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IMG_9395.JPG  


“歸人之姿”

﹡時間的重量決定過程的價值,過程的衡量取捨如何的樣子。
這時間的長短需要幾個字,無意間我寫了一首詩。
人生總是由無數的不經意做開始,
不經意的詞,不經意的詩,不經意的妳,不經意的字。
當天是灰濛一片,我下了空虛去揮灑,
那月可曾望我,讓它照映妳樣子。
不經意的開始填補了人生的無數,
無數的歸途,無數的相處,無數的自我,無數的領悟,
趁天還沒破曉之前,妳可允諾感情去變化,
讓日可能盼我,讓妳看到我樣子。
正當日月之遠讓我顧此無暇,我以歸人之姿追趕之時,
請妳留下我好嗎?﹡

   時間是種很神奇的東西,神奇到你始終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它。
   就好比現在好了,一樣是寒假,但這寒假的定義卻跟以前不同,如果從有寒假這東西存在開始到現在,我度過了無數個寒假,小學到大學,然後現在。小學的寒假是那種放假會放到瘋掉的時期,每天只要想著要去哪玩,怎麼玩,然後你的假期就結束了;國中跟高中的寒假則是那種上課會上到瘋掉的時段,特別是競爭激烈的普通高中,那時候的你人生彷彿只有考試和唸書而已,然後這考試和唸書都是為了一個叫做「前途」,飄渺的東西。
   之後大學又過了四個寒假,前三個寒假一樣會讓你玩到瘋掉,等到第四個寒假,也就是大四時,你會突然覺得「過完這寒假,我居然就要畢業了。」,然後過一學期後你就畢業了。
   對,時間再過真的很快,快到我還沒能感受到,原來我已經大學畢業,而且出來工作了。
   當我想到現在的我還能擁有寒假這東西時,我就覺得,我是幸運的,畢竟比起很多工作而言,教職的確是很不錯的一份行業。
   寒假開始前一天,也就是期末最後一天時,那次在燒烤店的聚會,記得後來小蓁因為一場電話中途離去,從她當時神情看來就覺得有異狀,那倉促的背影至今依然留在腦海清晰可見。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那通電話代表的意義。
   那天之後,我就再也不曾看到她了,一直到她消失第三天後的晚上,看到她一個人在街頭啜泣時,我才終於知道她之所以消失的原因。
   如果不是因為無聊在路邊遊蕩,我想我不會因此看到她,可以的話,我一直希望這是錯覺,就像當時我看到前女友跟一個男生的手挽在一起,我心中沒什麼感覺,只是不自主眼眶的淚水泛濕了臉。
   當我看到她時,她只是揚起頭看了我一下,那表情似乎有點驚訝,但卻沒多大的反應,   
   時間是晚上十點多,地點在台中火車站附近,即使是鬧區,但周圍往來穿梭的人群和她落魄的身影相比,卻格外諷刺。
  「妳……」我嘗試叫她,卻還是沒什麼反應。
  「發生什麼事了?」這次她只看了我一下,表情還是沒什麼轉變。
   就這樣,我跟她的場景變成一幅很奇怪的畫面。
   一個在路邊啜泣的女生,還有一旁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男生,雖然說公理自在人心,但以現在來說,如果公理存在,它應該也無法為我辯解。
   顧不得街上還有很多車子,我趕緊將車子停在旁邊,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她旁邊,然後又以最快的速度將她抱起,雖然這過程中她一樣沒什麼反應,更別說反抗,但在公開場合之下,一個哭的亂七八糟的女生突然被一個男生架走,說沒什麼的話一定是騙人的。
   我清楚聽到後面計程車的謾罵,雖然我很想回敬一個中指給他,不過就是停一下車而已,但此刻我也沒多少時間思考關於要不要回敬中指這問題,因為現在最重要的是趕緊帶她離開這地方。
   她就這樣坐在我後面,由於我沒有多餘的安全帽,只能抄小路繞巷子走,我很迅速的將車子打上四檔,儀表版時速很快的跑到七十,雖然我還不知道要去哪,但哪裡都行,至少比留在路邊流浪的好。
  「盛宏……」這是她今晚說的第一句話。
  「為什麼你會在這?」我從後照鏡看著她臉色,雖然一樣憔悴,但跟剛才相比,已經稍有精神。
  「那為什麼妳會在那?」沒理會她的問題,我先反問她。
  「……」然後她又沉默了。
