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思念」

 

    我總是在想,當我思念著妳時,妳是否會感受到?

    同理,當妳思念著我時,我想我是感受不到。

    因為妳是沉默的。

    沉默只會讓彼此更沉默,所以我總是扮演主動的那方。

    如果可以,我想打開妳的心門,然後住進去,但前提之下是必須,如果可以。

    當妳說妳的沉默是習慣時,我想這心門就被鎖死了,雖然我很想用些什麼來破壞它好可以進去,但到頭來我才發覺,這鎖的不是外面,而是裡面。

    妳鎖住了裡面的思念。

 

 

 

 

 

   我曾跟朋友雅婷說,我有認識一個女孩,非常的好,那感覺就像是女朋友一樣。

    對話那頭的她傳了好多個問號,也因此我頭上冒出了好多問號。

   「她哪裡好?」當朋友這麼問我時,我答不出來。

   「你見過她嗎?」

   「呃,以後會見到的。」我回的很心虛。

   「意思就是說還沒囉?」

   「聽我說,那不是你想要的。」

   「?」

   「你只是在和一個不曾存在過的人對話,一但沒了電腦,你們就完全消失了。」

   「我們有傳簡訊,有電話。」我說。

   「喔!」

   「但是電話卻很少打,通話時間和次數十根手指頭都能數出來。」

   「……」

    雅婷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對彼此的我們來說是沒有秘密的,那感覺就像是上輩子認識,這輩子注定再當朋友一樣,雖然她很喜歡損我,但她損的卻有條有理,理所當然。

    日子久了會發覺,我所面對的似乎不是思念,也不是愛情,而是一個我所以為,一個良好的感覺而已。

    即使有了手機這種玩意,但往往聊沒多久就掛了,我總是主動的那方,妳打過來的次數甚至不超過十次。

    我想的只是一天花個幾分鐘聊聊天而已,雖然這很簡單,但是也很困難,對妳來說。

    就像雅婷說的,我只是在和一個不曾存在過的人對話,或相處。

    然後一百多天過去了,我們還是沒見到面。

    記得妳說妳喜歡任賢齊的歌,有一首歌叫「對折」,於是我花了時間去練對折,又花了好多時間特地用相機錄影給妳看,也許妳不知道,那首歌我練到手指磨掉好幾層皮,也更不知道那首歌我錄了超過一百次才完成。

   「很感動。」妳說。

   三個字,一個句號。

   我因為那三個字和一個句號而有所滿足,甚至覺得辛苦終於值得了。

   最後開始去想,為什麼那三個字我現在會看到完全沒感覺呢?

