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下)

    隔天我還是到咖啡館去了,只是我不是以工作的立場,而是以……

   「咦,你今天放假耶,怎還來這?」同事甲對於我的出現感到驚訝。

   「因為這邊環境好,讀書起來比較有感覺啦,啊哈哈哈哈。」我指著我後面背的包包。

   還好我出門總習慣帶包包出門。

    看了下手錶是晚上六點二十,我坐在距離靠窗角落左邊大約兩公尺處的座位,當我把包包放上去時,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想起那女生。

    林幼曦。

    跟她動作相較之下,我的就略顯有點粗魯,我的包包放了幾本書,和幾支筆,整個就是顯的凌亂不堪。

   「嘖嘖。」

   我隨手拿了店內一本雜誌翻閱,當我跟同事甲說我是來念書時,這時候同事乙看到我又問同樣的話。

   「因為這邊環境好,讀書起來比較有感覺啦,啊哈哈哈哈。」我又用一樣的回答。

   我很清楚我不是來唸書的,而是在等待。

   「她會出現嗎?」我腦中又跑出這麼一個疑惑。

    我拿出一枚硬幣在桌上旋轉,之後迅速的闔上。

   「正面的話就是會來。」我心中跑出這句話。

   「反面!」當我打開手心時,出現了讓人失望的結果。

   「歐買尬。」正當我忿忿不平時,我又聽到那熟悉的風鈴聲。

    合身的OL套裝,黑色高跟鞋,還有那烏黑亮麗的馬尾。

    她左手拎著包包,右手推門,推門之後用右手拍了下左肩,看了下鞋子之後再熟練的甩了下頭髮,然後很輕盈的朝櫃臺走去。

    時間是六點二十九分,距離三十分只有一分誤差。

   「一杯卡布,七分糖。」她說著一樣的話。

   「小姐,我們的卡布由於咖啡豆種略帶苦澀,建議您要不要嘗試全糖喝看看?」同事甲正在問她。

   「不用了。」她很簡潔的說。

   「那請問冰的或熱的?」同事甲又問。

   「熱。」天啊,多麼有力了一句話。

    我腦中瞬間閃過之前的兩個假設,結果她並沒有說「所以呢?」

    就這樣她一樣取出剛好的六十五元,然後接過咖啡往角落靠窗走去。

    她坐在我右邊大約兩公尺的地方。

    她一樣把包包放在左邊,咖啡放右邊,把筆電打開後叫出幾個我不知道的程式檔,喝了一口咖啡後就進入打電腦狀態了。

     沒有任何一個累贅多餘的動作。

     就這樣我看著她大約幾分鐘,我以為她不知道我在看她,沒想到……

    「你要看到什麼時候。」她眼睛盯著電腦螢幕邊問我。

    「呃,什麼,那個,不好意思。」我有點不知所措。

    「難得休假不去玩,幹嘛在這。」

    「呃……」其實我本來想搬出跟同事甲和乙的那套說法,但瞬間我詞窮了。

    「你應該不是來唸書的吧。」

    「呃,對。」

    「我臉上應該沒東西吧。」

    「沒有。」我勉強擠出兩個字回答。

    「所以應該看夠了吧。」她停下敲打鍵盤的動作。

    「小弟弟。」她接著說。

    「小弟弟?」我心中跑出很大的問號。

    「為什麼要叫我小弟弟?」

    「你還在唸書吧?」

    「對啊,怎了?」

    「那就是了,小弟弟。」

    「所以你還是沒告訴我幹嘛叫我小弟弟。」

    「這世上很多事情是沒有答案的,因為你根本不知道為何會產生沒有答案的問題存在。」

    「什麼?」

    「以後你就懂了。」

    「以後?那是多久以後?」我心中又跑出一個問號。

     當我準備在問些什麼時,只見她從包包取出手機接聽,但我其實聽不到電話那頭到底說了些什麼,之後她很快的闔上手機,之後很匆忙的關掉電腦,連同桌上的書也放進去。

    「林幼曦小姐?」我無意識的說出口。

    「你怎知道我名字?」

    「那個……」

    「算了。」她沒有理會我的回答,就走了。

     其實我很想說是因為某次經過她旁邊時,看到她書皮所寫的名字。

     但我沒有說出口,她就走了。

     非常匆忙的,就連咖啡也都沒喝完。

     看著那杯失去主人享用的咖啡還散著熱氣,那感覺似乎在哀怨著。

     熱氣無聲的哀嚎著。

    「ㄟ,你是不是把她怎麼了?」同事甲從我旁邊走過去。

    「那個她?」

    「剛剛離開的那個。」

    「我什麼都沒做。」

    「真的嗎?」

    沒有聽他囉唆太多,我就連忙收拾桌上的東西,把書啊筆的都放進包包裡。

    「我該走了。」我說。

    「不是說要唸書?」同事甲疑惑著。

    「星座占卜跟我說,這時候應該回家了。」

    「你何時信星座的?」

    「現在。」

    我整理了下包包,快步走到外面,當我出去時只看到她的背影。

    非常落寞的樣子。

    雖然我沒看清楚她的正臉,但我從她背影卻感受到一股很深的落寞。

    就像那杯沒有喝完散發熱氣的咖啡一樣。

   一種被遺忘的落寞。

    本來想上前跟她說點什麼,但現在卻連「什麼」都想不到。

    「真該死。」我暗自罵了一句。

    我打工的時間是晚上六點到十點打烊,而她會在這段時間裡出現三個小時,也就是四分之三,換句換說就是她在我時間裡佔了極大的份量,但那是以前。

