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零二年的最後一個月,跟平常沒什麼兩樣,日子照過,課照上,我們一樣活在每天的考試壓力之下,每天就是有唸不完的書,一開始你會排斥,到最後就習慣了,也看破了。

       在這樣的壓力之下,會讓你覺得,沒有唸書的話,就是對不起學校對不起國家,讓你覺得好像犯了什麼什麼罪一樣,而在這樣的三年焠鍊之下,就是為了上大學,於是到最後你就忘了自己做什麼了,因為你的目標已經被所謂的大學覆蓋了。

       十二月二十號,聖誕節的倒數五天,這時候已經可以充分感受到聖誕節的氣息了,整間學校弄的像在開派對一樣,到處都纏繞著電燈和飾品,我不知道這樣做的意義在哪裡,我只知道每年都是這個樣子,花錢買一堆聖誕樹和燈泡,搞的五光十射的,在我看來,學校所謂的聖誕節就是這樣,然後聖誕節過後,馬上收的一乾二淨,就好像什麼都沒有一樣。

       大砲說,學校這樣跟外面的電子花車沒什麼兩樣,唯一差別是,電子花車會唱時下流行歌,會有花車女郎在上面跳艷舞,學校的話,會放的也只有聖誕歌,而且也不會有人可以出來跳艷舞。

       我想起了去年這個時候,我跟大砲收到聖誕卡的事情,但我想今年應該是不會了,因為那女生角逐班級幹部失利了,大砲掀起的「衛生棉事件」,現在還持續著在班上醞釀著,經常被拿來當作課餘話題,對於這些,他當然是不痛不癢,可對於女生來說,該情何以堪。

      「我覺得你是不是要對人家負責一下?」我說。
      「負什麼責,我又沒對她怎樣。」他一臉不在乎的說報道。
       自從上次的「衛生棉事件後」,只要那大砲進到教室,班上就喜歡群起起鬨問他家的衛生棉怎麼還沒來。
      「我剛才在樓下看到她阿,看她樣子還不錯呢。」然後他總是會這樣回答。

       上次的咖啡館之後,也已經一個多月了,也就是說,我已經一個多月沒見到她了,現在的她我想還是老樣子吧,她的課業壓力從來就不會比我們還要輕,在她背負著北一女學生這塊招牌時,就是道沉重的壓力了。
      日子很巧的,聖誕節那天也剛好是週六,由於隔天不用上課,所以晚上的活動可以辦很晚,這讓我想起,與她分別的那天也是週六。

     「一個多月的時間可以發生什麼事情?」我說。
     「你應該要問,一個月的時間可以做什麼事情。」大砲說。
     「恩,那一個月的時間可以做什麼事情。」
     「如果一天可以燒十部片子的話,這樣我可以燒出三百片的底貨出來。」
     「你腦子裡只有裝這個嗎?」
     「還要想把這三百片如何分配,要賣給誰。」
     「……」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逼近,我的心情是期待又怕受傷害,期待的是那天我送她禮物時,可以看到她喜悅的表情,傷害的是……
     「說不定你會看到白目男抱著她,人家就不削你的泰迪熊了。」大砲說。
       以那天的情形來說,他們應該是不可能在一起了,只是話雖這麼說,但是世事難料,在不到最後關頭之前,所做的定論都是多餘的。
       現在禮物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再來就是重頭戲,那天的活動行程了。
       然後大砲又向我推薦他的「屌計畫」,還說這次是改良版的。
      「超屌計畫。」
      「為什麼要叫超屌?」
      「能屌成這樣已經很厲害了,如果可以超越屌的話,那就不是厲害可以形容的了。」
      「也不過差一個字而已阿。」
      「嘖嘖嘖嘖,所以我才說你是凡夫俗子阿,這中間的厲害關係,要在你聽到計畫後才能夠體會的。」
      「……」


       我並沒有打算要採用他所謂的「超屌計畫」,因為我沒有想不開,我也不想好好的聖誕節就這樣被破壞了,所以我想還是就這樣吧,等她放學時,我在拿給她。

       最後倒數的那幾天,感覺像在過地獄一樣,當你殷切期盼著某件事情或某天的到來時,那時間在過都特別慢,以一天來說,我就開始思考,為什麼一天要上八節課,為什麼一節課要五十分鐘,為什麼一分鐘要有六十秒,在這樣的歲月磨人之下,終於讓我盼到了。

      聖誕節的早上跟平常沒什麼兩樣,可奇怪的是,你會感受到有股很溫馨的氣氛,在你週遭蔓延著,據說聖誕節是緣自於國外基督教,為了紀念耶穌基督誕生於世,拯救世人的日子。我對這個一點興趣也沒有,是不是耶穌也和我沒關係,我在意的,是今天晚上,還有她。

       一早的教室比平常還要騷亂,很多人在交頭接耳著晚上要到哪過,要跟誰過,要怎麼過之類的。

       然後在我進到教室之後,神奇的事情就發生了,因為我看到大砲的抽屜裡,躺著一張聖誕卡,和一個禮物。
       因為有過上次的經驗,這次的大砲看不出有什麼雀躍興奮的樣子,他只是很平靜的拿出禮物和卡片,放到書包裡,然後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大砲毫不避諱的在班上做這些動作,然後好不容易暫息風聲的「衛生棉事件」因為這樣又被提起了。
      「衛生棉事件」女主角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做陳憶茹,所以這時候班上的人就開始討論了,一定是她送的。
       我看了下在角落看書的她,她和往常一樣沒有什麼反應,大砲說,這個叫做習慣,也可以叫做麻痺,因為知道在解釋也無濟於事,所以只能去習慣,日子久了就麻痺了。



      「欸,該不會真的是她吧。」下課時我問了大砲。
      「該不會她愛上我了吧。」他說。
      「愛上我的話還可以理解,你的話就違反常理了。」我說。
      「如果愛情可以用常理來說,那麼當初他們就不會分手了。」在他說這話時,我心裡震了一下。
       放學的時候,我跟大砲告別,因為我要去找她,而他要去學校後門,據說是寫卡片的主人約的。
       時間是下午六點多,腳踏車椅座沒有放書包,而是夾著我的泰迪熊,我使力踩著在台北奔馳著,,要到一個地方,一個有她的地方。



    *常理能解釋的不會是愛情,所以我解釋不了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灰 的頭像
大灰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大禾
  • 無法解釋...
  • cosmo0122
  • 沒錯~愛情是不能解釋與理解的~~
  • 要用心去感受!!

    大灰 於 2009/09/26 20: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