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因為後天發燒因素,致使我母親小時候便罹患小兒麻痺,現在領有中度殘障,以目前台灣制度,為照顧殘障族群,每月依殘障等級,重,中,輕,給予不同的津貼補助,但從97年開始,殘障補助金卻斷炊,當時我有上書投訴內政部,後來內政部有致函給縣政府,(雲林縣政府),縣政府回應,這是全國性的政策,之後我有找上台中的殘障立委"徐中雄",跟徐立委通電後,對於我們無法領殘障津貼,他覺得很驚訝,而後我又去查其他縣市津貼情形,大多數殘障者都能領到。

在者是當時雲林縣政府給我的公文函件:
本縣身心障礙者共五萬多人,目前領有方案的約一萬五千多人,這表示有三萬五千人無法領到補助。(這是97年12月我收到的公文)
這當中我有追查為何無法領津貼的原因,後來縣府給我公文中提到:

⋯⋯經查 台端之母XXX女士97年度並計上人口:本人、配偶及一等親之直系血親(XXX之母)之收入、動產及不動產後,動產超過一定額數(依人口數計算應於三百萬以內),故未達身心障礙者生活補助標準。

上頭陳述是公文,後來我又致電到雲林縣政府,當時經辦人員回說,因為娘家財產過高,以致於無法達到標準。

這條規定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第一,母親出嫁後就已經跟娘家戶口分離,為什麼還要跟娘家財產相計?
第二,既然已經移出娘家戶口了,財產所有應該分成兩邊,如果標準是三百萬內,以動產不動產而言,隨便都超過三百萬,難怪很多人都不會過。
第三,又假設娘家財產是290萬,我們是11萬,總計是301萬,這樣不也破了嗎?


我很清楚,規定是人定的,但這規定也是人可以改的,之所以會在這貼這文,就是希望讓更多人知道,這世上不公平的事情。

我一直相信,這世上還是存在很多正義之士,所以需要各位網友的幫忙,讓這事情給更多人知道,今天這活動不單單是為了我母親,也是為了雲林縣沒有領補助那3萬5千的殘障者。

由衷希望,大家能讓這訊息透過給你朋友知道,我只需要你的一個滑鼠,一個點擊,一個傳閱,就是幫我最大的忙了。

因為你的一個動作,讓更多人知道,讓這社會知道。

最後,在此跟大家說聲感謝。
連署網站  請點我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醫美達人
  • 推推~為殘障朋友發聲
  • 謝謝你的讚聲

    大灰 於 2011/01/27 21:35 回覆

  • 毛毛
  • 不好意思!!我想要請問你~
    因為我母親也是領殘障補助的
    但今年也是跟妳們一樣有相同問題而被取消
    送出去的文件、打出去的電話都一直被退件
    我想要請問你知後你們有解決辦法嗎??
    謝謝你~
  • 不好意思,因為你不是會員,我就設公開了。
    老實說我母親不能領,已經四年多了,戶籍雲林,
    我滿好奇的,你們戶籍是哪縣市?
    然後,目前是無解。
    根據我造訪很多殘障人士之後結論是,一但和娘家扯上關係的,也就是娘家財產過多,就取消囉。
    總統府、內政部我都致函過了,得到答案都一樣。
    現在我只是想找立委,為何這條腦殘法案會通過。

    大灰 於 2012/04/10 08:08 回覆

  • 悄悄話
  • johnny1878
  • 以下的話,比較前衛,但非常真實

    性的問題
    尼釆曾說:「希臘文明主要是由兩種力量形成的:一是酒神戴奧尼索斯所代表的放縱、激情、狂亂、非理性的一面;另一種是太陽神阿波羅所代表的壓抑、自制、理性的一面。兩者皆存在每人的本性中」。在這社會,我們不可能太放縱自己,但是,相對的,如果,我們壓抑自己過度,心理方面問題就來了。
    生病、精神陷入痛苦泥沼的病友,普遍在「性」方面,有各種困擾和衝突,簡言之,「太壓抑」了。

    從小,每個人都被教導「性」是骯髒的東西,不許去碰自己的性器官,不許去談論它,甚至於任何有關性的事物,都要刻意避開。但「性」真的是骯髒的嗎﹖

    在古代,曾經有女人被男人看到手臂,就要受斷臂之罰,通姦要裝豬籠,女人在路邊不小心看到男人的裸體,會視為嚴重不貞。而不論男人女人,都要受道德、法律、責任、和良知等等的嚴格的控制,但是,天地萬物要繁衍、生生不息,「性」是自然且必要的,人類雖然號稱為:萬物之靈,其實是不管男人或女人,身體正常或殘障,都需要「性」。

