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孩對我說過,每個人對於情緒排解都有自己的方式,對她而言,抽菸是最好的。

她說,她是因為寂寞而抽菸;我說,她是因為抽菸而寂寞,但這問題就好像雞生蛋的循環一樣,沒有任何解答。

「沒有誰應該寂寞,更沒有誰注定寂寞。」這是我說過的話。

「但我們無法選擇,不是嗎?」當她說完時,我卻沉默了。

她比誰都要清楚,抽菸是不好的,但她還是抽了,如她所說的,我們無法去選擇,也許不抽菸,或者戒菸,可以給她一個完好的身體,但卻無法填補她的心,既然如此,那還是繼續抽吧。

在我認為,這是個牽強的理由,但我無法去改變她的寂寞卻是事實,在她身上所映照的,儼然就是另個我,就像我無法去改變現在的我一樣。

在她之後我又遇到另個女孩,在網路我都叫她天使,心裡我則叫她玉婷,「對於寂寞,我是甘願的。」當她這樣說時,我又沉默了,她之所以會是天使,在於她一樣給讓人覺得存在著寂寞,唯一差別是,她是樂於接受,所以我能看見而我卻是不甘寂寞,對於前後者的她,都是存在著寂寞,但感覺卻截然不同。

我選擇的是在文字裡去尋找一種呼吸方式,當我覺得該有些什麼需要去宣洩時,但我希望這只在文字裡,應該說,這只能夠在文字裡,我無法將過多的情感拋諸在現實裡,這樣的行為會讓我覺得很痛苦。

因為寂寞而抽菸的她,她點的是火,吸的是菸,傷的是肺,對我而言,她是讓我痛心的,當我看著一個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人因為心底的空虛而需要藉由什麼來麻醉,而我卻他媽的做不了什麼,我不是聖人,就算這世上真的存在,那人也不會是我,但我卻由衷的希望她不是寂寞的。

「如果有天,妳找到一個愛妳的人,或者妳愛的人,那麼妳是否就能戒菸呢?」

「我該戒的,不是菸,是寂寞,因為我現在抽的不是菸,而是寂寞。」

一首雲深不知處,是我送給她的詩,她說如果可以,她希望能像風一樣,毫無拘束的,這風是居無定所的,或大或小,但也因為如此,只能這樣流動著。

我無法去做什麼,但我希望能像天空一樣,也許我無法像天空那麼大,但至少我會盡力去空出一塊足以承受妳的位置,不管陰晴圓缺,幾時晝夜,都是包容著妳的。

當我說起有人會擔心時,妳總認為那樣的擔心對妳是不公平的,就好像小孩子每天都被父母排上一堆的補習,父母以為是好的,但對小孩來說卻是不公平的。

但妳可得想,那樣的妳,對關心的人來說,也是不公平的,不是嗎?

妳有權去決定自己的身體,畢竟都不是小孩子了,但這中間的關係好壞,妳是比誰都清楚的。

所以,別寂寞了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灰 的頭像
大灰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