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543_585038671509285_601274436_n  

是啊,二十五了。

我按照慣例打開筆電,叫出文字檔,在這之前我會倒一杯熱茶在我的桌上左上角,之後點亮檯燈,喬好座位之後,整理一下腦袋,開始進行一件事情,而這事情通常一做就會好幾小時,時間大多在半夜,這是我的創作生活,也是我用來記錄生命的方式,每敲出一個字,我都覺得,我又幫未來的自己多儲存一點記憶了。

因為記性不好,時常忘東忘西的,更甚害怕哪天也許我會被人遺忘,或者被自我遺忘,於是趁著還可以時,多給自己和這世界留下點什麼,這是我的初衷,基於紀錄生命的創作。

我相信人在年齡增長時總會有檢視過去的習慣,就好比你走在沙灘上,走了若干距離之後,你突然發現,沒想到我居然走這麼長時間了,而沙灘上留下的腳印代表你的痕跡,即使會隨風化而消逝,可在你心裡烙下的,卻怎麼也揮不去。

二十五歲了,這時間真的快的不像樣,檢視過去的過程裡就好像把DVD倒帶,每當你充分看過一遍之後,你會有一種又在過去活過一遍的感覺,可當你回過頭去看看現在時,居然都二十五歲了。
曾經某年的生日我有一種,生日這天居然沒有女朋友陪的念頭,其實我擁有很多祝福,只是還少一個伴,對我來說其實那是種遺憾,即使都二十五歲了,那遺憾還是過不去,只不過會隨著時間逐漸淡化。

「我是寫故事的人,卻從不是體驗故事的人。」對於這些年來那些在我身邊,現在成了「曾經」的她們,我下了這結論。

生日前些日子,我跟一個朋友說,我突然覺得一個人好像也沒什麼不好,說歸說,但其實依然騙不了內心,在別人眼中似乎很會寫愛情的我,其實我是無比心虛的。

那位朋友有丟給我看一篇文章,看完之後我難過了好久,從裡面我居然看到了自己,更甚至也看到了許多人的影子,裡面大概是說,基於單身的許多生活方式,都是在給未來的另一半做準備,這讓我想起我曾跟某任女友去一處景點遊玩,在這之前其實我到這地方已經無數次了,雖然都是一個人,而在這一個人的生命裡,我其實沒想過這樣的經驗有一天會用到,於是我跟女友去玩時,我便能充當導遊的悉心解說;

如果我沒有在歷盡孤單的日子裡去寫情歌,或許我沒法讓女友在聽完我的歌之後感動不已;

如果我沒有在單身生活裡去學廚做菜,或許我沒法在帶女友回家時,親手煮一桌菜給她吃;

如果沒有過去獨自的日子裡去學著擁抱寂寞,我想我不會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愛情,即使最後遺憾了,可至少我是曾經擁抱幸福的。

到現在二十五了,當周遭朋友紛紛找到伴侶,甚至結婚之時,他們總不免問我,那我呢?

是啊,那我呢?

「你不急嗎?」朋友甲這麼說。

「不急是騙人的,可我也只能選擇不急啊。」我說。

「我知道有一間月老廟很靈,要不要我帶你去?」朋友乙如是說。

「……」
「也許你剛考慮報名配對節目,我可以當你親友團幫你加油。」然後丙也出聲了。

「對,沒錯。」甲跟乙同時贊同。

「……」

我一直都相信,這世上會有一個等待我的人,以及我等待的人,然後哪天遇到了,我會跟她說,「我們在一起吧。」一個點頭,一個動作,然後就這樣在一起了。
愛情真簡單,對啊,只是上帝賦予七情六慾給人類,然後人類把它複雜了。

二十五歲了,看到過去的自己就好像無數具屍體,每當我超越之時,就好像重新活過一遍,只是那些屍體不會消失,而是成了一個遺憾無時的督促我,讓我不要再去犯下遺憾。

最後,我還是依然持續往年的習慣,用文字來紀錄生命,而這生命裡不單裝著我,同時也裝著你們。

「希望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都能幸福。」這是我的第一個願望,也是我連續五年的生日願望。

「希望能寫下更多文字,給未來留下更多記憶。」這是我的第二個願望,從我高中開始一直持續到現在,事實證明,過去好多年了,我依然貫徹著。

至於第三,就依俗藏在心裡吧。

感謝各位,還請各位多指教了,二十五歲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灰 的頭像
大灰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