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口氣喝完桌上的水,這動作讓陳亦鈴顯的有點驚訝。
    「你很渴嗎?」
    「不,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他在想為什麼妳會住在我宿舍的事情。」旁邊的男人從拿了兩罐啤酒過來,他看了我一下,可我搖頭拒絕。
    「因為我把房子租給她,就是這麼簡單。」男人喝了一口啤酒,一副很滿足的樣子。
     男人又幫我把水倒滿,然後放在我桌上,他一臉從容的樣子,相對的我卻有點不安。
    「我以為他是妳的……」
    「男朋友,是吧,哈哈哈哈。」對於我的回答引來他一陣大笑。
    「我是不知道你們是什麼關係,可我覺得你應該是他很重要的人,因為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她帶朋友來我這裡。」
    「如你所見的,這是一間很奇怪的店,而且說穿了,我不愁金錢,之所以開這店也只是為了一種感覺而已,我希望這店的存在,能讓我更靠近她一點,在她生前最喜歡的咖啡香中。」
    「那為什麼她會租到你的房子,又為什麼會遇到你,還有這家咖啡館。」我說。
    「宿舍出租,四點二十分的思念。」他指了店內角落的一塊廣告招牌。
    「這是當時我掛在店外的牌子,那時放了一個多月,而最後看到的人也只有她,不,應該說最後肯租下來的也只有她而已。」
    「你真的是怪人。」我說。
    「是阿,很多人都這麼說,可她會找上我這怪人,這表示她也是個很奇怪的人,當她踏進店裡時,我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
    「這麼厲害?」
    「眼神,是不會騙人的,年輕人。」他喝完手中的啤酒。
    「當時她問的並不是宿舍的價錢,而是四點二十分的思念是什麼意思,其實說穿了不過就是一個人對這世界最後的時間而已。」
    「時間可以決定思念嗎?這是那時候她問我的事情。」他說。
    「思念無法決定要多少時間,因為時間無法取捨需要多少思念。」旁邊的陳亦鈴也開口了。
    「當她說這話時,我就決定把房子租給她了,而且是全台北市最便宜的價錢,兩房一廳只要一萬塊。」對此他顯的很得意。

 


    「因為時間無法取捨需要多少思念。」對於剛才的話讓我很在意。
    「三年了呢。」她喝了一口桌上的水。
    「是阿,三年了。」
    她指著牆上掛的時鐘要我留意時間,上面顯示著下午兩點二十,當她問我要不要吃點東西時,我搖了頭拒絕,現在的我應該的並不是吃東西,因為食物能滿足的是肚子的飢餓感,卻填補不了思念的感覺,解鈴還需繫鈴人,當時她的離去帶走了我的思念,而現在也該是我找回思念了。
    「出去走走吧。」我向男人點了頭,示意著我想往外的念頭。
    「妳有時間嗎?」我說。
    「怎了?」
    「因為我想聽妳說故事。」
    「故事?」
    「沒有我的妳這三年裡的故事。」我說。
    「沒有你的我這三年裡的事情。」她說。
     我很小心翼翼的走在她旁邊,我們離開那間很奇怪的咖啡館走到大馬路,她指著附近很遼闊的建築物,她說那是全台最大的學校。
     台灣大學。
    「這裡本來是我想來的地方,不過後來沒考上,只好選擇輔大。」」她看了下台大若有所思的。
    「聽小芸說妳是念外文系?」
    「小芸?」
    「為什麼妳會認識她?」
    我把小芸念中正的事情,和之間認識的經過告訴她,但我始終沒提一個人。
    那就是簡詡瀅。
    「如果我沒遇到她,或許今天就不會遇到妳。」我說。
    「緣分使然吧。」
    「是阿,只是這緣分斷了三年,正確來說是三年又六個多月?」
    「三年又六個月?」
    「妳離開那年是六月下旬,而今妳高中畢業了,又過隔年一月,所以是三年半的時間。」
    「為什麼你不會忘記?」她說。
    「因為我還活著。」
    「所以你死後就會忘了?」
    「不,如果哪天我死了,我會把記憶帶過去,要是世界真有天堂的或地獄,那我會連同這思念一起。」
    「不過我想我會下地獄吧,因為髒話造的業障太深了。」我抓著頭很不好意思的說。
    「思念會永遠留著嗎?」她疑惑的問我。
    「會的。」我給了她一個很肯定的回答。
    「只要妳願意的話。」

 

    台北市的交通還是一樣亂,人還是一樣多,她帶我來到西門町,她說這是個很奇怪的地方,明明地方沒有很大,人們卻老是往這裡擠,彷彿這裡存在著什麼只要往這湧促就會找到答案一樣。
    她很喜歡下課時一個人到這邊散步,即使人很多很雜,車很亂很吵,她還是能夠任意自在的散步,也許是一小段,或者只是轉了幾個彎,因為在這裡什麼都會發生,因為在這裡有著妳永遠想不到的人。
    她曾經在這裡遇到一個男生跟她搭訕,這是她以前從沒遇過的;她曾在這裡看著各式各樣街頭藝人的表演,這是以前在雲林所沒有的;她曾在這裡跟一群人擠來擠去,只是因為這裡經常有偶像明星的演唱會。
    她有很多曾經,很多很多我沒想過的曾經,很多很多不同的曾經,但這些曾經都有一個共同點。
    那就是沒有我。
    在她的曾經裡沒有我。
    而我的過去也沒有她。
    沒有彼此的這三年裡。
    我們順著西門町一直逛,從下午逛到晚上,當她指著手錶要我看時間留意天色時,我晃了下頭,給了她一個微笑,當我們走到西門町某處時,遇到一個女生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請問可以耽誤你們幾分鐘嗎?」當她說完時,我看到她捧著一個裡面都是筆的籃子。
    「一支一百的愛心筆嗎?」我說。
    「先生你好聰明喔,想必是經常做愛心喔。」聽完我的話她笑的很燦爛。
    「愛心是沒有,虧心事倒是不少,只不過我沒什麼愛心就是了。」
    「全部買下的話妳可以抽多少?」
    「!」聽到我的話她身體震了一下。
    「五十隻的價錢是五千塊,妳至少可以抽個四千多吧。」我看著她一臉大便的表情,因為她就是之前對我跟黑肉搭訕的愛心筆女孩。
    「不好意思……」然後她臉很紅的就跑開了。
    「你們認識?」陳亦鈴覺得很不可思議。
    「算吧,一個沒讓我成功做愛心的女孩。」
    「恩?」
    「看來這世界真的很小阿,居然又讓我遇到了。」我笑著說。
    「你變了不少呢?」
    「有嗎?」
    「沒有嗎?」
    「有嗎?」
    「沒有嗎?」
    「變帥了?」
    「不是。」
    「變高了?」 
    「也不是。」
    「你變的不是我所認識的你了。」她說。
    「不不,我還是我阿,還是三年前的那個我。」
    「你知道世界上唯一不變的是什麼嗎?」
    「不變?」
    「那就是改變。」
     我們都變了,因為世界唯一不變的改變。

*世界唯一的不變,就是改變。*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