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一點都不擔心會交不到女朋友這種問題,但這個感覺卻會隨著我的年紀增長而慢慢浮現,甚至害怕。

     阿泰和阿哲都說我很龜毛,雖然我不是處女座,但我龜毛的程度卻比起處女座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不是龜毛,只是希望找到更理想一點而已。」我總是這樣認為的。

    這樣的想法在我遇到陳依婷時我就更加確定了,對我來說她就是我的目標,也是高牆,而這棟高牆也阻礙了許多我也許能看到的,以及我不應該會錯過的景色。

    我曾經想過如果我把喜歡陳依婷的時間拿來觀注其他人,也許狀況會很不一樣,只是已經過去了,所以我只能這樣。

    後來的小萱我也更想過,如果知道一開始她會跟我分手,那我一定不會跟她在一起,因為這邏輯不合常理,你也不可能去跟一個要跟你交往的人問說,「嘿,你以後會跟我分手嗎?」所以這是行不通的。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我跟小萱真正分手的原因,但卻想到,我們之間的緣分似乎只是一場衝動,只要時間對了,感覺對了,天時地利人合之下,就在一起了,對,真的很簡單,但其實要促成這樣的緣分和衝動發生,卻很困難。

    很多人常說擦肩而過的緣分,你可能一輩子衣服擦破了幾百件,肩膀擦到脫臼,卻未必能找到,但也有些人卻一個感覺,一個冥冥之中,然後就遇上了。

    結論就是很難說。

    不論是我的愛情或者阿哲的愛情,甚至於阿泰,我曾天真的想過,如果世上的愛情可以簡單一點,那該有多好,就好比說你突然在路上遇到一個需要愛情,而你也需要愛情的,只要一個點頭,很簡單的在一起,沒有任何負擔的,然後時間到了,感覺沒了,又毫無負擔的離開,對於這樣的想法阿哲和阿泰都不約而同的認為這是一夜情,感覺沒有任何負擔,只是滿足一種彼此的需要,但你卻永遠都定不下來。

    「什麼才是定下來?又怎樣才能定下來?」我心中跑出這樣的問題,但我想這是無解。

    阿泰為我辦的那場聯誼其實沒有什麼後續,如果要認真說的話,那就是那場聯誼之後成功幫助兩名百年孤寂的男人脫離單身苦海,以參加人數男生五分之二的比例來說,超過三成的撮合成功率算很高了,可惜我不在那超過三成的名單裡。

    身為男方主辦人的阿泰也毫無下文,至於阿哲也更不用說了。

   「事情不該是這樣發生的。」阿泰的表情有點失落。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我說。

   「我不信命,奈何於命。」他回了我這句。

    其實那次聯誼之後我跟小喬還有在聯絡,這當中不外乎就是基本問候而已,偶爾會在msn上遇到,然後會聽她抱怨這樣。

    她念的是中正大學夜校,主修經濟,白天則在一間公司當會計這樣,我總覺得她真的非常的學以致用。

    我曾跟她說經濟系的笑話,就是如果她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可以考慮去當空姐,當她正疑惑不解時,我說因為一個經濟系的人去當空姐,這樣台灣經濟就會起飛了。

   「哈哈哈哈哈。」然後她在msn上打了五個哈給我,可想而知電腦那頭的她笑的有多開心。

    我曾跟她說過我的鄰居他高中畢業時正在猶豫到底要念台大經濟或台大醫學,但其實不管是經濟或醫學我覺得都沒有差別,因為這兩個科系前面都掛著兩個非常有力的名詞,那就是「台大」,可當他後來去念經濟系,我問他原因時,他給了我一個很無言的答覆。