    我又想到雅婷說的,是因為不曾見過面的關係,所以無法感受到存在的關係吧。

    我更曾經想說,開MSN視訊,即使無法見面,也能透過視迅看到彼此,然後妳說妳累了。

    當妳說出妳累了,我其實也很累了。

    因為知道妳的工作,我一直都不敢打擾妳,甚至後期的我已經完全放棄想和妳約會的念頭了。

   「我希望以最好的姿態來面對,好好的約會。」妳說。

    然後好多日子過去了,我依然沒有見到妳。

    我已經沒有想過要求什麼了。

    正如妳說的,現在的妳正面臨人生的重要關頭,要好好的去適應現在工作,所以我願意等,但這等待結果往往是不盡人意的。

    很抱歉,我不是無法體諒妳的工作,而是種感覺。

    當人和人之間,真的忙碌到連一天睡前花個五分鐘講電話都沒時間,只剩下幾則簡訊時,那我覺得真的很無力。

    愛情不是這樣子的,對我來說。

    我從來都不想因為忙碌而放掉什麼,即使再忙再累,特別是現在要準備人生中最重要的考試時,我依然想用點心力去關心。

    可我關心的到底是什麼,我卻完全不知道。

    一個人要消失很簡單,特別是對妳我而言,一但關上手機,電腦,就再也不會碰上了。

   即使我知道妳住址,但我想也無濟於事。

   即使我想著,就算只有喝杯茶也好,要我從雲林搭車去台中,當天來回也好,要我徹夜不睡露宿街頭也好,只要能見到妳,都值得。

   我想認真的去看著,我這思念的真實性。

   古人說的,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對我來說則是,寫再多字,還不如見一次面。

   或許這是妳覺得不成熟之處,或許妳覺得等妳有時間再說,但我想我們都很清楚,關於這個「有時間」,誰都不知道。

   慢慢的會發覺妳朋友說的,妳是個可以一個人生活的人。

   即使我不是很了解愛情,但我卻清楚,愛情不是這樣子的。

   要對一個沒有謀面過的說有多愛,多喜歡,即使我情感再多,但久了也會問自己。

  「妳到底是誰?」

  對於妳的生活我完全一無所知,我唯一清楚的就是妳工作很忙,很累,累到沒時間。

   再多,沒有了。

   其他呢,很遺憾。

   我會希望人生路上努力時有個人陪伴,扶持、努力,特別是忙碌辛苦的現在,但我想我似乎錯了,就像妳說的,我不該對妳定下女朋友的標準,認真要說,只能算是網友。

   認識我的都知道,我不喜歡「網友」這字眼,因為那是種距離感的名稱。

   記得我說,人生就像是座森林,而人像是旅人,這當中會因為花草樹木而停留駐足,也會因為花草樹木的凋謝枯萎而離開。

   當妳說,妳有駐足在這座森林時,老實說我真的看不到,而我想應該是我們處在不同的森林吧。

   然後,一百多天過去了,我不知道這一百天我所相處的網友是怎樣子?雖然我曾想像著,但想了千萬種如果,遠遠比不上一個結果。

   結果就是現在這樣。

   而工作,我沒能幫上忙,因為我也無法作些什麼,即使我曾想著可以聽妳抱怨,但像妳說的,妳是習慣沉默的,我又要如何說呢?

   有好長的時間我會想著,有天妳會打給我,即使是不小心打錯的,我覺得都沒關係。

   然後這個「有天」,我始終沒等到。

   我只知道我每天都在忙看書,而妳每天都在忙工作。

   在妳工作壓力大時,就會沉默,然後我不知道要作什麼,能作什麼,就算如妳說的,作我想作的,但往往卻是不盡人意。

   我想作的是給我所喜歡且追求的人,給予她鼓勵,安慰,相對的我也希望對方能如此,即使無法一比一正比,至少一點點也好。

   真的,我沒要求很多。

  期望的,往往不是我們所期望的,過去日子裡當我想著哪天我可以帶著妳跟我朋友說,這是我女朋友,她是一個很好的女孩,跟朋友說妳有多好時,但最後我更發覺,那天真的很遠。

  然後我又想到朋友雅婷說的,當她覺得為什麼我可以為了一個沒有見過面的人而犯思念時,老實說我真的楞住了。

  這一楞讓我覺得妳是陌生的。

  五月底了,要六月了,也許哪天真的會見面,但我想這個「哪天」應該還是很遠。

  因為妳工作的關係,我也不想讓妳奔波,於是我定下一個五分鐘原則,如果妳想見我,哪怕只有五分鐘也好,我都甘之如飴。

  但事實上,對於思念,五分鐘是不夠的。

  但這五分鐘卻能給予彼此莫大的鼓勵和支持。

  也許當妳仔細去思考時,會發覺我是個不曾存在過的存在時,就會明白到許多不會明白的了。

   我曾跟朋友說過,不要為了別人而折衷,但其實我老不斷的折衷,我折衷著真的有一天可以有所改變現狀,折衷著等待哪天改變時,會有個可以分享喜怒哀樂的人,而不是一組很少打的電話號碼,一個信箱,和不會說話的簡訊。

   記得批踢踢說過,網路無真愛,我覺得是因為真礙,所以沒有真愛,雖然當初我曾想著,或許真的遇到了真愛,但現在的「礙」都跨不了了。

   真的,我是個不成熟的人,所以沒法等待妳有空時打個電話給我,更沒法去望著那上百封的信件發呆,思考,思念。

   所以選擇妳的方式,就沉默吧,時間久了總會出現答案的。

   如果愛情是條沒有指標的路,那我想就走下去吧。

 

*走下去吧,愛情。*

 

   故事

 

   我在心中寫了千百篇故事,無數妳的故事,

   這故事需要點情感,我用了想像來寫下妳故事

   緣分是開頭,起承了一片情愛,

   光陰是結尾,轉合了段存在。

   這存在是妳而決定了精彩。

   我想不起這名字,這故事的名字,

   在難以成形的思念,心底衍生了個複雜,

   這複雜太過大,大到像是霧裡看花。

   如果哪天妳願意撥開這霧看著在朦朧尋找的我,請妳給我點機會好嗎?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莫宰羊
  • 黑默:這算不算
    柏拉圖阿0.0?
    一種精神的模式
  • 算喔。

    大灰 於 2012/07/06 10:45 回覆

  • 欣悅
  • 嗯~好難ㄉ問題 就像愛ㄉ筆畫一樣多 是相愛容易相處難優..^.^..
  • K
  • 這篇看了覺得有點難過,悶悶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