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拾了簡單的行李準備回家,對於一個我待將近半年的高雄,即將短暫告別,因為我很清楚,我不屬於這地方。
     不管我在高雄住了多久,過的多爽,依然無法抹滅我對基隆的記憶,一個我生長二十幾年的地方,而高雄,只是我生命中的一個過程,對我來說,那只是個待完四年後就會離開的轉折點。
     離開高雄的前一天,也就是我跟小沁看電影的那個晚上,當晚除了看電影之外,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我皮夾中的保險套還是沒有派上用場。


     從高雄要回去基隆至少要五小時的車程,這當中必須先搭火車到台北,之後在轉車轉到基隆,最後在搭公車回家,離開高雄之前,我問峰哥是否要去找小郁,關於這件事情,他始終沒說什麼,一直到我們到車站之後,依然如此。
    「她說,要我給她點時間。」峰哥說。
    「這也太久了吧,上次事件都好段日子了。」我說。
    「也許還沒想開吧。」
    「等她想開,兩岸也許都統一了。」
    「那你什麼時候要想開?」
    「我?」
    「總要有個結束吧。」
    「都還沒開始,哪來的結束。」
    「那我幫你結束吧。」
    「你要幹麻?」
    「直接告訴她,你不喜歡她,這樣不就好了。」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歡她。」
    「不過,我起碼知道,有很多人一定很喜歡她。」
    「她長的那麼正,說沒有人追是騙人的。」
    「等到哪天,她被人追走,你就不要後悔。」


     我看了手錶,距離發車還有段時間,手中直達台北的自強號是九點整,而現在才剛過八點半,也就是還有半小時的時間。
    「有很多事情,能夠以後做,但有更多事情,以後卻未必有機會能做。」就在火車進站時,峰哥突然說了這句話。
    「你覺得呢?」我說。
    「如果我是你,我會留下來。」
    「那留下來之後呢?」
    「當然是去找她阿。」
    「那找她之後呢?」
    「當然是看你想怎樣阿。」
    「可現在我還不知道我要怎樣。」
    「等你找到答案,在回來吧。」


      就這樣我看著九點整的往北自強號從我眼前離去,而我一個人留在月台,心中並沒有什麼起伏,或許就像峰哥說的,即使這班車沒坐到,我也還有下班,就算下班沒有,也還有下下班,但是她,也許錯過了,就不會在出現了。
      我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給她,過了三十秒之後轉入語音信箱,之後我傳了封訊息,然後走向外面,因為我突然想到另一個地方。
      從手中取出鑰匙插入,發動了野狼,現在的我心中突然有種滿滿的感覺,滿到快到溢出來的感覺。
      我一個人回到學校去,站在學校的最頂樓,看著對面的西子灣海岸,不管是什麼時候看,西子灣的景色依然是這麼美,也許過了一年,或者五年,甚至十年,這裡的景色都不會變,但是人卻會不同,等我畢業之後,說不定就不會來這邊了。


     「我以為你回去了呢。」不知道什麼時候阿傑從我身後出現。
     「是阿,本來是要回去了。」
     「那現在呢?」
     「大志未成,無顏面對家鄉父老阿。」
     「我看是妹未把到,臉上無光接受雙親吧。」
     「你什麼時候變那麼嘴砲。」我說。
     「跟你學的。」
     「我怎麼不知道我這麼嘴砲。」
     「因為你跟你朋友學的。」
     「你說的是張義峰吧。」
     「可惜你沒學到他的果斷。」
     「恩?」
     「如果你可以像他那樣爽快,或許很多事情就會不一樣了。」
     「我只知道他在扁啦啦隊社長時,他的拳頭很爽快。」


      阿傑向我做了一個微笑,之後從手中取出一根菸點上,我很不喜歡菸味,所以我連忙起身移到旁邊,不管什麼時候當我看到吸煙的人時,我總是覺得那些人是寂寞的,當他們點起一根又一根時,就好像是用生命當籌碼一樣,一次又一次的輸出,隨著一陣又一陣的菸化為灰燼,更讓我不解的是,明知道會傷身體,那為什麼要抽呢?
     「為什麼你會抽菸?」我問。
     「我也不知道,我記得在我國中時,就學會了。」
     「難道你不知道抽菸傷身嗎?」
     「我當然知道,因為我一個朋友就是抽菸死去的。」
     「……」
     「那既然這樣,你。」
     「對我來說,那不只是種習慣,也就是你們說的菸癮,正確來說是,那已經是我身體的一部分了。」
     「也許我的身體,有百分之三十都是菸吧。」
     「剩下的七十呢?」
     「當然是水阿。」
      他捻熄手中的菸,拍下了屁股,要我晚上沒事情的話到老爹去,這剛好跟我的意思不謀而合,我留下來的原因不就是為了老爹嗎?
正確來說是為了她。
     我先回到宿舍放行李,這還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宿舍這麼空虛,峰哥的電腦關機狀態,因為電腦主人回基隆去了,留下的只有我而已,稍做整理之後我便一頭倒下睡著,當我醒來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我摸了下手機端看,一封未讀訊息,傳訊得是峰哥。

