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4237842_1b579c66af_b.jpg 

每次搭火車時總能讓我想起很多事情,這當中可是回憶中充滿著感慨和感觸。

我感慨在火車上發生的一切,那所有的所有都深深的烙在心裡,即使那是不好的,我也不能像電腦一樣,一個右鍵就把它刪除丟到資源回收筒。

我感觸的一切有很多都不只是在火車上,當我在火車站看到理著大平頭的軍人時,我就會很想罵髒話,當然罵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記得當初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有時候摸摸頭時,還會想起,自己也曾經理著短到不能在短的頭,拎著一大堆行李,走到部隊。

說真的,我並不是很喜歡當兵的那個我,所以我很盡力的想把那個我給殺掉,所以我只能回敬「他媽的」!

我曾經跟朋友從台北搭火車到基隆,只為了看基隆女中的校慶活動,看到一大群女高中生時,就會想起高中三年都是男生的我們,要是能在這地方念個三年,也許我可以考上台大也說不定。

但我沒能過去,因為我已經畢業了,所以我台大沒考上。

我更曾經在火車上撘訕一個很漂亮的護士,之後還要了電話,因為我寫了一首詩給她,雖然最後失聯了,不過那種純純的悸動,到現在依然烙在心裡。

而現在當我搭上火車時,那些過去的種種總是歷歷在目,猶如昨天才發生一樣,曾經為了和一個女孩的約會,我大老遠的跑去高雄,那之後呢?

沒之後了,如果有,我想就不會有現在的我了,也許正跟她甜蜜蜜的。

因為我不適合她,她無緣我,就這麼簡單而已。

一直到後來我發覺,我很能因為一個場景或一個過去而執著很久,在等待火車的同時,這種感覺更加深刻,不管是飛快的自強,還是每站都停讓你很想罵幹的區間,每班車來了又去,去了又走,你看到的是等待的人,和被等待的人;而我看不到的是,我想等待的人,還有不被誰等待的我。

通常這時候的我,都會戴上耳機,然後把聲音調到最大聲,當我處在這樣的感覺時,我以為,我是安靜的,有種可以與世隔絕的樣子。

月台是種很奇怪的建築物,當我看久了,靈魂就會不自覺的被抽離,直到下班車進站時,或者這班車離站時,我才會找回一些,不管是北上或南下,繞了一圈之後照樣會回到原點,寫到這,我又想到森林的事情。

某朋友說道,當你走出這座森林時,你又能保證不會遇到另座森林嗎?

那這樣,我豈不是又回到原點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灰 的頭像
大灰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