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社會其實比我想的還要難懂,在我還沒畢業,尚未踏出學校大門前,我總是以為社會應該會是怎樣,可當自己真正接觸後才發覺,原來跟自己所想的都不一樣,就像老一輩人常說的,人千算萬算,永遠比不過老天的一劃。

是啊,說的真好,只是我總想著,當千萬人都向老天祈求時,老天真的有聽到嗎?又若真的有聽到,那真的每個人都能聽到嗎?

    阿哲知道我跟小萱在咖啡館結束的事情之後,他用「終於」兩個字來形容,從他的語氣看來,似乎早就知道結果了,只是我一直不願放手。

   「電影早該散場了,只是你還一直坐在觀眾席。」他說。

    大學畢業後阿哲找到一間電腦通訊行工作,掛名電機工程師,但說穿了就是拆電腦,裝電腦、測試電腦,然後沒了。

    那是一份薪水其實不算高,月薪大約兩萬四,但對於剛出社會的他來說,也算的上不錯,跟現在高失業的社會比較的話。

    小喬畢業後並沒有多大改變,一樣是當做經濟類的工作,只是她離開原本公司當的會計,而是到另間公司當秘書。

    我則跑到超商當起了工讀生,剛開始家人對於這決定其實很不贊同,但我想比起做一份不喜歡的工作,至少選一份自己不討厭的性質,也才對的起自己吧。

    阿哲說我是為了把妹才去超商工作,因為跟我值班的早班妹妹長的很可愛。

    一個大學畢業生跑去做超商,我從不覺得這是件丟臉的事情,反而覺得很充實,有種重頭開始的念頭。

    超商店長是一個很年輕的男子,年紀大約三十幾歲,我永遠記得面試那天她跟我說的話。

   「我很好奇,當完兵又大學畢業的你,怎會想到來做超商?」

   「因為我想讓自己歸零。」

   「喔?」我的回答讓她很感興趣。

   「畢業後至今的這段時間,老實說我找了很多工作,累了也倦了,當我覺得人生似乎並不如我所想像時,我覺得或許歸零才是最好的。」

   「嗯嗯。」

   「沒有工作的其他時間,我會另外去進修,學更多東西,然後耐心等待。」

   「等什麼?」

   「等那時更好的我,幹掉現在的我。」我說。

    面試的結果很順利,隔天就叫我去上班了,而就在我某天跟老闆一起值班結束後,老闆突然說要請我吃飯,雖然只是路邊攤滷肉飯,但感覺其實也不差。

   「我沒什麼好招待的,但至少滷肉飯和貢丸湯還是請的起。」他說。

   「謝謝老闆。」

   「在這裡不要當我是老闆,就當是一個過來人對晚生後輩的小聊聚餐吧。」

   「過來人?」

   「看到現在的你,就會想到以前的我。」

   「喔?」

   「老實說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出來開超商,應該這麼說好了,我從來都不知道我要做什麼,或者我可以做什麼。」

   「嗯。」他的話讓我心底沉默了一下。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台大電機畢業的。」

   「台大!」我停下筷子,手中的貢丸掉了下去。

   「我的人生其實都很順遂,我指的是求學上,從國小到高中,即使不是前三名,至少也都前五名,後來高中念的是建中,於是我離開家鄉到台北唸書,但其實我念了三年覺得很空虛,因為我不知道三年來我想要什麼。」

   「真的是個怪人。」

   「是啊,當時周遭的同學師長也這樣說,在我考上建中時,我的國中貼滿了我的榜單,然後三年後,我以建中前三名的成績又考進台大,其實我不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只是當時電機很風行,我也想試試看這樣。」

   「後來呢?」

   「就像剛剛說的,我的人生一直都很順遂,只要我想要的,都能達到,但這樣的順遂卻少了點刺激,也就是動力。當初會念建中是為了想證明自己的能力到哪,後來念台大是為了尋找我追求的東西,但四年畢業了,這樣的順遂似乎沒什麼改變,就像一部寫好的電影劇本,而你只是那演員,順著事先的台詞去演,然後在我大學還沒畢業前,就有許多公司要請我工作,即使我還沒當兵。」話題到當兵,他突然停了下來。

    「那當完兵之後呢?」

    「當完兵後我到一間電子廠工作,程式設計師,月薪大概五萬多吧。」

    「以現在的時機,五萬多薪水其實很高了。」我說。

    「可我做了一年之後就辭職了。」

   「為什麼?」

    「當你一天有二十四小時,這當中卻有接近一半你都在工作,而剩下時間就是睡覺,於是你的人生就是工作跟睡覺。」

    「嗯嗯。」我點頭認同。

    「工作辭職後沒多久,我跑去國外旅行一個月,然後就這樣我回國後,我跑去跟銀行貸款,於是就開了這間超商,現在也好多年過去了。」

    「如果你問我喜歡超商嗎?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但至少這是一份我不會討厭,況且每天都有新鮮的事情會發生,就像遇到你一樣。」

