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你似乎有心事。」她輕摟著我腰,動作很慢條斯理的跳著。
   「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次跟女生跳舞。」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但其實重點是她今天的打扮讓我想專心都很困難,一身粉紅色的小禮服穿在她身上,簡直就像專門為她設計的一樣,當下我有股衝動很想知道這件禮服到底是誰設計的,真是他媽的有夠好看。
    這件禮服還有個重點,那就是前面是低胸而後面是簍空的,因此當她摟著我時,我其實不知道手該放哪,還有不知道眼睛該看哪。
    我承認只要是男人看到今天的她絕對會有衝動,所幸當下的我按下來了,只是之後就不知道了。
    有人說當你看到喜歡的人時心頭會有頭小鹿不斷亂撞,甚至撞倒流血都有可能,現在的我心中卻也住了頭小鹿,不只是撞到流血,在這樣下去可能撞死都有可能。
    這是喜歡嗎?
    我心中跑出一個很大的問號,但這問號瞬間被今晚穿著火辣的她給佔有。
   「幹,我真的很膚淺。」
    隨著晚會進行,歌曲也不斷放送,但我知道的只有那英的「放愛一條生路」,到後來都是抒情的英文歌居多,這當中雖然也有國語歌曲,但我卻不知道誰唱的。
    晚會當中有個最精彩的活動就是票選今晚最美的舞伴,也就是在妳身邊跳舞的人,在我們剛進去會場時都會拿到一個牌子別在胸口作為識別,如果要參加活動票選的人只要將別牌取下就可以了。
    如果我是評審,那麼她絕對是第一名,之所以會讓我這麼覺得其實並不為過,放眼望去即使今晚的女生全都加起來可能都不是她對手。
   「妳要參加嗎?」我指著台上正在準備的活動。
   「當然,這可是個機會。」
   「機會?」
   「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她說。


    一首又一首的歌曲輪番放送,場上女生也依序把身上的牌子取下放在一個箱子裡,之後再由工作人員取出依序唱名,被叫到的別牌主人得上台接受在場所有男生的投票。
    這時場上每個男生都會拿到一朵玫瑰,用花來代表票,選出你最喜歡的女生然後把花交給她,到最後看誰拿到最多花誰就是第一名。
    「一切就拜託你囉。」她要上台前給了我一個微笑,那瞬間我有種錯亂的感覺,因為那個笑容讓我心中那頭鹿從本來的頭破血流變成骨折重傷。
    在場參加的女生大約有十個,而男生則有十五個,也就是說即使男生都投給自己的女伴,之後多出的五個男生將會成為決定這場票選的關鍵。
    只見女生們依序一個個的走上台排成一列,底下的男生也開始蠢蠢欲動,我拿著手中的玫瑰心裡早有了底,只是我卻想到其他事情。
    我知道這世上存在著許多巧合,只是這巧合的發生往往讓人無法負荷,我想的不是別的,而是那個曾經和我一起看桐花的女孩。
    陳亦鈴。
    不管過了多久這名字依舊無法抹滅,就像刻印似的在心底根深蒂固的留著,在我不知道思念為何物,直到在她之後我才了解,真正的思念就像譚濃到如膏似稠的老酒,當你不小心打翻時,那強烈的酒勁往往是你無法承受的。
    我看著台上的人想起以前的她,即使知道這是不道德的,但我卻無法控制自己不這樣做,當我上台將手中玫瑰花遞給她時,只見她嘴唇似乎若有言語的說些什麼,但我卻聽不太到,一直到晚會散場之後我才了解,這一切似乎都是注定好的。
    晚上的舞伴選美她毫無意外的拿下第一名,之所以會讓我這樣覺得並不是因為我是她男伴的關係,而是身為一個男人的緣故,如果用花叢來形容,百花雖美,當中爭艷總有一個頂點,而她就是那個頂點,並且不輕易讓人看見,身在高點所不為人知的孤獨,關於這些,也是在晚會結束之後我才知道的。
    如先前所提參與的女生共有十個,男生則有十五的,在一比一的情況下,剩下的五票全都被她拿下,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身為她男伴的我很光榮。
    當她接受全場掌聲拱上台致詞時,我還是覺得身為她男伴的我很光榮,只是這感覺突然就讓我煙飛灰滅了,因為這男伴並不好當,也不是我能當。
   「我很高興,承蒙大家的厚愛,我才能站在台上,除了感謝之外,還是感謝。」她向台下躬了身致詞。
   「妳有什麼話想對底下的人說,或者想跟今晚陪妳的男伴說幾句話呢?」舞會的人員問了一個讓我覺得無地自容的問題。
   「有謠言盛傳,今晚陪妳的男伴就是妳的男朋友這是真的嗎?」
   (謠言?這是啥小?我開始覺得這個提問的人不僅八卦而且還是個白癡。)
    於是我又想起電視上藝人被問及感情事時總是避重就輕的樣子,然而這樣子晚上卻看不到了。
   「這不是謠言,而是真的。」當她話說完後,我覺得我的腦袋似乎被轟了一槍,從太陽穴筆直打入,只是腦漿卻沒流出來。
   「我都不知道你動作這麼快。」不曉得什麼時候黑肉出現在我背後。
   「我該說什麼?」
   「什麼都不用說。」
   「當你全身都是污泥想洗乾淨時,才發覺你跳的是黃河,就算你洗到破皮也洗不乾淨。」他說
   「……」
   「原來,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局。」我說。
   「什麼局?」
   「一場讓我跳入黃河的局。」


