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當朋友說最近我給人的感覺快要死掉時,我除了像智障一樣傻笑,哈哈幾聲之外,然後卻無能去反駁什麼,就連我自己都認為,我好像感受不到活著那種感覺時,那麼我應該就跟死掉差不多吧。

    有句形容詞叫「行屍走肉」,雖然是句很早就知道的字,但直到現在才是最瞭解,當我照著鏡子時,大概有數十分鐘的時間我看不到自己,正確是說,我不知道鏡子裡的那個人是誰。

    不知道為什麼剛結束的五月對我來說特別漫長,特別是在五月底和六月初時,我有種過了好幾年的感覺,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度日如年吧,在五月裡我做了一場夢,這夢很真實,真實到讓我醒來時,還牽動著我的現實,我的人生、我的所有,還有我的生命。在夢裡我遇到一個女孩,她就像是上天賜與我的天使,知道我寂寞了好久,所以派來救贖,就如同她擁有的本質一樣,這天使帶給我很大的快樂,很快的我便喜歡上她,更幸運的是,天使與我是情投意合,於是有段時間我們過的很幸福,當我開始想到「有段時間」這名詞時,就表示這場夢已經是過去了,所以天使也不在了,只是我想不透,那為什麼我還在?

    歌手李宗盛寫過一首叫做「夢醒時分」的歌,那首歌唱的也許就是我的夢吧,只是當我夢醒後,分不清幾時幾分,只能隱約感受到心頭怪怪的,就好像原本是一個空虛的位子,後來進駐放置了一個東西,但之後那東西又抽離了,這不放還好,一放後空虛瞬間被填滿了幸福,於是不再空虛,但之後當東西被抽離時,這空虛又出現了,而且變的更加空虛,其實我自己本身清楚,這空虛的來頭源由,只是我找不到東西填補,應該是說,我不知道該怎填補,然後心就破了個洞。

    打這篇文章前幾個小時,我喝了一罐特濃黑咖啡,於是現在的我非常興奮,即使我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沒闔眼了,但我還感受不到一絲疲憊,醫學上指出,人只要三天不睡就有生命危險,而我一天不睡卻沒有任何感覺,真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壞。就在我喝完一罐黑咖啡後,我打開電腦,叫出沒任何東西的文件檔,開始下意識的想打些東西,一直以來我都將寫作歸類成有意識和下意識狀態,通常下意識的我寫出來的,都是比較好的,因為不是刻意想要什麼,而是順著感覺去詮釋我要的什麼,於是就這樣我寫了一首歌,和五千多字的小說,然後在那之前我又寫了兩首詩。寫歌和小說的時間大約花了七個小時,寫詩則是在上課時隨手撕下筆記本,過程用掉十分鐘,一個下課的時間。

     直到現在已經天亮了,又是一個夢醒時分,雖然我的夢已經醒了,其實是我都沒睡,而當我一邊打著電腦敲動鍵盤同時,外面正下著大雨,或許這又是老天看不下去,所以下雨來憐憫我吧。然後我又想到一個場景,外面下著大雨,裡面飄著下雨,當我寫文章寫啊寫的,不小心卻哭的亂七八糟,在我想起身邊的手機想撥打給人時,卻突然茫然失措,上百則的聯絡人中不知道該打給誰,重點是現在這時候也不會有人接吧,然後外面的雨開始越下越大了。

    曾經我在想到底天使出現的意義是什麼,因為天使後來跟我說,我與她的邂逅只是衝動之下的產物,而今夢醒了,天使回歸理性,即使在天使眼裡,我總是扮演理性的一角,但其實也無濟於事了。

     可惜的是,我無法狠下心來變成惡魔啊。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魅娘
  • 夜晚看這篇文.. 感觸還蠻深的!

    心的空洞被填滿又被抽離了的感覺.. .
    叫痛都叫不出口吧?
    只能不斷地從空洞裡試著排掉毒素.. .
    才能讓這空洞能只是個空洞~

    當一個人難過時.. 真的好需要有人說話啊!
    可是上百則卻不知該打給誰?
    這種心情.. . 瞭了!!
    加油喔~~((((( 盲琴... ^_____^
  • 魅娘也是過來人嗎?

    大灰 於 2011/06/04 09: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