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4946.jpg  

終於年底了,每年這時候都會非常感性的想要說些什麼,再過不久一百年就要結束了。

若要我說今年回首最具代表的,我想怎說都說不完,今年跨年我想好好待在家看轉播,很平靜的跟今年說掰掰,雖然女孩不在我旁邊,可我想我們的心是一起的。

女孩總說我很會寫文章,應該寫篇什麼來給她這樣,其實對我來說,一個人所存在的重要性,並不是幾篇文章或幾個字所能表示的。

我找出很久之前寫的一首詩,內容是這樣的。

它是這麼寫的,彷彿就像我的世界。

偶爾我會這樣走過幾條街,去想起一點的機會。

這詩可以不用美,只要放些感覺,渾然間這字裡就決定了一切。

我轉了條巷弄,但還不到盡頭,在路的那頭可有個妳,陪我走到最後?

在難以成詩的這篇文章,我寫到人群散場,當妳看見時,可否叫住我。

這首詩叫做未知,記得是兩年前寫的東西,而現在我寫了另一首是要給她的。

其名為飛舞。

一張紙的薄度,輕展我的姿態飛舞。

該有的態度,別常人的懸殊,

不只藝術,而是共鳴的美麗孤獨。

我心中默數,想陪妳走段路,

妳若看到我,請給我個親吻答覆。

我倆並肩的踩踱碎步,這景不就是種幸福。

最後,謝謝各位朋友的支持,一百零一年請多多指教了。

祝各位新年快樂。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