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二十多個年頭,從小到大我總是被要求著,我該怎樣、可以怎樣,或者不能怎樣。

在這樣的要求之下似乎有跡可循,也就是所謂的規則,也可以說是規矩和規範。

但這樣的學習之下,卻沒有人教你怎麼愛,或者怎樣被愛,更甚至你不明白什麼是愛。

我國中開始練體育,教練說只要照他方法,就能獲勝,只要你付出相對的努力,就能得到相對的回報。

「比賽是很公平的。」教練這麼跟我說。

我從開始唸書以來,老師整天耳提面命的,只要唸書,就能成功,只要你付出相對的時間,就能換取相對的回應。

「考試是很公平的。」老師這麼跟我說。

考試也好,體育也好,總是有套理論在導著你,就好像一套衛星導航在跟你說,從這哪條路才是正確的。

對,只要你付出相對,就能學到相對。

那愛呢?

對不起,沒有人告訴我該怎麼愛。

國小我只是借給鄰桌的女生橡皮擦,此後就被認定我愛她,很可笑,但也很可愛,當時我不知道為什麼這就是愛,但我卻以為這就是愛,一直到多年之後我才發覺,如果借女生東西就是愛,那我的愛應該借不完。

國中我喜歡國文老師的女兒,為了博她容顏,那怕是回眸輕撇也好,我此後愛上國文,雖然後來告白被打槍,但在當時我的認知,卻天真的以為這就是愛。

對不起,還是沒有人告訴我該怎樣愛。

一個故事,一個人,一種愛情,隨著身邊出現的,經歷的那些似乎就是愛情的愛情,看多了會開始去想,嗯,我想這就是愛了,但自己遇到了
,我也覺得,嗯,這就是愛了,可當我準備好去愛時,曾經說愛的對方卻跟突然不愛了。

對不起,我真的不懂為什麼這就是愛。

當太多人看著我寫的愛情故事,以為我應該就是懂愛時,其實我是心虛的,如果人們什麼都懂,那就失去追尋的價值,而我想我也不會寫了。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會愛。

一百種方式,一百種故事,但離開的理由還是兩個字,對,就是不愛。

沒有人教我,也沒有人可以教我,英文老師只能在黑板上跟我說,愛就是LOVE,然後沒了。

對不起,我不會愛。

當曾經的她們跟我說,「我真的很愛你。」我一開始聽到的不是驚嘆號,而是問號,可到最後卻變成了句號,因為說愛我的她們,跑去愛別人了。

不愛了,謝謝,下台一鞠躬。

對不起,我不會愛,我只是個一直努力著想,要怎麼愛,怎麼被愛,縱使我寫再多的愛情故事,那也不會是我理想的愛,而是別人所認為的。

去年春天我跟一個喜歡看我文章且失戀的朋友說,「當妳從我文字裡去體會到什麼叫做愛情時,其實我是心虛的。」

如果愛情有學分,那現在的我應該是被人揭疤導致不及格而需要補考吧。

對,就是這樣了。更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灰 的頭像
大灰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