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我曾經想過,如果高職三年我不是跟阿哲和小蔡同班的話,那我想我絕對會錯過很多東西,例如A片。

   

 A片是男人的浪漫,因為讓你不再孤單。」這是小蔡對A片合理化的說詞。

    很多人都喜歡他,不管男生或女生,喜歡的原因不光只是因為A片這點,而是在於他的個性。

    有部叫做火影忍者的日本漫畫當中男主角很喜歡說一句話,我向來都是有話直說的,這就是我的忍道。

    在小蔡身上我完全看到了這句話。

    任何喜怒哀樂在他身上總是展露無疑,毫無掩飾的,有時候你會認為就像是個小孩一樣,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但其實這對很多人來說,是很困難的。

    你會因為逐漸長大而開始壓抑某些情感,例如說你不喜歡這人,但你不會直接反應在言行舉止上,這沒什麼不好,但相對的多了層武裝。

    例如你認識了A,你始終以為A跟你很好,因為表面都跟你有說有笑的,但事實上他心裡卻非常的厭惡且討厭你,也許哪天在某些情況下他就在後面捅你一刀也說不定。

    相較之下,小蔡好多了。

    他爽快,直接,毫不扭捏的,雖然這種個性總會讓人覺得他就像是鄉下老粗,俗不可耐的。

   「我希望傻傻的聰明,而不是聰明過頭變傻。」這是他說的話。

    小蔡的腦袋很聰明,這是我跟他同班之後不久才發覺到,原來他當年國中基測考了兩百多分,是我的兩倍多,就跟陳依婷一樣,但其實沒有很多人知道,他也從沒有因為這樣的成績而歧視我們。

    班上平均分數是落在一百多分,對某些老師而言,我們是被遺忘的「族群」,就像當初我國中念後段七班一樣,老師會覺得對我們來說,教再多似乎也沒什麼用,於是教書成了種責任制。

    我們上課真的很放鬆,鬆到上課睡覺,看漫畫也沒關係。

    在某些上課風氣緊繃的學生眼裡,我們是天堂,對我們來說似乎也是如此。

    一直到我要畢業了,回想那段日子我才發覺,那不是天堂,而是地獄。

    一個委靡不振的地獄。

    生教組長老丁是我們的微積分老師,他是傳統守舊派的產物,上他的課總是有抄不完的筆記,上他第一堂課完後,我就整整抄了十頁的筆記,很麻煩,也很浪費時間。

    所謂的筆記應該是紀錄上課的重點,但他的筆記卻只是把微積分課本一字不漏的寫在黑板,然後在要我們抄在筆記上。

    他並不是專門的數學人,而是園藝系碩士,不管他園藝在強,正所謂隔行如隔山,他也沒什麼東西可以教給我們。

    上他的課久了會發覺到,他真的是個典型不折不扣的園藝人,因為他把始終如一的種植花草技術加諸在我們身上。

    幾年過去,始終如一不曾變過。

    上他三年的數學微積分,我抄了一大疊的筆記,可事實上抄多少忘多少,因為很多東西強迫加諸是沒用的。

    你吸收不了,只是一個抄筆記的動作,為了應付而已。

    班上有同學曾問說,可以不抄筆記嗎?

   「筆記有重點喔,歐趴與否就靠筆記了。」他總是這樣說。

    有群以為聰明但卻天真的同學認為,他的筆記是來自課本,所以看課本就好,所以不用抄筆記也沒關係。

    但最後都被老丁給陰了。

    筆記真正的重點並不是考試內容,而是佔分比例。

    「筆記是很重的一個點,只要有抄筆記的不管你考多爛全都歐趴。」

    那群沒有抄筆記但又考很爛的同學就被當了。

    「幹,真的很靠北。」這是阿哲跟我說的話。

    因為他是不抄筆記群的其中一個。

    男人的浪漫很很多種方式,但其實都跳脫不了一個結果,那就是證明自己。

    班上有個傢伙叫做阿富,是個運動狂,他最大的浪漫就是每天勤勞的練肌肉,看著他把胸肌日漸擴大,會有一種,非常噁心的感覺。

   因為太超過了。

    我跟阿富有過半年的頻繁交集,高一那年我被學校一個體育老師叫去加入拳擊社,因為國中是練體育的我,被挑走是很正常的。

   「你這款的是要當沙包嗎?」這是小蔡知道我要進拳擊社時跟我說的話。

   「幹,你會被打死。」這是阿哲跟我說的話。

   我當時身高一七五,體重六十,因為非常的高瘦,所以我體育項目練的是長跑,就像跑馬拉松的那些黑人一樣,每個都瘦瘦高高的。

     阿富加入拳擊社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希望練出更勇猛的肌肉,另個則是受到漫畫第一神拳影響。