    在雪兒、海蒂(Shere Hite)所著的海蒂,浮世戀情報告,這本書裡,有一位神父自白: 我是一位羅馬的天主教神父,從來没有性經驗,自慰是我唯一的性生活,我有強烈的性交慾望,但是由於害怕和罪惡,就忍住了。也曾有一位身心障礙的從事文字工作的女性自己表示:說我不想做愛嗎?其實,很想,只是因為自己的身體狀況,還有更重要的是,找不到適合的對象…。

    而日本的白天使(White hands)(免費幫助殘疾人士解決或緩和性需求的志工團體)創辦人,Shingo Sakatsume曾書寫道,她也曾為精神障礙服務,有不少精神障礙者,没有任何性經驗,而他們也從來没有被指導過,不知如何去應對內心不斷湧現的慾望,很多時候他們完全不能控制理解,只會在她身上磨擦,而看不到她時,就會變得不安,甚至自殘,他們無法處理自己的性興奮的情況,有些精障者,會有怪異行為,如把褲子脫掉,然後,到處亂走…。現在這裡就是我要說的最重要的重點:身心殘障者,也都是人,都需要性。

    不同的是,本身有殘疾的身心障礙者,不只因身體的不允許,更常因社經地位的低落,要有合適的性伴侶,享有正常的性生活,談何容易,甚至,即使是有錢,也常被一般的性工作者所嫌棄。

    聯合國在1957年,簽署的《身心障礙者權利宣言》:身心障礙者不論他們障礙的性質和嚴重程度,都應享有和其他同齡公民一樣的基本權利…。

    在《身心障礙者機會平等標準 規則》第九條明定:「身心障礙者不應該被剥奪體驗性關係..…的機會。」世界衛生組織—性權力下了定義,即同時擁有「追求滿意,舒適及愉悅性生活的權利」。

    雖然身心障礙,也一樣都是人,有七情,有六慾,要性,要愛,同時,也被賦予正常人應有的人權。

    今年1月,我又住進精神病院,因為不知這次會被關多久?我偷偷夾帶了一本性感的裸女寫真集,以應不時之需(我是男人,有需要時,自慰總可以吧!)不過,在入院搜身時,被當違禁品拿走了。我們病房有一位病友,外表看來,意識清楚,不知是那一天,就在交誼廳,大家正在看電視時,他在角落、忽然,當場拉下褲帶,握住那話兒「打起手槍」,我們大伙兒,楞在一旁,撐目結舌,接著就哄堂大笑,護士據報,那位仁兄就被關進保護室裡。幾個小時後,他出來了,離譜的事來了,他竟拿起垃圾桶的蓋子,不斷磨蹭,(這樣也行),接著,更勁爆的是,他愰一愰後,慢條斯理地竟把我們病房唯一的電話緊握住,把褲袋鬆開,…又來,…。最後,他又被關進保護室,不過,我看,一段時間內,那支電話,應該没有人敢去使用。

    古猶太的智慧者的箴言教導裡,列出幾種他們測不出的神秘之道,除了鷹飛行之道,船航行之道,就是男女交合之道。話說男女在一起的性愛,性的調合,性的需求和性的發洩等等相關問題,對我們的影響,到目前為止,雖仍然有爭議,不過,大多數的中醫,根本是把賢虧和神經衰弱放在相同領域,而很多病友,不論是男是女,都有性方面的問題,以我們男病友來說,最常聴說的,就是早洩、不舉、性無能、性倒錯、甚至性變態、性犯罪等等,而這些所引發的問題,都嚴重打擊我們對自己的看法,導致我們的焦慮和憂慮,影響社會對我們的觀感,何況,如果能擁有美好的性,不只可以讓我們感到被肯定,被需要,有溫暖甜蜜的溫馨,還可舒發壓力,讓全身放鬆。

    身心障礙者情慾和性的問題,常被迫躲在枱面下,很少人敢去談論它,但它實實在在存在的,我們應打開這個禁忌,慢慢讓大眾重視明瞭,每個人有性的權力,不應被“去性化”,而我們精障者的種種性問題,更攸關我們深層的壓抑,影響到病情,我們求助的管道,不應只有表面形式化的性咨商或家庭咨詢,更應有心理治療、泌尿科、性治療等等專科的結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