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高雄的那幾天,我的心情是複雜的,尤其是像現在這樣子,只有我一個人在這邊,如果峰哥還在,說不定他可以說點什麼,即使他說的都是些屁話,但現在的我,需要的就是他的屁話。
    我跟他並不是那種會用手機的人,不過說穿了,並不是我跟他真的不會用,而是很少用。
    他說他的手機裡只要存有家裡電話就好了,剩下的聯絡人清單全都是女生。
   「手機儲存你號碼似乎太浪費了,我怕記憶體不夠用。」他說。
    即使如此,他還是記得我的電話,不管他有沒有存起來,所以是沒有差別的。
    其實我很想打給他,雖然打過去可能會跟他在電話那頭髒話飛來飛去的,但起碼飛完之後也許我知道我該怎麼做,就如同阿傑說的,峰哥是個很果斷的人,特別是在在處理事情上,總是毫不拖泥帶水的。
    但就算我打了,又能如何?畢竟他不是我,決定權在我身上,也許我要的不是答案,只是一個可以掩飾我心中感覺的藉口而已。
    話是這樣說,但後來我還是打了。
    電話那頭過了不到十秒,他便接起電話。


   「幹,啥小。」他就是這樣,每次跟他講電話總是會先用髒話問候你。
   「沒有小,只是無聊打給你,看看你是否活著而已。」
   「我不僅活著,而且還跟阿政一起,說真的,阿政他女友發育很好耶。」
   「你又知道了。」
   「胸部很大阿。」
   「……」聽他這樣說時,就讓我想掛電話了。
   「你腦子裡不能裝別的東西嗎?」
   「有阿,就是台北的女生真的比較會打扮,看來阿政真的沒虎爛我。」
   「……」
     之後我聽到他背後一陣很吵雜的聲音,他說他跟阿政在台北西門町逛街,之後便匆忙的掛我電話。
     沒多久又傳了封簡訊過來「我覺得,小沁的發育應該不輸阿政他女友,等你帶回來較量吧。」
     看完簡訊後我笑了一下,把手機收進口袋裡,峰哥回基隆都已經過三天,這表示我在高雄也留三天了,一直到現在,我對於那晚擁抱小沁的舉動,還是沒回過神來,那種擁抱的熱度依然存在,感覺就好像剛發生似的,而從那之後,我跟她之間似乎就突破了一道防線,當然這防線並不是最後那一道,而是最初的那一道。


       在高雄的第四天,我約她去逛夜市,去逛高雄最大的六合夜市,雖然這是個我逛過無數次,逛到都快爛了的地方,但這次來的感覺卻不同。
  在這之前跟我去的就是峰哥,而且每次去他總是會沿路罵髒話。
      「為什麼我會跟你逛夜市。」他說。
      「靠,明明就是你說無聊想來的。」
      「不,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是男生跟我逛夜市。」
      「男生為什麼不能逛夜市。」
      「你還不懂嗎?」他指著旁邊的一對閃光說道。
      對他來說,夜市,電影院都是最不想去的,尤其是對我們這種單身的而言,不管你是一個人去,還是一堆人去,你都一定會看到閃光,雖然說不管到哪都會有閃光存在,但在夜市,跟電影院這種地方,閃光的氾濫卻最為嚴重。
      「幹,什麼時候才會換我。」
      「大熱天的抱在一起是怎樣。」說完他開始咒罵前一對抱的像無尾熊的閃光。
       其實跟男生逛夜市沒什麼不好,只是逛久了,心中總是會有種很莫名的失落感,尤其當你單身久了,那感覺就更明顯。
       剛開始你可以跟堅決的跟自己說,一個人沒什麼不好,自由又自在,大不了無聊的話還有電腦陪你。
       所謂的日久見人心就是這樣子,當你回到宿舍時,你才猛然發覺,原來宿舍只有你一個人,一個人的衣服、一個人的電腦、一個人的房間,還有一個人的寂寞。
       之後你又赫然發現,原來你已經不知道過了幾個情人節,幾個單身的情人節,當別人閃光在討論著上哪約會時,你只能在家跟電腦玩CS,說不定因為心情不好, 還被電腦打假的。
       當一個人在隨小時,連電腦都會欺負你。
       這時候你就會想,你為什麼是單身?為什麼總是單身。


      「因為你不夠帥。」當峰哥問我為什麼他是單身時,我這麼的回答他。
      「難道你就帥嗎?」他反問。
      「帥,當然帥阿,我就是因為太帥,女生看到會有壓力,所以我才會一直都單身。」我說。
      「幹……」
      而現在,那些都過去了,話雖如此,我的心中卻還是有種不太踏實的感覺。
      「在想什麼呢?」小沁握著我的手,在逛夜市時說道。
      「突然想到了,以前的事情。」
      「比如呢?」
      「比如,我沒想過我會這樣。」
      「正確來說是,我從沒想過,我們有一天會變成這樣。」
      「你覺得不好嗎?」
      「沒有阿。」
      「那就好。」當她說完時,我反射性的更握緊了她的手。
      「現在的我,是我以前想的我嗎?」
      「以前的我,有想過現在的我嗎?」
       一些奇怪矛盾的問題逐漸在心底衍生開來。


       我喜歡她嗎?


      「是的,我很喜歡她,不然我不會跟她在一起,更不會握著她的手。」
       我的心中跑出了兩個我,彷彿就像在打我巴掌一樣,不斷的丟向問題給我,但即使我回答了,我還是覺得被自己賞了一巴掌。
      「那你為什麼喜歡她呢?」又跑出一個問題出來了。
      「幹!」我一拳朝另個我巴下去。
      「怎麼了?若有所思的。」見我在發呆,她問道。
       記得我曾經問過峰哥一個很幼稚的問題,不過幼稚是他說的,但問題是我提的,所以他認為,這問題很幼稚。
      「你為什麼會喜歡小郁?」在他為了小郁進入啦啦隊社時我問他。
      「那你為什麼覺得一加一會等於二。」他說。
      「因為以前教的阿。」
      「可你還是沒回答為什麼一加一會等於二。」他又說。
      「幹,我怎知道啦。」
      「既然這樣,那就別問了,因為很多事情,是沒有原因的。」
      「這世界的問題已經很多了,所以不差我這一個,但是解不開的問題也很多,所以更不急著解開我這個。」
      「你只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可以。」


       是阿,我只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可以了。


       曾經人閃我,如今我閃人,我想這就是所有從單身到閃光的人的感覺吧。
       她問我基隆是個怎樣的地方,我說,那是個有海水的味道,經常在下雨的城市,但卻也是一個堆滿我很多過去的城市。
      「你什麼時候要回基隆?」她問。
      「明天吧。」
      「好,那就明天吧。」
      「恩?」
      「跟你回基隆阿。」
      「妳不回美濃老家嗎?」
      「不急,等我去完基隆再說吧。」說完後,她給了我一個很深的擁抱。
      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到心中的那塊空缺的感覺又出現了,但因為她的擁抱,卻踏實了不少。
      我想,是因為妳的關係吧。
   
     *思念它有重量,只是我無法衡量。*

 




 

   

 






    
     
     
     
     
    
      
   
    
    
  

全站熱搜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