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人生最珍貴的第一次給了一個和我認識並不算很熟的女孩,至少小沁對我來說是這樣。
      那是我第一次陪女孩喝酒,而且是喝到亂七八糟,雖然亂七八糟的人是她而不是我,但我也承認,峰哥給我的保險套,讓我心裡的感覺也很亂七八糟。


      回想以前,過去的很多第一次,認真要說的話,可能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就好像我第一次因為沒考一百分而被老師打手心時,因為他的第一次,讓我第一次會想對著他罵「幹」,雖然說那是種本能的情緒抒發,但從那之後,我卻像是上癮似的,再也改不掉我會罵髒話的習慣。


      除了我老媽之外,這還是我第一次在女生面前光著一條內褲,我以為她會嚇的花容失色,或者來個尖叫也好,但沒想到卻是我和峰哥嚇到不知所措,可以的話,我們甚至想如果來個尖叫會比較好。
      小沁很鎮定,鎮定到讓我不知所措。
      當我們穿好褲子讓她進來時,已經是五分鐘之後的事情了,從她的樣子看來,似乎已經酒醒了,今天的她穿著一件純白色的衣服,和淺藍色的牛仔褲,還有黑色的內衣。
      黑色的內衣不是我看到的,是峰哥說的。


    「誰叫她的衣服顏色太淺,我不小心就看到了。」他說。
    「你平常都這樣嗎?」在我開門讓她進來時,她丟給我的問題。
    「這樣……是指怎樣?」
    「你一定要我說出來嗎?」
    「她意思是說,你平常都只穿一條內褲嗎?」峰哥說。
    「呃……只有在宿舍才會這樣啦。」
    「意思是說,還滿常的囉。」
    「恩,應該是這樣。」
    「所以這是興趣囉?」
    「這能算興趣嗎?」我疑問著。
    「正確來說是習慣。」峰哥接著說。
    「喔~」她刻意拉長了語調喔了一聲,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不過從她眼裡看來,似乎有幾分鄙視的感覺。


     之後她什麼都沒說,只是自顧的在我們的房間裡逛起來,雖然房間開放給別人逛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不過我突然想到一件很要命的事情。
     就是峰哥的電腦螢幕還開著。
     而且他桌面上的載點還在運作。
    「這也算是習慣嗎?」她指著電腦螢幕的清純學生妹字樣說道。
    「……」瞬間我跟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她鎮定的神情一樣令我們感到害怕,後來她什麼都沒說就走了,但正因為這樣,才更讓我感到害怕。


     到了晚上我ㄧ樣回到老爹去,峰哥則因為離開社團沒事幹,便和我ㄧ塊過去。
    老爹的Una姐依然帥氣的點著一根細長菸在櫃檯抽著,除了她之外還有零落的幾個客人,小沁和社團的人也都在。
    小沁示意我先坐下,突然間我察覺到店內一股很沉重的氣氛在蘊釀著。


   「你知道我們的用意吧。」沈默一陣子之後社團帶頭的流浪漢社長先開口了。
   「你指的是接替主唱一職?」
   「如你所見,小沁她也有她的打算,更何況在這年頭,可以重新拾回課本唸書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恩。」我點頭表示讚許。
   「尤其是對她而言。」他話說完後我突然想起那晚小沁喝酒時對我說她的過去。
   「我何得何能,況且我什麼都不會,連吉他都不會談。」
   「你放心,我們會教你的。」
   「在我們的專業教導之下,別說上台了,就連角逐金像都不是問題。」
   「金像獎不是演戲的嗎?」我說。
   「呃……是金馬獎啦。」
   「靠,金馬獎也是演戲的阿,話說回來上次的金馬影帝居然被趙又挺拿下了。」峰哥說。
   「呃……」
   「你要說的是金鐘獎吧。」
   「阿,哈哈,哈哈哈哈,對啦,金鐘獎,對,就是金鐘獎。」雖然他極力辯解,但我卻很擔心。
    讓一個金鐘,金像傻傻搞不清楚的傢伙來教我,說真的我不敢抱持任何期待。
   「放心,我也會幫你的。」旁邊的小沁也插入話題,不知道為什麼聽她這樣說時,讓我頓時安心不少。
   「放心,我也會幫你的。」峰哥說。
   「你除了在電腦抓A片之外,你還會什麼。」小沁說。
   「有!」
   「?」
   「燒A片,而且都是航空版的喔。」
   「什麼叫做航空版?」
   「就是……」還沒等他說完我連忙把他嘴巴摀住,因為我想起高中他剛入學時在班上發生的事情。
   「總之以後就麻煩各位了。」我連忙起身像他們作一個禮貌性的鞠躬。