    認識她那些天的日子。

    隔天我就沒有看到她了,我一樣站在櫃臺前,倒數著六點三十分的來臨,然後就這樣時間到七點,人一樣沒出現。

一天,       兩天、三天。

連續五天過去了。

「你會不會覺得似乎少了點什麼?」第五天時我終於忍不住問同事乙。

「什麼?」

「該怎說呢。」

「就好像你本來養成的一個習慣,突然有天那習慣不見了或者被改掉了這樣。」我接著說。

「例如呢?」

「例如你都習慣吃某間餐館的東西,突然某天那間店關了,那你會怎樣?」

「吃別家啊,不然呢?」

「……」我想我問錯人了。

 習慣要養成不難,只是時間久了,持續不斷的,自然而然就會了,但一但養成後要戒掉,卻很難。

 好比要一個抽菸數十年的老菸槍,突然要他戒掉一樣。

 有時候我總會看著那個角落靠窗的位置,倘若那位置會說話,也許它會說點寂寞的感性話語吧。

就這樣又過了兩天,也就是第七天,當我收拾完店內所有雜務準備關店時,突然在店外看到一個很熟悉的影子。

 那是一個留著長髮的女生,穿著一雙休閒鞋,由於光線關係,我並不是看的很清楚那到底是誰。

 她站在店門口附近,當我關上店門確認無誤時,上前一看突然有種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

 「林幼曦?」我說。

 「喔,小弟弟。」沒想到她還記得我。

 「我不是小弟弟,我叫王建恆,建造的建,恆心的恆。」

 「所以呢?我不喜歡有建字的。」她邊說邊從包包取出一根菸,有點燃但卻沒有抽。

 「妳抽菸?」對於她的動作讓我很驚訝。

 「女生不能抽嗎?」

 「呃,沒有啦,只是抽菸對身體不好。」

 「你有看到這陣煙霧嗎?」她揮動著燃燒著菸在比劃著。

 「怎了?」

 「人生就像是陣煙霧一樣,當你點燃火後,不斷燃燒著,你以為燃燒是種照耀生命的行為,到最後才明白其實是緩慢自殺的動作。」

 「妳還好吧?」

 「好好享受吧,還是學生的小弟弟。」

 「……」我瞬間無言了。

 「老實跟你說吧,那天的電話是我前男友打的。」

 「啊不,是先男友。」她修正了一次。

 「先男友?」

 「因為我當他死掉了。」

 「呃……」

 「他是我上司,也就是我的老闆。」

 「呃……」

 「然後他劈腿,媽的。」

 「別動怒。」

 那個在我眼前簡潔俐落的形象,瞬間瓦解了。

 「我一向想讓自己最好,事實證明我做的比很多人都好。」

 聽完她的話後對於她的那些行為舉止我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你覺得很失望嗎?原來我是這樣。」

 「是不會,只是覺得咖啡館少賣你一杯卡布而已。」

 「有差嗎?」

 「差了一個習慣吧。」我說。

 「習慣能改的,因為這世上沒有什麼絕對,你懂嗎?小弟弟。」

 「都說了我不是小弟弟。」

 「當你有天出社會後,千萬不要對這世上抱持太大的希望,因為社會是殘酷的,那時的你會想起,曾經學生的你是多幸福啊。」

 「嗯……」她的話讓我陷入一陣沉思。

 「我已經回不去了。」她說。

 「今後打算呢?」我說。

 「給我點時間吧。」

 「那咖啡館?」

 「你這是希望我回去嗎?」

    「嗯。」

    「你除了卡布還會調什麼?」

    「拿鐵呢?」

    「先免費招待一杯再說。」

    「一言為定,只是妳戒的掉嗎?習慣喝卡布的妳。」

    「這世上本來就沒什麼是絕對,因為你怎想都不對。」

    「所以?」

    「所以你可以先準備拿鐵了。」說完她露出難得的微笑。

    「我發覺妳笑起來其實也滿好看的。」

    「意思是說你本來認為我笑起來完全不能看就是了?」

    「話不是這樣說吧。」我抓了下頭。

    「呵呵。」她又笑了起來。

    「果然還是小弟弟好。」

    「嗯?」她的話讓我有點疑惑。

    「想的簡單,活的也簡單,人生啊如果都能這麼簡單那該多好。」

    「要不要而已吧,簡單變成種習慣。」

    「是啊,把簡單變成種習慣。」

    她手中的菸依然沒抽,然後我看見她將手中的菸往前一拋,紅色的火光在黑夜中劃過一道弧線,那姿態幽雅的就好像當初我遇到她的樣子一樣。

     我想起所謂的人生似乎存在著許多分點,就像我跟她好了,她曾走過我現在的路,而我卻對她的過程感到迷糊,或許正如她說的,一但脫離學生步上所謂的社會時,即使想不改變,也已經變了。

    可我還是由衷希望,那時的我依然可以把簡單變成種習慣。

    是啊。

 

    *慢慢堆疊的樣子,造就了一點故事。不經意的許多,決定了許多開始。

      可能是幾個字,幾段詞,或幾首詩,但是什麼其實不重要, 重要的是別忘了自己應該的樣子。*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zaiyang
  • 黑默:我怎麼覺得
    上集是浪漫
    下集是現實>///<呵
  • 噗,好強烈的一句話

    大灰 於 2011/11/27 09: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