    她在台下說的很簡短,然而卻帶來不小震撼,特別是我,當她說完後我突然覺得全場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而且似乎正在討論,彷彿我正赤裸的被人看著。
    之後底下又是一陣掌聲,隨著她的動作此起彼落的,直到她下台後才結束。
    所有人視線都集中在她身上,明明只是一場很簡單的聖誕舞會,卻讓我覺得這是別出心裁且懷有心機,就像是設計好的。
    對,這一切都是被設計好的,我心中跑出這麼一個結論。
    舞會活動來到尾聲,會場放了一首很抒情的英文歌做結束,那是邦喬飛的「All About Lovin' You」,中文名字是全心愛你,當然這首歌也是她告訴我的。
   「你知道這首歌的意義嗎?」走出會場之後她這麼問我。
   「不就是一首英文歌嗎?」我搖頭。
   「I don't wanna sleep tonight, dreamin's just a waste of time」
   「今夜我不想入睡,作夢不過是浪費時間。」
   「When I look at what my life's been comin' to」
   「當我回顧生命中所有美好的時光……」
   「I'm all about lovin' you」
   「全是愛你的一幕幕。」
   「妳到底……」她隨即哼起剛才的旋律唱起一小段,直到我看見她紅著眼眶時她才停住。
   「我很喜歡你。」她說。
   「我知道,只是……」
   「妳覺得我不好嗎?還是我哪裡不對。」
   「不不,妳很好,只是……」
   「只是?你想說的就只有這兩個字嗎?」
   「……」
   「為了你,我才參加這場舞會的,當我在台上接受喝采時,是為了讓你多看我一眼,你懂嗎?」
   「……」
   「所以今晚的一切都是刻意的?」我說。
   「不,我只是順勢發展而已。」
   「包含沒有否認我們的關係?」
   「你很介意嗎?」
   「我能不介意嗎?」
   「因為,我不是妳男朋友。」
   「所以,我不能當你女朋友?」她說
   「至少,現在還不行。」當我說完準備離去時,她說了一句話今晚她上台時我沒能聽清楚的話,直到現在我才知道她當時說了什麼。
   「請你看著我,好嗎?」
   「很抱歉……」
   「因為現在的我,妳是看不到的。」
  
*因為看不見自己,所以無法注視你。*

創作者介紹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