     就這樣,我除了上課之外,所有時間都耗在社團上,峰哥因為沒地方去,也跟我一起,他對吉他沒什麼興趣,不過他倒是很喜歡打鼓,每次一坐上打鼓區,他都會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就像嗑藥一樣。
     峰哥給社團的阿傑取了一個外號,叫做超級金湯匙,因為這個阿傑再怎麼看都知道是有錢人家的小孩,社團內的四顆超大的黑色YAMAHA音箱,也是他老爸贊助的,因為那間老爹是他們家開的,據說不只是老爹,北部很多酒店幾乎也有他們入股。
     超級金湯匙的吉他彈的很厲害,聽說他小時候就被送去國外深造音樂了。
     我問他為什麼要取超級金湯匙,他給了我一個很有邏輯觀念的回答。
    「我們都知道金湯匙是有錢人家在用的。」
    「恩恩。」我點頭同意。
    「如果一個人已經很有錢了,前面在加上個超級,你認為會怎樣?」
    「當然是更有錢。」
    「對阿。」
    「如果超人去掉前面那個超,那麼他也只是路旁隨處可見的平凡人了。」
    「喔喔。」雖然每次都在聽他掰歪理,不過他卻每次都掰的很有道理。


     根據超級金湯匙阿傑的說法,要彈好吉他之前,必須先學會跟吉他相處,也就是要去聽吉他的聲音。
    「當你可以聽到吉他的心時,那麼你就成功了。」他說。
    「你是豪洨的嗎?」
    「我這人什麼都好,就是不豪洨。」
    「……」


     我花了好幾個禮拜時間才搞懂什麼是c調,又什麼是和弦,還有一堆我看不懂的符號,在這段時間裡,除了他之外,小沁也一直陪在我身邊,那時候我突然覺得,原來學吉他是一件這麼美好的事情。
    「你覺得現在的你,能看見吉他的心嗎?」就在我學了快一個月之後,小沁突然這麼的問我。
    「心?」
    「當你拿著一把吉他時,也許在別人看來只是把普通的木頭,琴面多裝了六條弦而已。」
    「可當你學會去感受時,這六條弦卻能彈奏出數百種,甚至數千種的音調。」
    「而這些就是我們說的音樂,也是你的感覺。」
    「感覺?」
    「是阿,每個人的感覺都不一樣,就看你如何去摸索了。」
    「能夠把自己的感覺,付諸給別人,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而被付諸感覺,所接受的那人,我想那更是件幸福的事情。」
    「不管施或受,兩者都會有收穫的。」
    「就像愛人與被愛吧。」我說。
    「是阿……」當她說完時,我似乎從她眼中看到些許寂寞,就像先前她喝酒時一樣。
    「如果有天你可以選擇時,愛人與被愛,你會選則哪種呢?」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問題。」
    「那妳呢?」
    「應該是被愛吧,因為我已經沒有多餘的心力可以主動去愛人了。」
    「當靈魂被淘空時,你沒有多餘的心力可以去給別人,你能做的就是不斷的等待。」
    「等待?」
    「等待有天,靈魂可以被填滿時候。」
    「我想快了吧,妳長的這麼漂亮,想填補的人應該很多。」
    「那很多人當中,會有你嗎?」她說。
   
   感情的淺深,需要的是一點天分,還有緣分。
   
   
      
    

 



全站熱搜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