    「我想知道到底要怎洗錢不會被抓到,所以才念經濟。」他說。

     後來他到底有沒有洗錢我是不知道,但我後來卻老纏著他問哪支股票會大漲這樣。

    小喬的笑點很低,即使我很少跟她當面相處,最多只是在msn上遇到聊天,但她很容易因為一個我覺得其實還好的笑話而狂笑不已。

    我跟她是在大四下的三月認識的,也就是畢業前的三個月,當她問我之後要做什麼時,我回的很乾脆,當然是先考試啊。

    因為我大學念的是消防,顧名思義就是要考消防人員的科系,但老實說念大學的日子以來我真的沒有很認真在念,而當別人問我關於以後要幹嘛時,我都會用「考試」兩個字帶過。

   這問題我被了N百次,從我大學開始念消防以來。

   「那如果沒考過呢?」提問題的人是小喬,時間是四月,在六月考試的前兩個月,一個非常爆炸性的問題。

   其實這問題我也想過,只是我一直在逃避,但可以逃多久,其實我比誰都清楚。

   「呃,那就在另外打算啦。」我在msn上打了這段話給她,當我按下送出時,我心中卻衍生出一種很心虛且害怕的感覺。

   「為什麼你要念消防呢?」當小喬問了一個全世界都會問我的問題,包含我自己,但其實我真的不知道。

   「那妳為什麼要念經濟呢?應該不是為了洗錢吧。」我說。

   「啊?什麼洗錢?」

   「呃,沒有啦,我是說不要學阿扁洗錢。」我迅速把話題轉移。

    小喬和我同屆,但我卻覺得她的能力遠在我之上,這能力不單因為她國立大學的關係,還有她對未來的想法。

    對,就是想法,可惜的是關於「想法」這傢伙我常掛在嘴邊,掛了好幾年,但我和它還是不熟。

    她說畢業後一樣持續在目前的公司當會計,之後等待時機成熟後跳到更好的環境,五年內希望能遇到一個男生,然後相識,相愛、之後結婚,就連以後要生幾個小孩,在哪結婚,要辦幾桌她都想好了。

    我一直認為我是個想太多的人,但跟她相比之下,我只是小兒科而已。

    她說希望我們能夠出席彼此的畢業典禮,畢竟大學四年就為了這一次,雖然大家都知道那只是個形式而已,但這形式卻是我們四年大學生活一個重要的結尾,可惜的是,我缺席了。

    我大學念的是消防,理所當然要參加消防人員考試,很不巧的跟畢業典禮同一天。

   「幹,真的很倒楣。」這是阿哲給我的答覆。

    這問題一直在我心中醞釀很久,卻久久無法消散,即使我知道問了一百個人所得到的答案都是:「參加考試吧,畢業典禮不重要。」

    「是啊,畢業典禮真的不重要。」當我問了ABC三個人之後所得到相同的回答,我心中也開始認為畢業典禮真的不重要。

    然後我想到一個我逃避四年所不敢面對的問題,如果沒考上呢?

    一直以來我都知道人生就是不斷的選擇,而當你選擇的過程當中,勢必會捨棄和淘汰掉更多的選擇,這選擇之後所剩下的那個也許不是最好的,但卻是你僅剩可以的。

    當所有人都跟我說畢業典禮不重要,應該選擇考試時,只有小喬給我不一樣的答覆。

   「沒有人可以左右你,只是選了就不要後悔,要後悔就不要選,好嗎?」考試前兩週,她在msn上這麼跟我說。

    結果畢業典禮那天我還是缺席了,連同她的畢業典禮我也缺席了,因為我無力去負荷在那樣氣氛裡所造成的影響。

    考試前一天當阿哲問我是否有把握時,我回了「還好」兩字,但我不知道是「還不算好」,或者「還是很好」,我只知道不管我做出那個抉擇,都會在我心中造成遺憾。

    事實證明,我真的遺憾了,當我結束考試時,我忽然想到,如果時間可以重來的話,那該有多好。

   「考試,失敗了。」離開考場之後我傳了封簡訊給阿哲。

    考試時間有兩天,這兩天都接連下著大雨,雖然這雨勢嘩啦的讓天氣涼快許多,但我心中卻莫名的煩躁。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的話,那該有多好。」回家後我在msn上丟了這句給阿哲和小喬。

   「當你這樣說時,表示你已經後悔了。」阿哲回了我這句話。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那你想回到什麼時候呢?」小喬反問我這句。

   「嗯,一年吧,我希望能回到一年前,讓我再重新準備。」

   「就我認為,你會失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

   「你有認真過嗎?」

   「有啊。」

   「很認真很認真的那種?」

   「沒有……」

   「努力過後的失敗,和沒有努力過後的失敗,這兩者之間我想你很清楚區別。」

   「嗯……」

   「所以下一步呢?」

   「什麼下一步?」

   「人生的下一步啊。」

   「給我點時間好嗎?」

   「嗯。」

   「但我想跟你說的是,時間是不會等你的。」

   「嗯,我知道。」

    在我登出msn將電腦關機之後,我忽然覺得有種世界末日的感覺,雖然我總說我知道,但事實上我不知道的遠多過我所知道的,例如人生下一步。

    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

 

   *迷路了,人生。*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