    「與其做一份不喜歡的,還不如選一份自己不會討厭的,這才對的起自己。」他說了一句我曾說過的話。

    「做什麼都好,只要對的起自己,忠於自己,哪怕是夜市賣雞排也無所謂。」他說。

    那頓滷肉飯給了我許多啟示,讓我想到人生似乎是一個無止盡的圈圈,你總會從別人身上看到自己過去的樣子,就像我看到現在的國高中生時,而我也經常讓別人看到他以前的樣子,好比老闆跟我說的那些話一樣。

    人總是在經歷了某些事情之後才會改變,也就是成長。

    「如果可以,我會希望有個人出現,然後跟我說不可以怎樣,那這樣我就可以跳過某些事情,直接成長了。」我曾經天真的跟阿哲說。

   「如果是這樣,那麼你的人生會變的很無趣。」阿哲回的很徹底。

   「如果真的可以,那你會希望哪個人出現,又或者哪個人別出現呢?」這是小喬給我的回答,當時我跟她在逛夜市。

   「嗯,這是一個好問題,但其實現在說這也無濟於事。」我有點失落。

   「如果真的可以,那我希望一開始出現的人就是會跟我走到最後。」

   「你是說結婚嗎?」

   「跟一個剛交往不久的人談結婚,我覺得壓力太大,但是你如果沒想過結婚,那又為什麼要跟他在一起?不管在一起的時間長短,那段時間都是浪費的,不是嗎?」

   「嗯。」我的話讓她沉默了。

   「那你有想過一個假設嗎?」

   「嗯?」

   「假設,嗯,我說的是一個假設的愛情,你的身邊也有一個這樣想法的人,而那個人也不錯,那你有想過假設跟他在一起,說不定會很好嗎?」

   「閃電結婚?」我說。

   「不算,這只是一個擁有相同共識的兩人相遇後的結果論。」

   「你怎沒問我,如果真的可以,那你會希望哪個人出現,又或者哪個人別出現呢?」我們逛到一間賣衣服的攤位。

   「好,那如果真的可以,那你會希望哪個人出現,又或者哪個人別出現呢?」我重覆剛剛的話。

   「小姐,這件衣服很適合妳,跟妳男友的衣服也很搭配喔。」賣衣服的老闆突然丟出一句話。

    我看了下老闆拿的衣服,是一件淺灰色的小外套,而我今天剛好穿了一件灰色上衣。

    小喬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笑了笑,就把那件衣服買下了。

    因為逛夜市的人很多,於是我總不經易的碰到她的手,碰到瞬間我有種被電到的感覺,我便馬上離開,但逛到最後人越來越多,她卻用她的小拇指輕輕勾著我。

   「為了怕你走失,我想就這樣勾住比較安全。」她說。

   「其實我很想知道,為什麼剛剛老闆問妳時,妳沒有否認呢?」

   「你說男朋友那個嗎?」

   「嗯。」

   「這很重要嗎?」

   「其實也還好。」

   「那你很在意嗎?」

   「呃。」

   「我在想老闆是不是在說我。」

   「在我旁邊穿灰色衣服的,除了你,應該沒別人吧。」

   「可我不是啊。」

   「昨天還不是,剛剛也不是,現在也不是。」

   「那?」

   「未來會是。」

   她的話讓我心中那頭小鹿跳下山谷摔的頭破血流。

   「可以給我點時間想想,讓我回答妳嗎?」

   「你要多久?」

   「從現在開始,一直到妳不想當我女朋友為止。」我說。

   從一開始我並沒有打算要跟小喬在一起,應該是說,我沒想過有一天我會跟她在一起,但我曾想著,跟一個人在一起需要多久的相處和認識,一月兩月,或者一年兩年,我們都沒想過去賭,但我們卻不斷的在賭。

    倘若時間長短無法決定愛情的恆久正比,那我想就交給直覺吧。

    而我想過去的回憶,終究只是回憶,至於未來,就交給現在吧。

    我還是相信這世上會有一個跟你一樣等待的人,然後一個契機,一個緣分就這樣在一起,我對於小喬,或者小喬對我,或許都是一樣。

    所以,就交給未來吧,回憶啊。

 

   *所以,就交給未來吧!*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RY*
  • 我看完了唷~!
  • 話說,何時弄一下你的影音檔啊

    大灰 於 2012/11/07 13:59 回覆

  • *IRY*
  • 什麼的影音檔˙ ˙?
  • 妳表演的~~~

    大灰 於 2012/11/08 22: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