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跟大砲爭執了好久,到最後還是沒有定案,禮物也不知道要送什麼,能想的都想了,不該想的也想了。
       當然他的「華鴿爾」我還是沒採用,原因有很多,除了不知道她「尺寸」之外,應該說,就算讓我知道「尺寸」好了,我想我還是送不下去。

       如果是親密的男女朋友關係的話,送那個那還情有可原,可就我和她現在的樣子,要說什麼也不是,只能說是朋友而已。


      「當明星鬧誹聞時,就算被拍到了親密畫面,還是要故作鎮定的說,我們只是朋友而已。」大砲說。
       假設今天我送了,不管尺寸對不對,那感覺都很奇怪。
       如果送錯了,頂多就是女生穿不下去,紅著臉丟到一旁而已。
       如果送對的話,女生可能也是紅著臉收下來,然後這時候問題就來了。
       「你怎麼知道我的尺寸。」女孩問。
       「廢話,我觀察很久了阿,在你睡覺時我還手動測量過呢。」大砲說。
       然後你的下場就像玩遊戲時,被魔王打爆一樣,GAMEOVER了。
                 


       我們後來做了一個最聰明也是最實際的舉動。
      「只有女人,才會了解女人。」大砲說。


       然後我和大砲就硬著頭皮去問班上的女生,在高中那種環境裡,這是個很不好的舉動,尤其是在充滿考試壓力之下的校園生活,當某女跟某男有過些親密舉動時,就會像瘟疫一樣在班上蔓延開來,如果是跟同班的鬧誹聞,那你難堪的是每天上課時所要承受的流言蜚語,那如果是跟同校的鄰班鬧誹聞,弄個不好可能全校都會知道。
       記得在當時,學校的某男喜歡某女,但是某女並不知道,而且某女應該不會喜歡某男,因為這個某男長的一副鳥樣。
      「什麼叫做一副鳥樣?」大砲問。
      「就像你這樣。」
       這個某男似乎有安排線民在某女身上,所以知道某女的生日是什麼時候,當某女生日那天時,這個某男就跑到一樓,因為他算準了某女在三樓上課,然後找來一堆紅色粉筆,在地上畫了個很大的愛心,還找人送了束花上去,之後又拿起大聲公對某女告白。


       最後這個某男沒有成功,那束花也沒在某女手裡,而是從三樓丟下來,只剩下某男愣在原地。
       隔天某男被學校記了支大過,事由「擾亂校風」處分,然後他收到了一支記過單,還要洗那個畫在地上很大的愛心。


       校園流傳的「鳥男事件。」
                  


       在發生的時候,你會看到學校很多看熱鬧的,因為考試壓力太大,難得有這種戲碼可看,他們當然不會放過,即使事件過去了,學校還是會因為這些人的口耳流傳,而讓事件一再重復,讓當事者的心又再次受挫。

       關於以上的這些,原則上不適合用在大砲身上,因為大砲是一個無法用原則去衡量的人。

       然後我看著他走向教室角落,找那個之前送我們卡片的女生,我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麼,但我看到大砲找過她之後,她的臉像是被鬼打到一樣,很臭,又很生氣。
      「欸,你是跟她說什麼,為什麼她會變這樣。」放學時我問大砲。
      「沒有阿,我只是問她說,如果要送妳禮物,妳喜歡收到什麼東西?」
      「然後她就紅著臉扭扭捏捏的,說什麼這太突然了,要給她點時間思考。」
      「……」
      「然後我跟她說,我很急,我想趕快知道答案。」
      「她說什麼我太快了,要討好女生也不是這樣的。」
      「我問她說,那妳喜歡好自在還是靠的住?」
      「想不到她還跟我說,好自在比較好用。」
      「後來這話被旁邊的人聽到,然後就開始群魔亂舞了,說什麼我喜歡她,所以要送她衛生棉當禮物。」
      「她是因為這個生氣?」
      「不,我是因為說,好自在不便宜,送給她感覺太浪費了。」
      「……」

       我的聖誕節禮物,又這樣無疾而終了,因為那次的事件,那個女生此後就被戴上「好自在」這個外號,而且還被冠夫姓,「大好自在。」
      「這個外號還不錯阿。」大砲說。
       然後那個女生好幾次看到大砲像看到仇人一樣,只差手邊沒有汽油彈或瓦斯桶而已,不然一定會整桶砸過來。
      「我終於知道要怎麼做了。」在計畫失敗之後,大砲說的這句話讓我心裡有不安的感覺。
       然後我跟他在放學的時候,跑去台北最熱鬧的西門町路口,找了條女生最喜歡的精品街,就這樣坐在店外面,一直看著。

       大砲說,這是個最聰明的舉動,像這樣觀察現在女生都喜歡買什麼東西之後,就能得到我所謂的「答案。」
       答案還沒找到,投射在我們身上的異樣眼光卻不少,因為他就這樣坐在店的外面,翹著二郎腿,叼著一根菸,擺出一副鳥樣。

      「我覺得你這樣很像變態。」我說。                   
      「不是我,是我們。」他說。
       然後我看到經過的女生看到我們像看到鬼一樣,都會刻意避開或繞路。
       *「麻麻,那個格葛在做什麼?」路過的小孩說。
        「那是壞人,不要看。」媽媽制止了小孩的眼光。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灰 的頭像
大灰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isspuppy
  • 一口氣看了五集,<br />
    越寫越好了,<br />
    有時總是在最後會有笑點^^<br />
    或者有告白之類的話語
  • 你經常來鼓勵我,在不好就對不起妳了。 呵

    大灰 於 2009/09/24 20:09 回覆

  • 悄悄話
  • 大禾.L
  • 我想起我最後送了什麼....
  • 最新的xxxxxxx

    大灰 於 2009/09/24 20: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