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這是我第一次點七分糖的拿鐵來喝,那感覺並沒有什麼特別,少的那三分,因為她就在我眼前,而有所填補,反而更加甜蜜。

       杯裡的拿鐵已經見底,表示我們該離開了,這時候的店裡,人潮已經逐漸散去,剩下沒幾個了,讓老闆娘能有空閒過來。

      「早該這樣的,不是嗎?」老闆娘用一副事先就知道的表情說。
      「妳早就知道了?」我問。
      「當你們第一次進到店裡時,我就知道了,她很喜歡你,我更知道,你也很喜歡她。」說完老闆娘找了位置坐下來。
      「偏偏就是有人太孬種了,而且還被打假的。」
      「……」 
      「我想,被挨那一拳是直得的。」我說。


       時間是晚上的十一點多,跟老闆娘稍作告別,我準備起身離開了,不過這次的我,不是一個人,因為我知道,還有一個人,也走著和我ㄧ樣的方向。
       我們走到大馬路旁,今晚的中和市顯得不太一樣,因為聖誕節的關係,街上的人群還是滿多的,我牽著她的手,沒有握的很緊,只是用小指輕輕勾著,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像這樣讓她倚靠在我身旁,勾著彼此的手指,我充分感受到,我是存在的。


        因為她,所以我是存在的。
       「我不知道女生喜歡什麼東西,所以我不知道要送妳什麼,所以我只能送妳泰迪熊而已。」我拿出事先準備的泰迪熊送到她懷裡。


       「女生當然是喜歡可愛的東西囉,這你應該要知道才是。」她說這話時,還不忘做了個鬼臉。
       「大砲說,這東西很可愛,所以妳應該會喜歡才對。」
       「所以是大砲決定你要不要送禮物給我囉?」
       「是我自己想要送禮物給你,只是請他幫忙想意見而已。」
       我沒提起那天在西門町精品店的事情,更沒提起大砲的「尖叫理論」,因為我沒打算讓她尖叫,也不想看到她尖叫。


       「謝謝你,我很喜歡。」她眼框泛著淚水說道。
        就在她接過手中的泰迪熊時,不小心按到腹部的播放鈕,然後老闆口中的「錄音功能」就啟動了。
      「現在的妳好嗎?一個多月不見了,妳好嗎?我想跟妳說我很想妳,但妳可能聽不到,不過我還是想跟妳說,我真的很想妳,在沒有妳的這一個多月裡。我們之間存在著許多交點和直線,時而交錯,時而分開,交錯時我會珍惜有妳的時光,分開時我會更想念有妳的時候,那次的咖啡館之後,我很氣自己,氣自己的沒用,讓妳在我面前落淚,我更氣自己的懦弱,就這樣放妳離開,大砲說,那次事件會是我們的轉捩點,是否意味著我們以後呢?以後的我們會怎樣,我並不知道,但以後的我,會更加想妳,還有更愛妳。」


       事前的錄音,就這樣被放出來,讓我有點不知所措,本來是打算等她回家後再去發現的。
       「……」然後我看到她在我面前哭了起來。
       「謝謝你。」說完她給了我ㄧ個深深的擁抱。
       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十一點三十分,這個世界的時間將為我停止,而我的世界,只為她留駐。
       時間已經很晚了,雖然說明天是週日不用上課,可她到底是個女生,不方便在外逗留太晚,所以我決定先送她回家。


       「今天晚上,真的很謝謝你,我很高興。」她說。
       「這也沒什麼啦,妳高興就好。」在我說完時,我感受到一股炙熱的感覺迎面而來,這是她的溫度。
       她的嘴唇貼向我的嘴唇,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在心裡竄燒起來,因為我也吻了她,直到她輕輕的推開我為止。
       我ㄧ樣看著她的背影從眼前離去,只是這次的感覺是甜蜜且幸福的,就這樣我ㄧ直跟她招手,直到我看不見她。
      「人都走了,還招手幹麻。」不知道從哪出現的大炮說。
      「你怎麼在這裡,不是去約會嗎?」我問。
      「完了阿。」
      「什麼完了,該不會真的是那個陳憶茹吧。」
      「是陳憶茹沒錯,不過並不是她。」大砲說。
      「什麼意思?」


       事情的發展,並不是我們可以想像的,早上大砲抽屜的禮物,就像班上的流言所說,是陳憶茹送的,不過她只是代為轉送,因為在這幕後還有一個人,也就是下午約大砲的另一個女生。
      「想不到還有隱藏人物。」我說。
      「在不到最後關頭之前,BOSS是不會輕易現身的。」大砲說。
       約大砲的是陳憶茹的朋友,據說是她國中的死黨,可她並不念板橋高中,而是北一女。

      「北一女!」聽到這答案時,我有點愣住了。
      「然後呢,你們幹了些什麼?」
      「什麼都沒做,我們是清白的。」
      「那她幹麻約你。」
      「她說很想認識我。」
      「……」
       眼前的事情,已經遠超過我所能理解的範圍,我不知道大砲什麼時候預留了這一手,而且重點是我居然都不知道。
      「原來,你才是幕後的最終BOSS阿。」我說。


       陳憶茹的死黨也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做王雅心,沒有人知道她是如何知道大砲這個傢伙的,包括大砲他本人。
我是知道大砲的交友圈很廣泛,因為「生意」做很大的關係,鄰近的學校早有所耳聞,關於大砲這傢伙的事情,但我不知道,居然連北一女也被她染指了。


       關於王雅心這人,從頭到尾都是個謎一般的存在,據大砲說詞,該天早上的禮物是託陳憶茹塞到他抽屜的,只是動機為何,沒有人知道。


      「這一定是仙人跳。」我說。
      「何以見得。」大砲說。
      「就我男人強烈的第六感,這是場和陳憶茹串聯好的仙人跳,為了就是要設計你,好報之前的衛生棉之仇。」
       在我說完時,大砲拿出了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物,仔細拆開外頭的包裝,從裡頭拿出了一條灰色的圍巾。
      「這就是你所說的仙人跳了。」
      「……」


       據大砲說詞,他照約定到學校後門時,就看到一個女生在等他了,這個女生就是王雅心,她什麼都沒說,就要大砲載她去西門町逛街,就這樣他們整晚都在逛街,一直到剛剛,也就是大砲來找我時,才結束。

      「你都沒問什麼,就載她喔?」
      「有阿,我問她晚餐要吃什麼。」
      「……」
  *七分的拿鐵少了些感覺,妳的進駐,填補了這三分的空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灰 的頭像
大灰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sspuppy
  • 真的沒想到....<br />
    原來如此....
  • 大禾
  • 原來如此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