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http://rock7832.pixnet.net/blog/post/29401168  <<<點取二分之一(上集)

 

 

     你永遠都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諸如人生無常,或者悲歡離合生老病死。

    因為這世上存在著一種叫做意外的東西。

 

 

    這天下午的小聯誼會我還是參加了,雖然我本來沒想到參加的原因,但我卻也找不到不參加的理由。

    只不過我的「初次登場」卻沒有很漂亮。

   

    聯誼會是下午兩點,把時間往後拉到十分鐘後,也就是兩點十分的事情。

    我的初次登場,遲到了。

    「妳為什麼會想加入社團啊。」我跟曉柔坐在圖書館做大刀老師的報告。

    「請給我一個加入社團的理由。」我接著說。

    「大學四年沒社團,就好像去中國四川卻沒吃麻辣鍋一樣,枉費此行啊。」她趴在桌上慵懶的說。

    「哪來的歪理。」我用筆戳了下她。

    「愛情啊,又怎麼會有道理,現在,很想見你。」她喃喃自語的說,手上夾著一本書。

    那本是被日本文壇譽為,「純愛天王」市川拓司的作品。

    「現在,很想見你。」

    「欸,妳老實說,妳是怎麼認識社長的。」曉柔也用手回戳我。

    「就意外啊,我有跟妳說過吧。」我繼續整理桌上的資料。

    「為什麼我就遇不到這種意外呢。」她有點哀嚎著。

    「現在幾點了。」我很迅速闔上桌上的書,突然想到什麼事情。

    「兩點十分啊,怎了。」她慵懶的回答。

    「今天聯誼是幾點?」

    「兩點啊。」她說。

    「……」

    你永遠都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

    因為這世上存在著一種叫做意外的東西。

 

    我們很匆忙的收收拾桌上的東西,用最快的速度離開圖書館,聯誼的場地是在學校國棟樓旁的大草皮,正當我們到時,活動已經開始了。

    現場算不上熱鬧,但也不會寂寥,回想過去大學日子,除了社團沒參加之外,就連同學約的聯誼我也沒去。

    因為我找不到一個,自己去的理由。

    放不下過去?並沒有。

    放不下自己?事實上我覺得已經釋懷了。

    只是我覺得,我等待的「你」還沒出現吧。

    有如數學方程式一樣,未知數的X都不知道了,又要如何求其解呢?