    「阿政的女朋友很正,但我覺得還差小沁一點,為了證明我的眼光,等你帶她回來吧。」
   看到他的訊息我不禁揚起嘴角,發送時間是中午一點多,算了下時間也應該到基隆了,我從抽屜抓起幾件衣服穿上,拿了手機到外面,準備到老爹去。


     老爹的生意似乎不受寒假影響,人潮依舊熱絡,不過說穿了,也還是做熟客居多,如果沒有露天咖啡的收入,我想老爹可能早關了。我看了下店內的情形,還是和平常沒什麼兩樣,吧台的優娜姐依然愜意的抽著菸,而除了她之外,還有另一個人。
     小沁。
    「為什麼妳會在這裡?」我問。
    「那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因為我怕塞車, 所以緩幾天再回去。」
    「這麼巧,我也是怕塞車,所以也想緩幾天再回去。」
    「這邊到美濃也會塞車?」我疑問著。
    「其實是有人的心堵住,才會塞車開不出去。」優娜姐擦著酒杯說道。
    「車子塞住,需要的是時間,心如果塞住,需要的卻不只是時間。」她接著說。
    「妳想說什麼?」我說。
    「妳會討厭小沁嗎?」
    「怎突然這樣說。」
    「呃……」
    「會就會,不會就不會,沒有男人會像你這樣。」
    「不會。」
    「那就是喜歡囉?」
    「不討厭,不一定表示喜歡吧。」
    「那就是不喜歡囉?」
    「呃……」
    「這問題,有這麼為難嗎?」終於小沁耐不住性子說道。
    「其實,我是喜歡的。」我小聲的說。
    「果然被我猜中了。」當我說完時,阿傑突然從背後跑出來,手中還拿著一罐啤酒。
    「男生都表示了,女生也該有所回應吧。」阿傑在店裡大聲吆喝起來,從他的動作看來,顯然是喝醉了。


      突然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見所有客人都把眼光指向我和小沁,我什麼都不能做,只是不斷的傻笑應對。她什麼都沒說話,更沒什麼表情,只是默默的走到店外,走前還不忘拿一瓶酒,而且還是瓶烈酒,因為我很清楚的看見上面的英文,中文名是白蘭地。
     我跟了出去,就在她要喝掉那瓶酒時,我連忙搶了下來,先喝了一小口,白蘭地的烈勁瞬間在喉嚨燒開來,讓我感覺有點難受。
    「女生還是不要喝酒比較好。」我說。
    「來不及了。」
    「?」
    「剛才的話,我覺得你似乎不是真心的,只是為了敷衍他們而已。」她說。
    「那妳覺得什麼才是真心的呢?」
    「就像現在這樣。」說完後她整個人倒了過來,靠近時我才發覺到她居然有點醉了,顯然是剛才的白蘭地已經在她體內作用。
    「我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會喜歡上你,更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你。」
    「小沁妳到底。」
    「我到底為什麼會喜歡你,對吧。」
    「別問我,好嗎?」說完後她又把我抱的更緊。
    「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接受妳,但其實我並不討厭妳,但又不曉得自己是否能夠喜歡妳,也許我需要的,只是……」
    「時間,對吧。」
      在她說完後,我也本能性的抱住她,雖然眼前的女孩我還不知道是否喜歡,但現在的我卻不想放開這樣的感覺。
 我感覺到我心中那難以形容的空洞因為她的關係而有所填補,在我現在擁抱著她時。


    「早該這樣了,不是嗎?」優娜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旁邊,抽出一根菸點起。


     *我需要的不是時間,而是感覺。*
 



   




 

   

 






    
     
     
     
     
    
      
   


 

 

 

 

 

 

   

    

    

    

     

   

      

  

全站熱搜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