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大約是過兩天之後,我又在花店看到那個阿宅,但這次他卻沒來買花,也不是獨自前來,跟他一起的,則是之前我在大樓看到的那女生。

我並不知道他們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從他們倆始終牽著手看來,我就大概知道了。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謝你才好。」阿宅這麼跟我說。

「謝我?我什麼都做沒啊。」他的話讓我沒任何頭緒。

「不,你帶給我很大的勇氣。」

「什麼時候?」

「那是種,幸福才會有的表情。」他說。

「嗯?」這話當初是你說的。

「想不到你還記得。」

「就是因為這句話,於是我想讓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持續都帶著這種表情。」

「幸福啊。」他說完後,有點害羞的抓了下頭,在他旁邊的女生則靦腆的笑著。

「看來妳遇到了一個好男人。」我說。

「你怎麼知道?」對於我的話,她很疑惑。

「真正的男人並不是要有什麼偉大的作為或過人之舉,當他願意為一個女生連續九十九天不間斷的送花時,那就表示這男生的心了。」

「純潔真摯的愛,茉莉花的花語。」我接著說。

「看樣子以後我要少個客人了。」小蓁在旁說道。

「為什麼?」阿宅疑惑的抓著頭。

「你目的都達成了,以後就沒有再來買花的理由了。」小蓁無奈的說。

「至少還有一個陪妳賣花的男朋友啊。」阿宅旁邊的女生突然說了這話,並且看了我一眼。

「什麼男朋友?」聽到這話時,她有點驚訝。

「老闆真愛說笑,他每天都跟妳一起在這,不是男朋友,會是誰?」

「是喔,啊哈哈哈哈哈……」

就在我還沒準備開口再說什麼時,他們就示意著要離開了,那女生要走之前還對我使了個眼色,然後就這樣我看著她坐上阿宅的黑色馬自達離去,留下杵在原地有點錯愕的我。

「什麼男朋友。」他們走後小蓁這麼問我。

「啊?」現在變成我疑惑著。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男朋友。」她說。

「那妳剛為什麼沒有否認?」我說。

「但我也沒承認啊。」

「但這樣沉默很容易讓人誤會。」

「所以你認為是誤會囉?」她看著我,然而我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只是認為,很多事情應該要有個明確的答案才是。」

「但我也認為,有更多事情,其實當下是找不到答案才是。」她反駁了我一句,當場讓我無言。

現場的氣氛有點尷尬,就在這時我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當我拿出手機看時,那是一支沒有聯絡人名字的號碼,手機螢幕上閃爍的十個數字,是陌生卻熟悉的。

那是一支曾經被我存在電話裡,後來我又砍掉的手機號碼。

「你為什麼不接電話?」小蓁問。

「呃,因為我不知道該不該接。」我說。

「為什麼?」

「因為我想可能是銀行的業務員打來的。」

「那就掛斷啊。」

「但我又覺得這樣掛斷很沒禮貌,畢竟他們也是出來工作的。」

「那就接吧。」她沒好氣的。

當下我答的有點心虛,因為我知道我撒了一個謊,而且還是個對自己殘忍的謊,謊言這種東西就像是個無限循環一樣,當你撒了一個謊,為了掩蓋這個謊,就會在說出更多謊,之後就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反覆掩飾,直到哪天這謊言再也藏不住時,就破了。

我迅速的按下取消鍵,直接掛斷這支號碼,就在我掛斷不到十秒的時間,手機又響了。

「你不接嗎?」她說。

「我不想接詐騙集團的電話。」

「你沒看怎知道是詐騙集團的?」

「那不然就是剛剛那個業務員打的。」

「你又知道那是業務員了。」

「只有業務員會這麼勤勞吧。」我這次不看手機就直接按取消,然後關機。

「現在的業務員真的是越來越煩人了,哈哈哈。」說完後我產生很重的心虛。

「對了,我們剛說到哪了?」我試圖將話題引導到剛才。

「說到晚上要不要去看電影。」她說。

「妳這是在約我嗎?」我說。

「真正的男人並不是要有什麼偉大的作為或過人之舉,當他明白人家的意思,並且知道再說什麼時,那就夠了。」她把我剛剛說的話重覆了一次,但改了內容。

「請問這位小姐,晚上要去逛夜市嗎?」我低聲下氣的說。

「嗯,這還差不多,行了,晚上七點再來載我吧。」她說。

「不用啊,我直接在這等到七點就好了。」

「我不用換衣服嗎?」

「人正,穿什麼都好看。」我說。

「那你不用換衣服嗎?」

「對齁,我都忘了。」

「人想要帥,要懂得穿衣服才好看。」她說。

就這樣我跟她約好時間後,我起身離去店裡,當我騎車離去時,我突然想起了什麼,而且是一件讓我很困擾的事情。

剛才的電話,讓我很在意。

應該是說,剛才的電話,讓我不得不在意。

當我回到住處時,看了下時間是下午三點,也就是說還有四個小時可以運用,現在想想我似乎好久沒逛夜市了,自從我跟前女友分手後,夜市對我來說就像是個禁忌之地。

沒有人規定夜市一定要情侶才能去,但現在那種地方好像變成情侶約會必去的地方,記得去年剛分手沒多久,阿木為了安慰我,陪我去逛逢甲夜市,當時正好是台灣凱蒂貓正流行的時候,加上某間速食業者大力廣告之下,夜市所到之處只要是娛樂性的攤販,一定都會看到。

那時我們去打彈珠台,說起彈珠台,那是種很邪門的機器,當你用心想打時,卻怎麼都打不好,只要能讓彈珠都卡在同排裡,機器就會吐出積分卷,依照分數高低在取決你可以得到什麼獎品。

