試電腦,然後沒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知道人該秉持該有的原則,例如你跟自己約定說,因為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你之後不再怎樣。就好像我跟小萱分手後,我就約定自己,以後不再跟她有關聯,只是好些日子過去了,雖然我手機號碼砍了,可msn帳號卻還是留著。

    「你能忘了她嗎?」阿哲曾經這麼問我。

    答案是否定的,這點我很清楚,只是我一直都不想去面對而已。

    然後我的「以後不再跟她有關聯」原則,就這樣打破了。

    我比約定的時間還要早半小時,地點一樣位於嘉義市的一間星巴克咖啡館,自從跟她分手之後,我就再也不到這光顧,也不再喝咖啡。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迷路的回憶」

 

   我一直都是個沒有方向感的人,不論是人生或者愛情。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補習班,我掛的頭銜是「班導師」,一個非常響亮有力的名詞。

    因為國家考試落榜的關係,我只好也只能再往另外的領域發展,正當周遭同學們陸續當兵入伍時,我卻已邁入社會,老實說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好。

    其實我是討厭補習班的,因為在我國中到高中這段時間,我總不時接到某補習班的電話,內容不外乎就是他是某某學長或學姐,之後會跟你天花亂墜的聊一堆,但聊完後就會切入主題,就是問你要不要補習。

    通常我會聽音辨別,如果對方是女生,聲音又不錯聽的話,我就會願意花時間去跟她聊,如果是男生,那就直接掛電話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一點都不擔心會交不到女朋友這種問題,但這個感覺卻會隨著我的年紀增長而慢慢浮現,甚至害怕。

     阿泰和阿哲都說我很龜毛,雖然我不是處女座,但我龜毛的程度卻比起處女座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不是龜毛,只是希望找到更理想一點而已。」我總是這樣認為的。

    這樣的想法在我遇到陳依婷時我就更加確定了,對我來說她就是我的目標,也是高牆,而這棟高牆也阻礙了許多我也許能看到的,以及我不應該會錯過的景色。

    我曾經想過如果我把喜歡陳依婷的時間拿來觀注其他人,也許狀況會很不一樣,只是已經過去了,所以我只能這樣。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非常的討厭哈囉凱蒂,討厭到即使牠只是安靜的躺在百貨公司的販賣櫥櫃裡,我看到時還是會在心中罵髒話,特別是看到價錢後。

     阿哲說我這是一種遷怒,只因為當初我送給小萱的杯子上面印有哈囉凱蒂。

     對此阿泰卻覺得這是應該的。

    「你討厭哈囉凱蒂就跟我排擠唐老鴨一樣。」這是阿泰跟我說的話,因為他以前交過一個非常喜歡迪士尼唐老鴨的女朋友,為了討女友歡心,他花了許多錢在這上面。

    「媽的,如果是米老鼠就算了,喜歡啥小唐老鴨,那麼冷門又聒噪的死鴨,東西稀少又貴。」他忿忿不平的說。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忘了是在哪裡看到的,人類習慣的養成只要三天,只要連續三天做著同樣一件事情,那就養成了一種習慣。

當然這又是群吃飽沒事做的國外學者專家研究的,但如果真如他們所研究的「三天理論」,那不知道戒掉一個習慣需要多久時間。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的機車置物櫃中還是放著一件黃色的雨衣和一頂粉紅色的安全帽,曾經有朋友問我明明是一個人為什麼卻要多帶一頂安全帽,而且明明沒下雨為什麼還要帶雨衣。

「那是朋友借放的,忘了帶走。」我總是一慣的這樣說。

知道真相的只有阿哲,即使我曾經跟他說,我想把雨衣燒掉,安全帽丟掉,但這念頭建立了很久,只是我的雙手始終沒有實行過。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跟小萱正式在一起的時間是聖誕節,於是隔年的聖誕節是一週年紀念,後年就是兩週年。

   對我來說天數的多寡其實並不能代表什麼,因為我們不能用時間的長短來決定一個絕對值,就像甲和乙交往五年,沒有人敢保證這五年就是絕對不會分開的數據,所以最後當甲和乙分手之後,周遭的朋友每個都不敢相信,為什麼交往那麼久了還會分手。

   「沒有感覺了。」甲說。

   提出分手的是甲,即使乙不想放,卻也不得不放,因為當兩個人當中,有一個再也走不下去,或者有一個走太快,讓另個人跟不上腳步時,那即使說再多都是沒用的。

   人總有應該的堅持,但前提是有意義的堅持。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在雅虎新聞上看到一則很無聊的研究報告,內容是有群學者專家用很多時間去做問卷調查,那是份關於男女朋友分手的報告。