    聯誼是種很微妙的東西,藉由一些遊戲間的互動,能夠拉近陌生者之間的感情。

    但我卻一次都沒參加過。

   「嘖。」我突然覺得很可惜,因為我已經大三了。

    現場人數大約八個左右,加上我們到場剛好是十個,可以的話我很希望自己能找個洞鑽進去。

    本來是一群人在草皮上圍圈跳舞,我們到場時現場突然一片安靜。

   「……」所有人都在看我們。

   「不好意思。」我連忙點頭致歉。

   「……」現場又是一片安靜。

   「遲到的人要懲罰喔。」有個男生起鬨說了一句話。

   「呃……」

   「不用懲罰啦,人來就好,我們繼續吧。」說話的是社長。

   「他人真好~」曉柔小聲的說。

   「嘖,都是妳沒叫我啦。」我用手推了下她。

    現場又圍起剛的圈,背後則放沒聽過的音樂,巧的是在場人數剛好是五男五女,每個人旁邊都配有一個異性。

    隨著現場音樂舞動我也跟著搖擺晃了起來,可畢竟還是會感到陌生,我還是很不習慣這樣的感覺。

    看著旁邊的曉柔似乎也是這樣。

    在我對面是那天的學姐。

小淨。

    我旁邊牽的是兩個男生,這兩個都不認識,不過有一個卻覺得很眼熟。   

似乎在哪看過的………

    樣子。

   「結果那天妳遲到了嗎?」他突然開口說。

   「那天?」很顯然的我還是沒想起他是誰。

   「電梯那天啊,阿超還幫妳檔電梯耶,超屌的好不好。」

   「喔……」我想起那天的事情。

   「妳叫什麼名字,什麼系的、幾年級啊。啊對,我覺得今天有點熱耶。」他滔滔不絕的說。

   「啊對,我叫王煜成,有火的煜,表示很火啦,超帥的喔,成是成功的成,一樣超帥啦。」他完全沒給我說話的機會。

   「叫我亦慧就好。」我小聲的說。

   「啊對,我外號叫阿砲,所以妳也可以叫我阿砲,因為我希望妳叫我阿砲啦。」他又開始說個沒完。

   「然後啊……」正當準備繼續說時,音樂突然靜止了。

   「剛第一階段的只是暖身,接下來才是重頭戲。」社長突然感性說了幾句話。

   「還有別忘了找妳的學伴。」

   背後音樂緩慢響起,又是一首沒有聽過的歌曲。

   「第一支舞,獻給認識或不認識的妳。」他接著說。

    只見在場的人都在找學伴,連曉柔也被剛的阿砲拉去,只剩下我一個。

   「一個人嗎?」站在我背後的是社長。

   「嗯?喔對,對啊。」我有點驚訝。

   「不介意的話,就讓我當妳的學伴吧。」他禮貌性的彎腰示意。

   「那個,我不會耶。」我很不好意思的說。

   「那正好,現在有機會讓妳學。」他示意著我往後退一步。

   音樂越來越大大聲,男女站著相對,距離大約一公尺左右。

   他要我跟著做一樣的動作,緩慢的擺動身體。

 

   (女)

   帶著笑容,你走向我,做個邀請的動作。  

   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只覺雙腳在發抖。

   音樂正悠揚人婆娑,我卻只覺臉兒紅透。

   隨著不斷加快的心跳,踩著沒有節奏的節奏。

   

   (男)

   鼓起勇氣低下頭,卻又不敢對你說。

   曾經見過的女孩中,你是最美的一個。

 

   要是能就這樣挽著你手,從現在開始到最後一首。

   只要不嫌我舞步笨拙,你是唯一的選擇。

   

  

    整首歌重覆放著,有好幾次我都因為不會跳而差點跌倒,跟我相比之下旁邊的曉柔倒是滿上手的。

   「怎麼樣,好玩嗎?」他牽著我的手說。

   「還不錯啊。」我笑著回答。

   「飲冰室合集。」

   「為什麼叫我飲冰室合集?」我故做生氣的表示。

   「因為我不知道妳名字,但只要看到妳就會想起這個。」

   「所以以後真的要叫妳飲冰室合集嗎?」他接著說。

   「我叫亦慧。」

   「?」

   「不是議會,是亦慧。」

   「……」我在說什麼啊,連我自己都亂了。

   「我姓施,叫亦慧,亦然的亦,聰慧的慧。」我連忙解釋著。

   「喔喔。」他拉高了語氣。

   「我叫周啟超,只跟梁啟超差一字。」他說。

   「這是我第一次玩這個。」我說。

   「妳是新生嗎?」

   「看起來像嗎?」

   「我覺得滿像的。」

   「好吧,很遺憾我不是新生,而且我已經大三了。」

   「所以?」

   「什麼所以?」對於他的話我有點接不下去。

   「所以就繼續聊吧,反正音樂還沒結束。」

   「聊天?」

   「聊天是個很高深的技巧,言語之間就能透露自己或了解對方的一切,而言行間總是展露無遺。」

   「你懂的似乎很多。」

   「我多的也只有懂這而已。」他笑著說。

   我看著周圍其他人也都邊跳舞邊聊著,我忽然覺得,自己似乎好久沒這樣跟人聊了,特別是在異性面前。

    其實我跟他聊的不多,除了知道他是社長之外,還有就是明年要畢業了。

   「妳相信緣分嗎?」他突然丟了這句話。

   「緣分?」我搖著頭回應。

   「人和人之間相遇靠的是緣分,是偶然但卻不是必然。」

   「就像我跟妳吧。」他接著說。

   「在緣分發生之前,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但我相信這世上絕對有另一個跟我一樣,在等待另個人的人。」

    他的話總是叫人充滿疑惑,但也讓人難以忘懷。

    因為一個人的我,也在等待另個人。

    活動結束後,我們一群人坐在旁邊的榕樹下休息,只見社長忙著跟其他人聊天,我則想著他剛說的話。

   「在緣分發生之前,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但我相信這世上絕對有另一個跟我一樣,在等待另個人的人。」

    阿砲過來跟我打下招呼,曉柔則有點不耐煩的樣子,然後我又察覺到那種感覺了。

    小淨學姐的眼神。

    與其說是等待,更正確該說是,關切。

    對,就是一種關切甚麼的眼神。

   「要喝水嗎?」只見學姐走到我面前,手中晃著一瓶水。

    我連忙招手拒絕,她就坐在我旁邊,不知道為什麼,對於她的眼神總叫人感到好奇。

   「阿超很有魅力吧。」她突然說了這句話。

   「嗯!?」她的話讓我有點驚訝。

   「雖然他不擅長跟異性交往,但就正因為這點才叫人欣賞。」她緩緩的說。

    然後我腦中閃過曉柔的話。

   「我的直覺告訴我,她是敵人。」

    此刻的我心中產生有那麼一點武裝的念頭。

    因為她。

    小淨學姐。

   「妳喜歡他嗎?」她又語出驚人的說了這句。

   「啊,什麼???沒有啦,真的。」我慌張的說。

   「就算妳這樣說,但是妳的眼神卻透露答案了。」

   「哪裡?」

   「一切盡在不言中。」她比了下胸口之後劃過眼睛。

   「如果真的喜歡,就上吧。」

   「那妳呢?」不敢相信,我居然回應了她的話。

   「我比誰都清楚,卻比誰都模糊。」

   「嗯?」她的話總叫人困惑。

   「我很清楚自己的感情,但我卻不瞭解他的感情。」

   「這世上有很多東西是那種妳一看就覺得,喔,就決定是了的感覺,在我看來,妳對他來說,就是那樣的存在。」

   「嗯………」瞬間我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始終覺得,每個人都只是個二分之一,唯有遇到另一個二分之一時,才能成為完整的一。」