   今晚的風很大,加上現在是一月的關係,強風加低溫的摧殘之下,騎車是種很痛苦的事情。
  「要不要我送妳回去?」
  「……」她一樣沒說話,只搖了下頭。
  「還是妳想去哪?」
  「……」她一樣沒開口,又搖了下頭。
   我很不喜歡像現在這樣毫無目標的無的漫走,這樣的行為充其量只是浪費時間而已,在還沒決定之下,我只好先帶她去一家7-11休息。
    這是家離市區有段距離的7-11,雖然說全台的7-11長的都一樣,但現在我遇到的心情卻有種很難形容的感覺,好像找到什麼救贖一樣。
    我買了兩罐熱咖啡,一罐給她,一罐給自己,這種天氣可以愜意的喝熱咖啡是件很幸福的事情,雖然現在的心情完全談不上愜意,但我卻覺得有點幸福,即使只有一丁點,不過已經很滿足了。
    「真的很抱歉……」她從我手中接過咖啡,打開拉環後喝了一口。
    「為什麼跟我說抱歉?」我也喝了一口咖啡,溫暖的液體在口中散開,感覺格外舒服。
    「還讓你這麼麻煩……」似乎是對我有愧疚,始終不敢正面看我。
    「我只是剛好經過,剛好遇到妳,又剛好把妳載到這,剛好到7-11買了咖啡、又剛好在這跟妳說這麼多剛好而已。」
    「這麼多剛好?」在我一陣鬼扯之下,她露出很難得的笑容。
    「也可以說碰巧啦。」我又喝了一口咖啡。
    「妳知道剛好跟碰巧的差別在哪嗎?」我說。
    「不知道?」她搖了下頭。
    「半夜睡不著覺在路上剛好遇到妳,這個剛好,真的很好;又或者出門閒晃在路上碰巧見到妳,這個碰巧,真的很巧。」
    「我有點聽不懂。」她又搖了下頭。
    「其實,我也不是很懂。」
    「可你不是當國文老師?」
    「我是啊,但這世上還是很許多存在我不懂的東西,以及更多我即使能說,卻未必要懂的東西。」我煞有其事的解釋著。
    「那你說一下我現在不懂的東西。」
    「愛情吧。」我幽幽的抽了口氣又吐出,在空氣形成一陣白霧。
    「愛情啊……也許現在最懂的人是你。」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啊。」
     這世上存在著許多你不知道卻想理解的人事物,也存在更多你即使知道卻未必能理解的人事物,就好像我現在買的咖啡一樣,這牌咖啡的廣告很有趣,也很蠢,內容大概是這樣的,一個好像很厲害的咖啡老頭,坐在一個空間裡發呆不說話,正當他的徒弟準備煮咖啡,而且煮到一半時,只見他突然起身制止了徒弟的舉動,而且把半成品的咖啡倒掉,然後最後出現「喝的極品」字樣。從前面一直看到後面,都很難理解這支廣告到底要說什麼,只知道老頭坐很久,發呆,倒咖啡而已。
    「有些事情是抽象的,要用多方面去思考,你就會知道含意了。」當我跟芊巧說那廣告時,她這麼回應。  
    「妳知道嗎?如果愛情能懂,未必是好的。」
    「怎樣才算懂?」她疑惑的看著我。
    「當妳覺得懂時,那就是了。」我給了一個不算回答的回答。
     我並沒有跟她說,我跟前女友的事情,但有些事情未必要去了解,因為知道太多對你不會有好處,就好像我看到前女友牽著一個男生的手時,我不會傻傻的過去問那男生說「為什麼你們要牽手?」這樣的蠢話。
    「如果是我,一定過去讓那男生變豬頭。」這是阿木跟我說的話。
    「我不知道妳發生了什麼,只是多少都能猜出來,我只是覺得,人啊,該對自己好一點。」我很認真的說。
    「怎樣的好?」
    「不要在路邊大哭,讓別人看笑話的好。」
    「怎樣的好?」
    「捨棄過去,迎接新未來的好。」
    「怎樣的好?」說到這她已經有點哽咽。
    「找一個,更好的男人,比那個只會讓女人流淚的畜生好過千倍,萬倍的好。」我情緒越來越激動。
    「這世上,還有嗎?」
    「有!」
    「就在這裡。」當我說完後,她又再次紅了眼眶。
     
     ﹡我不是好人,但我希望當妳的好男人。﹡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hite tree
  • 呵,最後一句話好棒。
  • 黑啊,宏氏語錄

    大灰 於 2011/04/16 18: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