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很喜歡一邊騎車一邊聽電台,尤其是把聲音開到最大,你會有種與世隔絕的感覺,不過這舉動如果沒做好,真的會讓你一個不小心就與世隔絕。

寒假的時間不長,但如果沒有規劃,卻會讓人閒的發慌,平常除了小蓁的花店之外,我也會到台中的勤美誠品去看書。

從住處到勤美的時間大約要二十分鐘,加上塞車的話可能會變成三十分鐘,於是這段騎乘時間,電台就變成你的好朋友了。

我並沒有刻意喜歡聽那個頻道,只是單純的想聽音樂抒發時間而已,然後轉啊轉的,我聽到一首很熟悉的歌,雖然當下很想把它關掉,無奈我的手卻很孬的停了下來。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在去年,當我還跟前女友一起時,我們在一間咖啡館,咖啡店老闆是個很熱愛老歌的人,於是店內放的也是經典老歌,例如動力火車、黃品源、或者優客李林之類的。

那天店內放的是優客李林的一個成員,叫做林志炫的人唱的,這首是他解散拆夥之後,發表的一首歌,歌名叫做「單身情歌」,據說這首歌在大陸整個紅到不行,原因很簡單,因為大陸長久重男輕女的觀念之下,讓整個大陸男女比例嚴重失衡,曾有專家計算出,在大陸的男生,十個就有九個娶不到老婆。

聽這首歌時,我點的是一杯微甜的拿鐵,她則是點一杯略苦的黑咖啡,記得那天店內沒什麼人,於是整個空間更顯安靜,林志炫的歌聲在店內渲染放送著,而今想起,歌詞內容格外刺耳,尤其是現在又再次聽到時。

抓不住愛情的我,總是眼睜睜看她溜走,世界上幸福的人到處有,為何不能算我一個。

愛要越挫越勇,愛要肯定執著。

每一個單身的人都得看透,想愛就別怕傷痛。

找一個最愛的深愛的相愛的親愛的人,來告別單身,一個多情的癡情的絕情的無情的人,來給我傷痕。

孤單的人那麼多,快樂的沒有幾個,不要愛過了錯過了留下單身的我,獨自唱情歌。

這首真心的痴心的傷心的單身情歌,誰與我來和。

林志炫高亢的聲音撕破了整個周圍,尤其唱到「愛要肯定執著時」,更讓我整個心情更顯低落。

「這首歌如果讓單身的人來聽,會格外貼切吧。」當時的她若無其事的說這話,而我也若無其事的聽著。

只可惜那時的我沒想到,我也會有一天會以「單身」的自我來聆聽這首歌吧。

唱到副歌第二次時,林志炫升KEY的嗓音,再次震撼了我的心,一直到這首歌結束時,我將車子停在旁邊,取下安全帽,然後關上收音機,即使如此,我的心還是沉浸在剛剛的氣氛裡,當我看著後照鏡時,我才看見自己居然不自覺的留下眼淚。

我稍微整理了下情緒,看了下周圍,這裡是距離勤美誠品還有段距離的精誠街,雖然沒有火車站附近熱鬧,不過也算是個小型鬧區,當我準備發動車子離開時,赫然發現對面出現一個很熟悉的人。

那個經常來買花的阿宅。

他站在一間大樓底下,看樣子似乎是在等人,大約過了幾分鐘後,大樓也出現了一個人,那是個蓄著一頭長髮的女生,從年紀看來大約三十歲左右,這時阿宅拿出手中的茉莉花交到女生手上,女生沒說什麼,臉上只是帶著一抹微笑,之後又回到大樓去了,然後阿宅也離開了。

雖然只是個簡單的畫面,我卻聯想到「幸福」這兩個字,我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進展或關係,但從女生的表情,和阿宅的動作看來,我卻知道,這是一種很微淺,簡單的行為,但其中卻包含了一種我所沒有的東西。