     漫畫還是我借給他看的,此後奠定了他不尋常的拳擊人生。

     第一神拳說的是一個瘦小的男主角從一開始被欺負,到後來因緣際會加入拳擊館,逐漸嶄露頭角打遍無敵手的故事,但事實上我不管怎練都始終不會像裡面的男主角,因為男主角後期練的非常的勇猛壯碩。

   或許這是最大的原因,讓阿富如此喜歡著迷。

   我總有一度想像自己會是漫畫中的人物一樣,打出漂亮的拳,流血流汗周遭有女同學加油吶喊的故事,但事實上女生對於流滿身汗,打來打去的情節似乎不感到興趣。

   也許女生還是喜歡芭比。

   拳擊社我只待了短短半年,在比賽前夕我就退社了,當初加入是因為體育老師關係,後來離開則是因為我不想死的緣故。

   漫畫當中的劇情是這麼設定的,兩個拳擊手在場上互毆,非常熱血的,廝殺一陣之後會有一方倒下,然後獲勝那方流下感動的男兒淚水。

   「相信我,你絕對不要上場比賽。」這是一個曾經上過場比賽的學長說的話。

   「很熱血啊,不是嗎?」我雀躍的說。

   「曾經我也跟你一樣,抱持著興奮和雀躍心情期待,但這期待最後成了一種傷害。」

   「啥?」我搖頭疑惑著。

   「我用走的進去,然後被扛的出來。」

   「……」

   「對方只用一拳,就把我幹掉了。」

   「秒殺?」我說。

   「對,秒殺。」他說話時還露出一種害怕的感覺。

    學長的體格其實滿壯的,當他在練習打沙包時,那種感覺非常的勇猛有力,怎奈造化弄人,這麼壯的他上台還會被秒殺,那如果是我的話。

    於是沒多久我就退社了,在那個混亂的一學期拳擊生涯。

    阿富在拳擊社待了兩年,但他卻一次比賽也沒參加,因為他有拳頭恐懼症。

   「別看我這樣,我其實很怕被對方打到。」

   「我很怕痛。」他說。

   「……」那當下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他第一次出去比賽有打到決賽,運氣很好的他在預賽碰到對手拉肚子棄權,於是他晉級到複賽,而在複賽時對方因為不名原因沒出現,於是又棄權,然後他就打到決賽。

   「你看過阿諾史瓦星格嗎?我的對手就跟他一樣。」某次阿富這麼跟我說。

   那次比賽他因為太緊張而狂拉肚子,於是也棄權。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就這樣沒了。

   兩年的拳擊生涯他始終致力於把肌肉練的更壯,但這卻是無底洞,因為怕痛所以想練更壯,於是無止盡的恐懼心裡,最後退社,在他人生拳擊生涯上寫下不尋常的一頁。

  「退社也好啦,反正你這麼壯,以後可以去牛郎店賣肉。」這是小蔡跟他說的話。

  「幹,台灣經濟就靠你了。」這是阿哲說的話。

   幾年後台灣出現一種叫做阿比的提神藥酒廣告,號稱工人的好朋友,廣告內容就是一堆肌肉男在搬重物,最後拿出阿比說,明天的體力,今天給你準備好。

   看到那廣告就會想到阿富。

   印象中阿富很像一部叫做北斗神拳漫畫的男主角,都喜歡穿小號的衣服,因為這樣肌肉才會「自然」的露出來。

   對阿富來說,這是他所謂男人的浪漫,這跟小蔡的A片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我的浪漫是天馬行空的漫畫情節還有非常芭樂的偶像劇情節。

   國中那時台灣上演一部叫做「流星花園的」偶像劇,對當時的台灣來說可說是創舉,尤其是「偶像劇」這字眼。

   製作人找來四個帥氣的大男生,把裡面情節設定的非常芭樂,因為這四個大男生是好朋友,而且很有錢,後來不約而同都認識到女主角,但這女主角很窮,於是最後就是這四個男生圍繞在女主角身上的故事。

   富家子弟遇上窮家女的情節。

   對現在的台灣來說是老梗,但對當時而言卻是轟動。

   我一邊罵一邊看,不知道為什麼這似乎是人的某種特性。」

   越是會罵的越是會看。

   有時候我總會想,這樣的浪漫不知道是好或壞。

   因為再怎樣的天馬行空我也改變不了一個事實。

  我的生活中沒有女神。

   沒有陳依婷。

   因為如此我才落入這虛擬的世界裡想找點什麼吧。

   高職三年日子裡,我只見了她兩次。

   然後她就離開了。

   到一個叫做「台北」的城市。

 

   *我的生活沒有妳*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莫宰羊
  • 黑默:事實證明
    對方也很怕痛
    >///<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