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目前分類:灰色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能多說一些浣蓉的事情嗎?」我跟建伸站在醫生旁邊,醫生一手拿著咖啡,一手拿著病歷表。

    「嗯……」咖啡冒著些許煙霧,他喝了一口後,皺了下眉頭。

    從那咖啡的深邃的黑色看來,似乎是杯濃郁的美式,也許是因為這樣才讓他皺起眉頭。

    也許是其他因素。

    「這裡不好說,我們去那邊坐吧。」他指了旁邊的椅子。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跟建伸是同所大學畢業的,認識有七年的時間,只要想到他在我生命裡佔了四分之一,我就會覺得,人生真的是很難預料的東西。

    之所以用東西來形容人生,是因為我覺得所謂的「人生」似乎只是個感覺是實體卻其實又摸不到,所以我叫它東西,因為我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形容詞。

    我跟建伸大學念的是繪圖,專長是室內建造的設計,所以我們後來大學畢業後所待的公司也是間設計事務所,專門接設計文案,還有會幫工程建地繪畫圖案。

    建伸跟我是同班同學,但真正認識卻是在大二,我忘了到底是怎麼熟的,但是他卻讓我了解到一件事情。

    在這你永遠無法預料的世界裡,總會存在著一種契合,就像我跟建伸,而建伸跟他女朋友一樣。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價值」

 

*如果有人問起關於價值的定義,那我會很直接的回答,因為值得,這就夠了。

朋友問說,為何我要為了一個她這樣或那樣,即使在朋友眼裡她並沒有那種價值。

「相信我,因為她值得。」我這麼跟朋友說完不久,我們就分手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