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無形」

 

    無形的定義分兩種,前者是摸不到卻真實存在的,是謂無形似有形,就像思念;

後者是摸的到卻感受不到真實存在的,叫做有形卻無形,好比一個無心在愛情上的伴侶,即使能實際感受到他的心跳,體溫,但卻觸及不了他的心。

我曾經是後者,也當過前者,但無論是後者或前者都是「無形」,我更覺得把字延伸解讀應該是「無法形容」。

而老實說,文字寫久了,即使別人能從我文字裡看到我,但我卻無法從那些看我文字的人眼裡,去看到我自己,形容出我自己。

作為文字的使徒,我是平凡,而這平凡之下,決定孤單。

 

 

 

我寫了很久的愛,很多的愛,但我對愛的本意了解可能只有皮毛,或甚至連毛都沾不上邊,但在這不甚了解之時,我想的只是,很多事情並非很困難,而是你該去歸類成簡單,或許這樣的愛,才是種自然。

當二零一二年全世界正在擔憂世界末日時,我打開電腦,連上網路,登入批踢踢,在一個叫做聯誼版的地方打上這幾行字。

世界末日之說我並不在意,因為在我發文的同時已經是二月了,如果真有末日,那我想我應該連一月都活不到,更別說二月。

發文的日期是二月十五日,一個下著雨的早上,我給自己泡了杯咖啡,那是杯叫做「鐵定是你牌」的拿鐵。自從好幾年前這牌咖啡一句廣告詞,「再忙,也要陪你喝杯咖啡」,最後還補充一句,「鐵定是你,雀巢咖啡」,我因為覺得八個字太拗口,此後在我心中就成了「鐵定是你牌」。

能在下雨天的時候來杯熱騰騰的咖啡,特別是在二月天氣依然寒冷時,那是種截然不同的享受。

二月十五日這天,我跟朋友阿森說,「恭喜我要脫離單身半年一百八十天的日子了。」

我在MSN送出這段話,而當聊天介面顯示阿森正在傳送訊息時,我補了另一句話。

「因為我要邁向第一百八十一天了。」當我打完時,我突然有種很空虛的感覺。

「……」他送了一個無言以對給我,而我其實早無所謂。

一個人單身久了,會想找個伴,但要找伴很簡單,可要找一個真正懂你,以及愛你的伴卻很困難。

我把和阿森的聊天視窗縮小,叫出批踢踢的聯誼版發文介面,文章名稱是「能陪我走路談心的妳。」

在聯誼版發文必須要有一種心理準備,那就是女尊男卑的世界,除非男生真的很帥,或很有錢,不然發的文章可能放到電腦當機都不會有人看到,相對的,如果是女生發文,那當然是完全相反的了。

按下送出鍵時,其實我心中是忐忑的,對於要找一個未知的妳,我真的覺得很難。

以批踢踢每天平均十二萬人上線好了,我是那十二萬分之一,而未知的妳也是十二萬分之一,十二萬是很恐怖的數字,如果台北小巨蛋一場五月天演唱會可以容納五萬五千人,那我要找到那個「未知」,必須在兩座小巨蛋當中去徘徊遊走,當我這樣想時,我就覺得很無力。

「如果真有未知的妳,那我能不能遇到妳?如果真的遇到妳,那我又會不會愛上妳?」我腦中出現好多個問號,然後就這樣我整理好行李,準備到台北小巨蛋的城市,一個叫做台北的地方。

我在台北待了三天的時間,去找了幾個好久不見的朋友,不知道為什麼,即使現在科技這麼發達,看似拉攏人和人之間的距離,但老實說我真的感覺不到。

當朋友甲跟我說,好久不見了,我就覺得很怪,明明台灣就不大,但我們總會用許多忙碌的理由,或者說「有空」就去找你這樣的話,但這個「有空」卻往往拖了很久,甚至從沒實現過。

