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會存在一個天使,天使之所以存在的意義在於,為了生命中的那個人,當那人出現了,天使將會撇下純白的羽翼,飄然降臨於世,這一等一待之間,沒有誰能確定誰會是誰真正的,或者應該的那個人,我們所知道的,就只有緣分而已。


     媽的,這該死的緣分。


      對峰哥來說,小郁就像是他的天使,即使他屈於一個凡人,卻依然想守護她;對小郁而言,她男友就是生命中的那個人,也許不一定是歸人,但絕對是過客。峰哥之於小郁,小郁之於她男友;凡人之於天使,天使之於凡人。
      那我呢?又是之於誰?


      在我認識峰哥的這幾年裡,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生氣,即使他還可以跟我有說有笑,嬉鬧打屁的,但我卻能感受到,他在憤怒,為了一個該死的人。

      那一場架下來,並沒有所謂的勝利者,更沒有失敗者,即使峰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秒殺了小郁他男友,光是一拳就讓他鼻梁斷裂,而且倒在地上站不起來,對於男人的打架而言,峰哥他贏了,但在愛情上,他卻輸了。


      啦啦隊社辦的人越來越多,氣氛也越來越騷動,尤其當峰哥當著所有社員的面打爆社長時,那場面更是難以控制。
在場的人沒有人敢往前一步,如果要用電動來形容的話,現在的峰哥就好像快打旋風的魔王一樣,接近無敵,他的右手還緊握著,眼睛充滿血絲,之後我看到兩個人在哭泣。
      一個是小郁,因為心痛而哭泣。
      一個是她男友,因為鼻子痛而哭泣。


     「其實,我早就知道他劈腿了。」她說。
     「只是,我一直都不想去承認,我想就這樣也好,畢竟我還是他的女朋友。」
     「……」峰哥沒有說什麼,只是雙手插口袋靠在牆上不發一語。
     「一直到妳跟我說時,我還是天真的以為,他只是玩玩而已,但他這次卻……」
     「卻還帶去摩鐵。」我說。
     「你還想說什麼嗎?畜生。」峰哥指著社長說道。
     「不要以為,你這樣子小郁就會喜歡你,他現在還是我的女朋友,你懂嗎?而你,不過是個社員,我還是社長,別想以後你在這還混的下去。」
     「啪!」就在他說完之後,我看見一個俐落的巴掌聲在空氣中劃開來,渾然有力的打在他的身上。
      因為太過突然,讓在場的人的傻住了,然後我看見一個,在我眼前殞落的天使。
      小郁。


     「從今天開始,我跟你之間,正式結束,我不在是你女朋友,而你也跟我沒有關係。」
     「……」
     「還有,你最好記得你今天所做的事情。」她就這樣丟下一句話之後離去,即使離開的態度很瀟灑,但背影卻格外寂寞。
     「社長,你的社員離開了耶。」峰哥說。
     「你,他媽的。」他試著要過去賞峰哥一拳,卻被硬生生的接了下來,之後又跌了個狗吃屎。
     「給我好好聽清楚了,社長,我,不是他媽的。」
     「我媽就是我媽,不是什麼他媽,還有,我,張義峰,從今天開始退出競技啦啦隊社。」
     「你敢走,那我們的比賽呢?」
     「你不是社長嗎?一定有辦法的阿,反正就是這樣了,話不過二,我不說第二次。」
     「他媽的。」


