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光和暗這兩個傢伙總不斷被拿來說嘴,有光就有影子,就有暗,而當妳在黑暗中待久了,又會想出去見光透透氣。

我心中的暗從沒少過,甚至認為所謂的人就該有片這樣的暗才對,在我難過失意時,這片暗會成為我最好的掩蔽體,至少我是個很不想在大庭廣眾下公開自己的脆弱。

事實上我並沒有想像中的堅強,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有多堅強。

我又用了非常快的速度去寫完一首不知道是歌還是詩的東西,先前我幫朋友的照片題字,大約只花了五分鐘,他很驚訝我的速度,我也很驚訝這種速度,可能對我來說,寫這種事情都是當下的,就像吃麵吧,你麵涼了就不好吃了,我若當下沒寫完,就再也寫不出來了。

前期的蘊釀對我很重要,可能是宅整天看書,看電視,逛街,或到路上看閃光,然後到某時期就像水庫的水已經滿了之後,那麼就是該洩洪,該把它寫成文章的時候了。

這幾天寫的這篇,我顛覆以前的習慣,先下標題再寫內容,電腦前敲下「慌」這字,然後就寫出來了,嗯,有種很痛快的感覺。

因為能用的錄音設備掛掉了,再沒有器材能錄音之下,這個就是詩吧,如果有幸加上我夠勤勞的份上,那它就是歌了。

請多指教,各位。

慌                   詞:張宏誼

似乎做了一個夢我很慌,

醒來發覺還在同個地方。

看著時間原來已經天亮,

怎麼發覺沒有一點微光。

匆匆忙忙,心跳的很緊張,

來來往往,情緒濫調陳腔。

關於所謂那堅強,早沒有新的花樣,

一層一層一層架起武裝,我已習慣世俗的眼光。

持續一個問題不斷的想,

什麼時候思考變的好忙,

分辨不出是非善惡真相,

好壞曲直總得自己衡量,

匆匆忙忙,心跳的很緊張,

來來往往,情緒濫調陳腔。

歷經多少那風霜,這人生才算不枉,

一點一點一點堆起圍牆,我很沉溺孤芳的自賞。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梓
  • 按個讚: )

    在台北我總是只發現光的好
    因為我站在的地方看不見夜的星

    在南部我注意的是早晨的藍 跟 夜晚的星

    啊我要出門打電動了
    - -想打滿說 掰:目
  • 小妹太遠了,不然可以陪你,嘖嘖

    大灰 於 2011/08/05 15:44 回覆

  • *IRY*
  • 希望你可以把她譜成歌=)
    與一個人比起來我比較喜歡這首的氛圍

    不過我來唱的話
    情緒都是很淡很淡的..
  • 妳都這麼說了,說什麼我都會把它完成的。
    妳來唱,一定很不錯。

    大灰 於 2011/08/06 08:57 回覆

  • *IRY*
  • 呵你太高估我了~
    慢慢來吧
    等你有時間~有靈感˙ˇ˙
  • 其實我都很想說,妳似乎都很晚睡齁

    大灰 於 2011/08/07 08:56 回覆

  • *IRY*
  • 對唷,
    我是夜貓貓一枚


    想改吧
    你也知道習慣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改的
  • 真假,妳這樣開學適應的了嗎?
    我若沒猜錯的話,妳這時候應該在睡覺了。

    大灰 於 2011/08/09 09: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