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見到老朋友一樣的感覺,當我看到她時有種莫名的思緒湧上心頭,她就站在我家外面,而她見到我時心情似乎沒什麼多大起伏,只是給了我一個很淺的微笑。
    對,就像遇到老朋友一樣。
    我不會去想她到底是怎麼出現在這,又是為什麼來這的,因為當事情發生時,你想太多的問題都沒用,因為真正需要的並不是釐清問題的發生,而是該想怎樣解決。
   「好久不見。」這是她說的第一句話。
    一句經常聽到的話,現在聽來卻格外有感覺,是阿,真的是好久不見了。
    她穿一件連身的白色短裙,腳下踩的是灰色休閒鞋,以她而言是那種不管穿甚麼都好看的人,現在看來一樣如此。
   「台北好玩嗎?」這是她的第二句話。
   「還不錯,只是車子多了點。」
   「還有呢?」
   「交通亂了點。」
   「人群擁擠了點。」
   「空氣髒了點。」
   「你說了很多點,但你忘了有一點。」
   「恩?」
   「讓你去台北的原因是為了哪一點。」
   「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吧。」我幽幽的嘆口氣說。
   「所以真的有好過一點了嗎?」
   「如果是,我應該就不會回來了。」我做了一個很勉強的笑容。
    也許是因為徹夜未眠的關係,現在的我顯得很疲憊,但即使如此,現在的我卻沒什 麼心情想睡,這種感覺很奇怪,如果是黑肉在我家專程等我,那麼我可能會先送他一個中指作為鼓勵,然後很自然的跑去睡覺,但現在的我卻睡不下去,尤其是一個曾經跟我發生過關係的人。
    媽的,我想起那晚跟她那個的事情,而我又想起那晚的事情該用什麼解釋才好。

    一夜情?

 

    不,我們之間的感情並不是一夜而已。
   「妳要進來坐嗎?」我用手指了向裡面。
   「這是在邀請我的意思?」她問。
   「是阿,我很誠心的在問那個叫簡詡瀅的人。」
   「我看不出妳的誠心在哪。」
   「在這裡吧。」我比了下胸口。
    她就像個小孩一樣很好奇的在客廳觀看,而當我帶她到房間時,她彷彿挖到寶一樣,對房間的所有一切都覺得很新奇,一直到她停在桌上貼著一張泛黃的照片時而停下來。
   「這是誰?」她指著照片中一個剪著短髮的女生問。
   「國中同學。」
   「我都不知道妳這麼念舊,都大學了,還留著國中同學的照片。」
   「不,那其實只是我從畢業紀念冊上剪下來的。」我有些感慨的說。
   「畢業紀念冊?」
   「一直當我覺得快失去她時,我才想起原來我居然沒有她的照片。」
   「她?」她臉上露出一種似乎明白了些什麼的表情。
   「因為我已經失去她了,所以只能用這種方式去留存。」
   「那現在呢?」
   「現在?」
   「你昨天不是有去找她?」
   「是阿,人是找到了,但她卻已經不是我以前認識的那個人了。」
   「而且她也已經不是一個人了。」我有些無奈的說出口。
   「抱歉。」
   「為什麼要跟我抱歉?」
   「因為我勾起你不好的回憶。」
   「對我來說,不管是怎樣的回憶,都是回憶,沒有好壞之分,好的會被我們所留藏,放在心中的一個角落,等哪天想起時,在從那地方拿出來,回味,當回憶能夠做到這樣時,那這回憶就是永遠的回憶了;相對的,壞的回憶即使我們想忘記,終究還是忘不了的,即使我們以為把它藏在一個很深的底處,但不管多深,總有一天還是會想起的。」
   「不論好壞,這回憶都是永遠的。」我說。
   「回憶阿。」她開始陷入一陣沉思。
   「在過去的某段三年裡,她活在我的回憶裡,不,應該說,我的回憶因為她而活著,在那三年的時間,而後,她離開了,到另外一個地方,一個不屬於我,也沒有我的地方。」
   「她的那段回憶沒有我。」我從桌上取起照片觀望了好一會。
   「但我的回憶有你。」她說。
   「就像現在這樣,我正在製造回憶,以後的我會想起我曾來到一個地方,一個有你的地方,也是屬於你的地方,當你讓我這樣想時,那麼你就是永遠了。」
   「永遠?」
   「永久長遠的留在我心底。」

 


    她很簡短的說出幾個字,然而這些字卻像打字機般的烙印在心底,一字不漏的逐一展現。
   「永遠阿。」這三個字在我心底不斷纏繞著。
    我嘗試找些事情來做,應該說我覺得我應該得有些什麼事情來做,尤其像現在這樣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很難說不會發生什麼事情,雖然我跟她早已經發生事情。
    也許是在房間摸索累了,她找了個床角坐著,當我從床底下搜出一本漫畫要給她看時,她只是搖了頭。
   「這是什麼漫畫?」她指著我手中的書問。
   「第一神拳阿。」我隨便翻開其中一頁指給她看。
   「不,我的意思是說,這是本怎樣的漫畫。」
   「一本充滿愛與友情和熱血的漫畫。」
   「為什麼會有愛?」
   「因為有男女主角。」
   「作為一部漫畫,這是一定要的,就像你去四川吃火鍋一定會想吃辣的一樣。」
   「喔喔,那友情呢?」
   「因為男主角會有朋友,所以劇情中一定會發生他們的故事。」
   「至於熱血就更不用說了,因為這是部拳擊漫畫。」我接著說。
   「想不到你這麼懂漫畫。」
   「不用懂阿,只要看過漫畫的都知道。」
   「而且這部真的是經典,每次男主角都會有一番苦戰,但到最後都還會獲勝。」
   「為什麼?」
   「因為是漫畫阿,要麻就是快死掉時想起一些事情,不然就是女主角在旁邊加油,然後男主角就又復活了。」
   「所以男主角會獲勝是因為女主角的關係囉?」
   「很多劇情不都是這樣,偶像劇或連續劇也是如此。」我說。
   「如果人要死去時都會想起一些人事物,那麼你會想起什麼?」
   「我在想為什麼我會死去,哈哈哈。」
   「如果真有那天,我想我都會想起你。」
   「!」她的一番話讓我心跳亂了好幾拍。
   「但我真正想的是,會有誰想起我。」
   「那人會是你嗎?」
   「總是會有人的。」我說。
    我發覺到她說這話的表情時有點奇怪,但又說不上來,是感嘆嗎?不是,還是盼望?也不是。
    一直到最後我才真正察覺,她說這話的含意,似乎都是在為了什麼而準備。
    而這準備,是一個離去。
 
   *我還沒能準備,再讓另個人離去。*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