「沒有感覺了。」榮登分手原因榜首。

我一直很想知道,為什麼這群所謂的學者專家可以用這麼多時間去研究這麼無聊的問題,雖然不知道這根據的來源到底準確與否,但其實當我看到之後卻重重撞擊了我的心。

小萱是個很漂亮的女生,漂亮到讓我覺得跟她在一起是種罪過,因為我曾跟阿哲說,小萱只屬天上有,不該落入紅塵世。

對於長相這回事我有很誠實的認知,因為我從來就是一個不帥的人,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和小萱在一起時,我只能用戰戰兢兢來形容。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

 阿哲曾問我關於感情盡頭的想法,這盡頭分兩種,一種是結束,也就是分手。

另一種則是結束後迎向全新的開始,就是結婚。

這是個很遠的問題,因為我連現在身旁的人何時會出現都還是個謎。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高中畢業之後,小蔡並沒有繼續升學,而是接掌家業,然後等當兵這樣。

    我的一切在畢業那天之後全都風雲變色,小蔡和他的小女友分了,聽說分手原因是劈腿。

    巧合的是他的小女友也和我們一起畢業,只不過是國小畢業,轉到另個階段,叫做國中,而我跟小蔡則是轉到一個叫做「未知」的茫然。

     劈腿的原因我不知道,但小蔡絕對是被劈的那一個,以他那種憨傻個性。

    「一定是你看太多A片了,所以她要跟你分手。」我在電話裡這麼跟小蔡說。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寫文章不難,但要寫好文章很難,要寫好文章很難,但要寫出讓看的人知道你心意的文章是難上加難。

    我不知道寫給陳依婷的信到底算不算好,但對當時的我來說,那就是全部了。

陳依婷:

    這是封三年前就該寫好的信,但事實上這是封情書,只是我始終不敢寫,而是這樣放在心裡放了三年,而我卻把妳放在我心裡放了五年。以人的一生來說,五年的時間不長,但卻也可以很長,這五年之間妳從一個短髮的國中女孩變成中長髮的高中女生,而我也從那個平頭的國中小鬼變成現在即將高中畢業的大男孩,我想以妳的成績一定能上很好的學校,而我還不知道,因為我還看不到,關於未來的路,就像我看不到妳一樣。

    一直以來我總追尋著妳背影,在國中那段我們一起接受頒獎的時候,我會希望上台時間可以長一點,可以的話我願意用任何代價來換取那瞬間,來造就這刻永恆,只是妳始終沒有看見,因為我始終追著妳的背影,因為我的膽小,我害怕,怕的是和妳之間的差別,因為妳是前段班的好學生,而我是後段班的小屁孩。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宏,你以後畢業要幹嘛?」剛升高三不久時小蔡這麼問我。

    小蔡總是喜歡叫我阿宏,而阿哲則叫我本名,張宏誼。

    剛認識小蔡時,他說我的名字非常的女性化,對此我都回說是特色,而且據我所知,目前這名字還不曾遇到相同的。

    對,這是世上唯一的特色。

    小蔡是典型的港口小孩,皮膚黑黑的,頭髮短短的,家中產業是養殖海產,有時我會想,也許是環境使然,造就他如此爽快的個性。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想過,如果高職三年我不是跟阿哲和小蔡同班的話,那我想我絕對會錯過很多東西,例如A片。

   

 A片是男人的浪漫,因為讓你不再孤單。」這是小蔡對A片合理化的說詞。

    很多人都喜歡他,不管男生或女生,喜歡的原因不光只是因為A片這點,而是在於他的個性。

    有部叫做火影忍者的日本漫畫當中男主角很喜歡說一句話,我向來都是有話直說的,這就是我的忍道。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SCN9568  

國中畢業那年,我剛好十五歲,那是個台灣樂團五月天正在唱尬車的年代。

尬車是首青春叛逆的歌,我很愛聽,幾乎每天都要尬一下才會過癮,但可惜我的現實生活並沒法因為歌曲而影響。

大砲曾說過,當我想要寫信給她時,我就已經畢業了。

當時我說的「以後」,卻變成我「以」為可以怎樣,卻「後」來無法怎樣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429986_381472311865923_100000094715660_1598610_864988247_n  

 

    我將我的人生分成兩個部分,一個是運動,另個是寫作,而這兩個都跟我的女神有絕大的關係,前者是為了讓女神看到我,後者則是因為女神的母親。

在我人生極為重要的國中階段中,我很慶幸遇到這兩個人,因為女神的母親是我國中的國文老師,雖然她只教了我兩年,但這兩年卻帶給我非常深的影響。

    在那個有如戰國亂世的後段班黑暗國中時期,打架是小兒科,滋事造亂是正常的,但其實這些都不足以影響我,雖然很多人覺得環境足以影響一個人的好壞,但即使如此我還是不為所動。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選擇」

 

我忘了到底經歷過多少選擇,做出多少真正對的選擇。

每當我這樣去想那些選擇時,其實我就已經後悔了。

選擇當中總又會淘汰掉更多的選擇,剩下來的那個也許不是最好的,但卻是你僅剩可以的。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