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DSCN1506  

       我非常喜歡給自己設立兩個框,一個框住理性,另個框起感性,每次的壓框總讓我難以自拔,尤其是在我跳脫框架的時候,雖然這跳脫的結果是又變成一個框的下場。


      我總是給我的作品最低打下五十九,這遺憾一分的不及格會讓我更進化,而最高則是九十九,沒法完美的滿分,會使我活在沒有盡頭的創作裡。


      這是我執拗的藝術,也是我看世界的角度。


      一個半月前我接到一件案子,提案者是合作很多次的帥哥作曲家,對於向來速度型的我,一樣沒多久就寫了歌出來,然後被打槍了,於是莫名其妙的變成另種風格的歌曲。後來我又砍掉重
來,按下Delete瞬間,心裡是掙扎的,就這樣我又花了一個月時間,於昨晚完成,感覺只有爽而已。

      但其實我覺得,得失心不能太重,對於創作者來說,你沒法要求別人去尊崇你的世界,所以你也無法去改變別人的世界,但最起碼你必須對的起你所追求的世界,一個原則。


柏拉圖的愛情故事書 詞:張宏誼

我在冬天夜裡散步,和世界拉出一場懸殊,
如果思念會有溫度,能不能在記憶燒出一道弧?
忘了是怎麼迷路,開始對方向麻木,
因為妳已不在我心裡進駐。

妳說愛情沒有勝負,是輸贏都會銘心刻苦,
如果緣份該有角度,是不是能完整拼出一張圖?
開始學人情世故,忘了要捨棄孤獨,
所以我放開讓妳尋找幸福。


距離它遙遠了清楚,
逐漸染出一片模糊,
我們說分手並沒有哭,
笑著給彼此祝福,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莫宰羊
  • 黑默:說真的
    我對柏拉圖式
    有點不認同^///^
  • 柏拉圖太過心靈精神上的愛情了。

    大灰 於 2012/11/18 11:11 回覆

  • 潘.朵拉
  • "最起碼必須對得起你所追求的世界"

    這句話很受用... :)
  • 如果連自己的世界都無法固守,那人生會很無趣,我覺得。

    大灰 於 2012/11/18 11: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