結果那天晚上我們打到一隻超大隻的凱蒂貓。

「幹,你不知道我最討厭這隻貓嗎?」我說。

「你是被貓怎樣喔,這貓很可愛啊,你看,雖然沒嘴,但真的很惹人愛捏。」他拿著貓在我面前搖來晃去。

「拰北為了這隻貓,曾經好幾天都過著吃泡麵的日子,就為了一個女人,結果那女人還是跑了。」

「幹……」聽我說完時,阿木就把那隻貓隨便送給一個路人了,當時路人的表情還一陣錯愕。

「為什麼要送這隻給我?」收到禮物的是一個高中女生。

「因為愛。」阿木說完後,我們就消失離去了,留下無言錯愕的她在原地。

看著現在的房間,曾經這裡放了很多凱蒂貓,而今,那些貓都被我塞到倉庫了,或許就這樣永遠不見天日也說不定。

想到晚上的約會,我無暇再回顧以前的事情,於是我先決定洗個澡,之後好好睡一下,然後快快樂樂的出門,最後又快快樂樂的回家,我在心中這麼打算。

當我洗完澡然後又去睡覺醒來後,已經是晚上六點多了,就在我準備要出門時,我打開白天關掉的手機,之後又想起那支號碼的事情,我不想去想太多,更不想讓人有什麼機會,尤其是她,就在手機打開後不久,我發覺到一封不知道什麼時候傳的簡訊。

「要看嗎?還是不要?要看嗎?還是不要?要看嗎?還是不要?要看嗎?還是不要?要看嗎?還是不要?要看嗎?還是不要?要看嗎?」兩個選擇在我腦中不斷盤旋著。

即使知道那封可能會是誰傳的,但我還是很手賤想打開它看看。

「就看看吧,看一下就好,反正馬上就刪掉了。」心底又一個聲音這麼說著。

我熟練的操作手機介面,打開簡訊後出現了幾行字。

「離開你後,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愛你,我們見個面,好嗎?」

如果是以前的我,對於眼前的字可能會有所牽動,而今對我來說,這行字不具任何意義,只是一個無謂個過去所衍生的而已。

我迅速的按下刪除鍵,盡可能的不去多想,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個念舊的人,正因為如此,我才正要這麼做,為了避免衍生不必要的枝節。

晚上我們如期的一起去逛夜市,今晚她穿一件白色的上衣,衣服上有個紅色的愛心,上面用白字寫著「LOVE」,那衣服的尺寸有點小,正確來說是, 太過合身,然後這身打扮讓我想起第一次遇見她的樣子。

因為我看到的不只是衣服上的愛心,還有撐起愛心的……胸部。

「這身打扮……」我對著她發呆好久。

「這可是本小姐最喜歡的裝扮。」

「嗯嗯。」

「嗯嗯是什麼意思?」

「表示認同呀,果然人正穿什麼都好看。」

就這樣我們兩個像是小孩一樣在夜市逛著,看到什麼都想去玩一下,唯獨遇到彈珠台時我會刻意迴避,當我們去玩投籃機時,我才發覺她今晚這身衣著,似乎是為了投籃而穿的。

雖然她的技術還有待加強,但她手的晃動牽引著身體,呃,我承認我有點想歪了,但現在這情況,相信只要是男人,想不想歪都很難。

「我剛剛投的怎樣?」投完後她這麼問我。

「不錯啊,哈哈哈哈。」其實我剛完全沒看她投球,而是看其他地方。

「姿勢一百,可惜技術還不及格。」我說。

「你剛說不錯啊。」她說。

「不錯還是有個錯字。」我反駁。

「真正的高手來教妳。」我捲起袖子說。

「如果破紀錄的話,可以要賞嗎?」

「等你破了再說。」

「相信我,一定會破的。」

「這麼自大?」

「不,是自信,因為我知道我可以。」

「那,等你破紀錄後,我就答應你一個條件。」

「那我要開始想了。」我從口袋取出十元硬幣,看著投籃機螢幕上顯示著紀錄是五百一十分,我深呼了口氣,摒棄凝神的看眼前。

硬幣投下的那瞬間,手邊開始滾了好幾顆球,我很熟練的取出籃球,一個接一個的往前丟,剛開始因為手感還不熟,有幾顆麵包,到後來幾乎是每投必中,如果投籃機有舉辦命中率大賽,也許我至少可以來個九成以上。

看著手中的球一個接一個丟著,螢幕上的分數也不斷跳動,即使因為長久沒運動的關係,我的手顯的有點痠,但卻不影響我炙熱的手感。

就這樣當時間結束前最後一秒,我投出手上最後一顆球,那是顆俐落的空心,清脆的唰聲閃過籃框,而後又在螢幕上多添一筆分數。

「六百五十分。」我很驕傲指著螢幕說。

「你都有在偷練喔。」她有點不滿。

「沒有啊,認識妳至今,這還是頭次碰投籃機的。」

「所以?」

「所以我要開始想條件啦。」

當我話說完時,我突然發覺她眼神有異,眼神焦點似乎不是在對我,而是再看其他地方。

「這麼久不見,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厲害。」我聽到背後一個很熟悉的聲音。

「她是?」小蓁看著站在我後面,直視我的女孩。

「她是我的記憶。」我緩緩的說。

「記憶?」

「也是過去。」我加重了語氣說道。

*記憶,總是不能輕易過去。*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illyLo
  • 記憶,總是不能輕易過去。 結語結的好
  • 是阿,這就是記憶

    大灰 於 2011/05/01 15: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