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371.jpg  

我慣性的打開電腦叫出檔案,放上一杯熱茶在旁邊,在整頓了下混亂的腦袋,沒有打工的時間,寫東西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網路上我用CHY跟人交流,簡短三個英文字是取名字縮寫,而這名字一用也好幾年過去了,每當寫出一篇文章放網路同時,就是讓別人又更一次認識我的時候,我總會想到以前小學到高中這階段,每當參加文學比賽上台獲獎時,司儀朗誦我的名字上去,看著上台領獎的自己,有種很莫名的澎湃。

而今我不在上台,也不再參加什麼文學比賽了,只是在電腦前開始構築我的東西,一點一滴的。

我以前喜歡的女孩說,她今年中文系畢業了,沒意外的話會回到以前我跟她認識的國中教書當國文老師,距離國中畢業也過了七年,這七年的事情就不在贅述了。

改變了好多,多到我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文字是我跟這世界維繫的管道,我因文字而精采,也因文字而悲哀,前兩任女友都是熱愛著我的文字而喜歡著我,可惜最後都離開了。

唯一可幸能讓我拿來跟別人說嘴的,或許就是在他們的相處中,我總是最後離開,而她們總是最先說再見的。

至少能讓她們認為,不會後悔認識我,這樣就夠了。

真的,這樣就夠了。

無時無刻總需要些什麼來當作自我的告解,無所適從的於是要有點安慰,可惜的是我的天,不是單純的天,也沒清澈的藍,無盡的邊,只有一個小小的世界。

嘖。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