我跟朋友甲坐在西門町的一間超商喝著很難喝的超商咖啡,當她問我最近感情狀況時,我是搖了下頭,然後苦笑充斥著微笑。

台北是個很快的城市,快到你會覺得完全跟不上腳步,於是我只待了三天,當然我曾經想過關於這個「未知的妳」會不會出現在台北,就像偶像劇一樣,一個邂逅這樣,可惜我真的想太多了。

台北沒有「未知的妳」,但不表示世界上就真的沒有妳,正當我這麼想時,真正的妳就出現了。

批踢踢的一封信,開啟了我心中的一絲希望。

發信者是妳。

如果要我用文字形容,那這封信絕對是沙漠中的綠洲,黑暗中的光明這樣。

雖然是在冷冰冰的電腦前那樣呈現,但那樣未知的妳卻讓我無比高興且感動。

之後的日子我經常因為電腦前的電子信件傻笑。

這當中的過程總是美麗的,即使沒有看到對方,但會因為每天這樣的信件往返而有所喜悅,可我總會想當我喜悅之時,另一頭未知的妳是否也如此呢?

到後來我們沒有用批踢踢,改用G+時,更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雖然一樣還是面對著電腦和看不見的對方。

G+是個跟臉書差不多的社交工具,有好段時間我開始欽佩發明G+的人絕對是個天才,因為他的發明讓我更靠近了妳,雖然一樣還是看不見。

我依然記得當我在G+上發的一則訊息,「批踢踢掛了,我在想妳。」那是我們的第一次的更加靠近,雖然一樣又是面對著電腦和看不見的對方。

因為批踢踢故障了,所以我無法登入,無法登入就表示我收不到妳的信,於是讓我很賭爛,正當我很賭爛時,未知的妳在我訊息上留下一個笑臉符號。

雖然我不知道妳到底是怎麼連到G+的,但在我看到妳笑臉符號時,我卻差點心臟病發作。

妳說,因為我有給妳電子信箱,於是連上了彼此,我在心中竊喜著,老天真的對我太好了。

人們總說,當上帝為了關上了一道門,勢必會再幫你開另一扇窗。

綜觀過去我被關上的門多到數不清,至於這窗,也根本沒開到,而現在的我卻有種迎向光明,通往康莊大道的感覺。

「這是愛情嗎?」是的,我在心中這麼默認著。

看著妳在G+上的照片,我只能說,老天果真待我不薄。

認識妳後的一個禮拜,當妳說要來見我時,我心中那頭小鹿是撞到腦震盪又頭破血流。

我們約好在二二八見面,雖然那是個歷史悲劇的哀悼日,但對我來說卻是我更靠近妳的愛情日。

一直以來我都有隨時寫行事曆的習慣,於是我拿出一本小本的行事曆,翻到二二八這天,週二,我拿出藍筆寫下妳的名字,一個郁字,還有用紅筆畫了個愛心。

最後二二八這天居然下大雨,於是我把二二八那張的行事曆撕掉,也在我心中留下一個幹。

「老天爺,我恨你。」那是我們第一個的錯過,也是過錯,這過是老天犯的,錯則是時間挑錯了,如果是其他日子,也許就不會這樣了。

妳說,不用在意一時,只要有心總會見面的,而且妳在台中,我在雲林,距離其實不遠。

因為妳的話,我妥協了,而且妥協的如此欣然。

但這樣的妥協換來的是更再一次的悲劇。

當我們又約哪天要見面時,這天又下雨了,還好這次我學聰明了,我沒有在行事曆上寫名字,也沒有寫愛心,但是我心中對老天的幹,卻多了好幾倍。

「乖,只要有心,一定會見面的。」電腦另頭的妳這樣說。

我摸了下自己的胸口,我能充分感受到我的心,這表示的是有心,可有心的我,究竟何時才能見妳呢?

我不想對著電腦螢幕發呆,即使我會因為妳的信件而微笑,但一但我關上電腦後,妳就不存在了。

不存在了。

 

*真的不存在了。*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莫宰羊
  • 黑默:我看到有下了
    先來去看下^///^
  • 好久不見了,哈

    大灰 於 2012/07/06 10: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