對,就是幸福。

「茉莉花的花語,純潔真摯的愛。」我突然想起小蓁說的話,對照著剛剛看到的,我心中卻有點羨慕。

我拿出手機想打給阿木,正當撥號鍵要按下去時,我又收了手,一直以來,當我心中有所困惑時,我總會求助阿木,但這次的問題,我想,如果是他的話,或許也無法解開我的疑惑。

「唯有當你不在對幸福迷惑時,那麼你就離幸福不遠了。」這話也是阿木跟我說的,在他剛結婚沒多久時。

本來要去誠品的心情瞬間被打亂了,現在的我卻想要跟隨在阿宅後面,不知道為什麼,我對他有點好奇,於是我打算跟在他後面。

就這樣,他開一台黑色的本田,而我騎著野狼尾隨在後,大約騎了二十分鐘後,我才發覺我竟然來到台中市立公墓。之後又看到他停下車後,慢慢走到公墓內,對於眼前的景象我有點驚訝,在按耐不住好奇心之下,我也跟隨進去,而後發生的事情,更讓我無法置信。

他走到一個墳墓前,臉色很安詳的看著,嘴中似乎唸唸有詞,當我又往前觀看時,才發覺這墳墓是一個女人的。

「你是?」看到我在旁邊,他也有點嚇到。

「呃,我只是剛好經過,然後就看到,然後就來到這了。」

「我記得你是花店老闆的男朋友。」他說。

「我們只是朋友啦,倒是剛剛你送花的那個女生。」

「你看到了?」

「抱歉……」我滿懷心虛的說。

「那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第三個女人。」

「第三個?」

「第一個是我母親。」

「嗯嗯。」我很是認同的說。

「第二個是我妻子。」

「妻子?原來你已經結婚了。」

「是啊,她就在這裡。」他指著墳墓上的照片,那是一張長的很清秀的女生。

「真的是很抱歉……」突然間我又產生很深的愧疚。

「沒關係,她離開也已經三年了。」

「嗯……」

「我能問一下,她為什麼會死,啊不,是為什麼會離開嗎?」

「三年前的一場癌症,那時我們剛結婚沒多久,之後當她被檢驗出罹癌時,已經是末期了。」

「……」

「然後,很快的就離開了。」他語重心長的說著。

「那這樣,你送花的那個女生是?」

「她是我生命,最重要的第三個女人。」

「在我老婆死前,要我在她離開後,再找一個好女孩成家,當時我才二十六歲,我本來立定終生不娶,但後來我還是遇到她了。」

「當你遇到另一個女生時,只要你覺得值得,覺得就是她了,那麼也送她一朵茉莉花吧。」

「也?」對於這字眼我有點好奇。

「當時我們認識時,是因為一朵茉莉的契機。」

「茉莉花的花語,純潔真摯的愛。」他說。

「我想,你快成功了。」

「?」對於我的話讓他滿是疑惑。

「她的表情,已經決定一切了。」我說。

「那是種,幸福才會有的表情啊。」我接著說。

「到今天,剛好是我送她花的第九十八天。」

「那就決定明天吧。」

「明天?」

「第九十九天。」

「純潔真摯長久的愛。」

「長久的愛啊。」當他聽完我話時,眼神很溫柔的看著妻子的墳墓,看到這景,我便很安靜的離開了。

突然間我腦中閃過很多畫面,先前在台北找阿木,我們在咖啡館看到一對白髮鬢首的老夫妻,即使兩人都行動不便,卻能因為彼此的扶持而走的穩健,當時那畫面強烈衝擊著我的心;還有現在我看到一個對著妻子墳墓說話,眼神雖然有點黯淡,但卻讓人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而這感覺,正是我在尋找的。

幸福。

能夠看到別人的幸福,也是一種幸福。

「如果能夠給自己喜歡的人幸福,我想那也是幸福。」我想起了這麼一句話,然後想到了小蓁。

我走到車子旁,當我拿起安全帽準備戴上時,看著後照鏡裡的自己,我卻有點陌生,感覺好久沒有好好正視自己了,對於感情,我從來都不是成功的,至少對現在的我而言是這樣。

有很多時候,很多事情,一但習慣了,似乎就很難改了,就好比即使我能接受女朋友跟別人離開的事實,但還是會有些時間,我會覺得自己的後座少了些什麼,而當我想試著從後面觸碰時,卻抓了個空。

我少的不只是一個曾經的依偎,更是一段記憶。

而現在那記憶,已經不在了,自從某個女生從我生命中離開之後。

就連幸福,也不在了。

*幸福,不在了。*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