   「但無可否認和爭議的是,二分之一只存在於兩者。」

   「什麼意思?」

   「三個一半的人碰在一起,到最後還是會有一個落單的零點五。」

   「二分之一就是零點五,而這零點五是不存在於已經圓融的一當中。」

   「這就是愛情。」

   「所以?」

   「所以我就是那落單的零點五。」

   「二分,之一……」

  

「半徑」

天空好目眩,我似乎迷網了如何感覺,生命總是組織好多開始,好長的時間。

無數邂逅又邂逅,遺憾卻說不出口。

若我故意放慢速度,未知的妳可看見?

緣分沒想像規律,其實無道理可循。

在世界某處有我堅持的相信,跟我一樣等待的妳。

原來我是二分之一,還少個人來完整另個半徑。

故事最美不是過程多華麗,而是有妳點綴,才是場完美的結局。  

 

 

 

   *這世界其實不大,當你在某處遇到仇人時,那叫「狹路相逢」;但有時候這世界卻也很大,如果你很想見某個人時,卻怎樣也見不到,那就變成「緣分淺薄」了。

    如果緣分有厚度做單位,那我的緣分是厚重還是淺薄?*

 

 

    自從那次小聯誼結束之後,我就很少在學校遇見他了,雖然學校不大,但要讓你錯過另個人時,其實還是不小的。

   我不得不承認他很讓人在意,不單單只是他很像前男友而已,因為我相信這世上即使有相似的人,但也絕對不可能是相同性格的。

    然後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卻開始想起他了。

    每當我搭電梯時就會想起當初電梯相遇的情形,我一樣搭到七樓,再從七樓搭到一樓,但卻還是沒遇見他。

   「為什麼感覺學校變大了。」

   「所謂人生就是不斷的錯過又錯過,當你生命的錯過夠多時,那麼就是你該停留的時候了。」我想起在網路看過的一段話。

   「妳相信緣分嗎?」我跟曉柔坐在大樓的椅子上聊天。

   「我只相信帥哥吧。」她喝了一口手中的麥香紅茶。

   「為什麼妳手上會有紅茶。」我指著她手中的飲料。

   「當然是買的。」她又吸了一口。

   「不,我意思是,為什麼沒幫我買。」我沒好氣的說。

   「那邊有自動販賣機。」她指著旁邊。

   「……」

    我提著包包走到販賣機那,突然看到兩個男生站在前面,其中一個有我熟悉且陌生的背影。

   「挖靠,居然被吃了。」聽到一個男生在罵髒話,還不忘用腳踹機子。

    那男生是阿砲。

   「嗨。」我下意識慣性的說。

   「飲冰室合集?」他跟阿砲男生看著我說。

   「我叫……」

   「妳姓施,叫亦慧,亦然的亦,聰慧的慧。」他接著說。

   「你相信緣分嗎?」我心中閃過他當初說的話。

    他的眼神很透徹,透徹到猶如泉水一般,當他看著我什麼都沒說時,我想我就知道他意思了。

   「你,相信這世上有緣分嗎?」我說。

   「那妳相信嗎?」他反問我。

   「我先問的,所以你要先回答。」

   「嗯,還可以囉。」

   「這不是個好回答。」

   「因為這問題本來就沒有固定答案啊。」他雙手一攤。

   「所以?」

   「所以我也許該請妳喝個飲料才是。」

   「呵。」

 

  你(妳)相信緣分嗎?

  我相信。

  因為緣分,讓我相信。

 

 如果緣分能計算,我們都是未知的二分之一半徑,唯有遇到另一半時,才會是個完整的圓。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莫宰羊
  • 黑默:題外話一下
    我去四川一定不會吃麻辣鍋
    因為我會怕辣阿>///<哈哈哈
  • 我也很怕,說真的,哈

    大灰 於 2012/01/27 09:01 回覆

  • *IRY*
  • 我看完了唷˙ˇ˙!
    連影片也是,

    &

    新年快樂,
    事事順心你:)
  • 謝啦~~新年快樂。

    大灰 於 2012/01/27 09: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