     峰哥無視於在場其他人的指點,就這樣離去,認識他這麼久以來,這是我第一次覺得,他的背影可以是如此帥氣,也許說不定只有這次而已,不過,這樣就夠了。
     我打通電話給他,問他有何打算,他什麼都沒說,只是笑了一聲,之後掛了電話,依照我對他的了解,看樣子他今天是不會上課了,我撥通電話給阿政,他卻馬上回了我一句話。
     「想不到,他還是出手了,早知道我應該跟你賭一把才對。」他說。
     「賭什麼?」
     「賭他忍受多久才會出拳。」
     「……」
     「其實我們應該都很清楚,峰哥是怎樣的人。」
     「我是有想到他會出手,但沒想到這麼快。」
     「不只是快,還很重,鼻梁都斷了。」
     「……」
     「如果是我在場的話。」
     「?」
     「我一定過去補他幾腳。」
     「……」
     「到時候你可別阻止我。」
     「不會,因為我會混亂中在補他幾刀。」
     「哈。」
     結束了跟阿政的電話,我回到宿舍裡,峰哥果然沒去上課,他很安靜的站在陽台外,什麼話都沒說。
     「後悔了?」我說。
     「是阿,早知道就打大力點,讓他再也站不起來。」
     「之後打算呢?」
     「什麼之後打算?」
     「小郁呢?」
     「她還是她,我還是我阿。」
     「靠,廢話!」
     「靠,既然是廢話就別問阿。」
     「靠,都說是廢話,問一下是會死喔。」
     「需要一點時間吧。」
     「對於她,還有我。」


      我又看了下時間,已經是下午六點多,我才發覺到,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Una姐。
     還有小沁。
     我趕緊打了通電話給Una姐,她說就在剛剛,小沁就已經醒過來,而且離開了, 算了一下時間,她整整睡了快一天,從昨天凌晨睡到今天晚上,就好像一輩子的份量都睡完了。
     在我準備要起身出發時,門外突然有人按鈴,本來要叫峰哥去開,他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睡了,而且還脫到到一剩一條內褲,更令人不解的是,他居然襪子都沒脫就睡了,那情景任誰來看都像是。
     變態。
     第一個罵峰哥變態的是班上女生,因為峰哥總是很喜歡討論A片,就這樣,他一路頂著「變態」這名號,活在女生當中直到畢業。
     第二個則是我,因為他就算沒花什麼時間去看書,期中考卻總是歐趴,他對於我來說,就是這樣。
     我跟往常一樣,花了不到十秒的時間,去開門,這期間會先下床,之後穿上拖鞋,然後隨手抓一件衣服穿上,再走到門口去打開。
     門鈴一直被按著,就在我走到門處打開時,我看到一個讓我驚訝的景象。
    「嗨!」她說。
    「……」我用了不到一秒的時間,迅速把門關上。
    「靠邀,你是看到鬼喔。」被我吵醒的峰哥說道。
    「要真是鬼就好了,現在這個比鬼還恐怖。」我說。
    「會不會太扯了。」
    「你自己去看就知道了。」
    之後換峰哥去開門,然後相同的情形又發生了。
    「嗨!」她說。
    「……」他比我更快,不用百分之一秒就把門關上,還馬上鎖起來。
    「為什麼她會在這裡?」他說。
    「我怎麼知道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那個她是小沁,名字中有兩個心的女孩。
     沒多久之後我電話響了,一個從沒見過的號碼,聲音來自於隔壁門的那邊。
     「為什麼看到我就要閃。」她說。
     「為什麼我不該閃?」
     「這裡不是你宿舍嗎?」
     「是我宿舍沒錯阿。」
     「那就對了阿。」
     「那為什麼妳會知道這裡?」
     「Una姐說的。」
     「那又為什麼Una姐會知道這裡。」
     「我跟她說的。」峰哥回答。
     「……」
     「我可以進去了嗎?」她又問。
     「還不行,等我一下。」
     「等什麼?」
     「等我們把褲子穿好再說。」我現在才想起,我居然跟峰哥一樣都只穿一件內褲。
     不過我比他好一點,我還有穿拖鞋和上衣。
     如果要在龜毛一點,他穿的是印有聖旨圖案的四角內褲,我的則是灰色花褲,還有一件印有NIKE LOGO的上衣。

*天使祂始終存在,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來。*


 

   

  






    
     
     
     
     
    
      
   
    
    
   
   
   
   
  
   
   
   
    


全站熱搜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