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無止盡

再過一個月又是我生日了,我用「又」這字眼也許很奇怪,但對我來說時間過的很快,套一句人們常說的,歲月如梭光陰似箭,
可惜的是我從來都沒法握住這把光陰的箭,反而歲月這字眼日漸的向我堆疊。
我曾在十七歲那年寫了一篇文章叫做「那年的十七歲」,至今那文章已經過了五年多,不可考也不存在了,到底是刪了還是丟在哪,我也不清楚了。
我只清楚這路真的是無止盡,或許有人會說,當路走到盡頭時,就是你生命終了,但我指的路並不是生命,而是感情。
至今我寫了好多文字,寫的都是感情,因為我想找出我理想的感情,而寫久了,似乎逐漸開始能夠去掌握到什麼,但可惜的是,這個什麼卻是掌握到
別人的,而不是我的。
很多人因為我的文字而知道我,但卻沒有人因為我而知道我的文字,這兩者其實是不同的,但我以文字為榮,以寫文字的那個我為榮,人們常說,我是個
無比感性的人,對,沒錯,但其實這感性只存在於文字,現實生活的我是很理性的。
我理性到我可以拋棄什麼浪漫情調,又或者可以捨棄許多的不必要,只求當我年老時有個人在我身邊就好。
這不難,可其實也不簡單,以台灣的離婚率始終居高不下來看,就知道到底有多難。
有時我會想我結婚的樣子,新娘的樣子,家庭的樣子,但沒多久我就回到現在的樣子,我ㄧ個人的樣子。
在名為愛情的路上,我是孤獨的。
在我筆下寫出無數的故事,許多的樣子,但這些樣子卻都不是我真實的樣子,因為故事歸故事,真實該屬真實。
要找到一個真正懂你,而你也懂的人,太難了,我覺得。
每當有人因為我文字而喜歡我時,其實我是喜憂參半的,有時候我只是個活在我文字架構下的一個人而已。
妳看的到我嗎?當愛情悄悄找上我時,我心中會跑出這樣一句話,後面打一個問號。
會啊!也許那頭的妳會這樣說,後面加一個驚嘆號。
我們其實只是平行線上的影,看的到別人卻看不到自己,當你看不到自己時,又怎能談愛情呢?
我末句又加了一個問號了,這世上的問題始終沒少過,這就是人啊。
然後不久我要邁向人生另個階段了,在這條無止盡之上,你看的到我嗎?
在我迷惘於某個死胡同,妳會不會叫住我?
我在等妳,如同妳等我ㄧ樣。
我們等愛情,愛情卻不等自己,妳看的到,我未必看的到;我看的到,妳卻未必看的到。
這又是個無止盡了,是啊。
在我朋友中有個叫做許冬天的人,我有時會想,為何要叫冬天而不是春天,或者夏天還是秋天,好吧,我扯遠了,其實我只是認為,她是個很有個性的人,
因為她的個性流露出讓我感受到耿直帥氣的個性,但最近她似乎也迷惘了。
看著她迷惘,我也有些迷惘,也許她也處在一個無止盡了,對,又是個無止盡了。
這世上其實可以很簡單,但事實上卻也是很難,如同教派中提的,光明陰陽,一正一反,一體兩面啊。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vy
  • 不知為何?看完覺得你繞著地球轉,
    不過這就是你紓解心情的地方,
    想怎樣寫就怎樣寫,無須考慮太多,
    加油囉~
  • 是啊,每個人方法不同,而這就是我的方法去紓解。

    大灰 於 2012/02/03 22: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