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是個很特別的季節,它是一年中的結尾,也是一年中最值得紀念的,當你結束了十二月,接著就是一月的到來,然後你的一年就這樣過去了,另個一年又即將開始,每年就是這樣週而復始,不曾間斷的。

        十二月裡有兩個最重要的節日,一個叫「聖誕節」,另個叫「跨年」。

        大砲說這是個很無聊的舉動,為什麼身為台灣人的我們,要崇洋媚外的去過外國人的節日,他話雖然這樣說,不過聖誕節的禮物,他還是都照常收下。

        我跟大砲都是屬於那種長相不差的類型,所謂的不差並不能說就是很好,所以不能稱作帥,但這個不差又不是說成壞,因為至少我們可以見人,用白話來說,就是不錯的類型。基於這樣的不錯,我跟大砲都會收到聖誕節卡片。

        我們的第一次,都是在高中的時候,對於第一次的我們,那是個很特別的感覺。記得當他在抽屜裡看到聖誕卡片時,他的表情像是被鬼打到一樣,恩,應該說是在學校電腦課看A片被抓到的感覺一樣。

        他的心情很激動,然後小心翼翼的把卡片夾在課本裡,跑過來找我,跟我分享。

       「媽的,為什麼連你都有。」在他看見我桌上也放著一張聖誕卡時他說了這樣的話。

        然後他開始搖頭晃腦的看了下四週,確定沒人之後在小心翼翼的把卡片拆開,輕輕的抽出裡頭的卡片。

          TO:同學

                 聖誕節快樂!

                               BY XXX

        然後我也拆開了我的卡片,裡頭寫的還是一樣,為此大砲對這很失望。

       「我本來以為是哪個女生寫給我的。」

       「是女生沒錯阿,你沒看到後面寫的是女生的名字嗎?而且還是我們班上的。」

       「不是這樣的,我以為是……」

       「女生寫給你的情書?」

       「哈哈哈哈哈……」聽他說完後我整個笑到沒力。

        後來我們才知道,當時班上所有男生都有收到聖誕節卡片,不用說,也是那個女生寫的,據說她是為了下學期的幹部遴選,所以才會寫卡片送我們的。

       「媽的,小小年紀心機就這麼重,那將來還得了。」

       「話不是這樣說吧,人家好歹也送你卡片耶。」

       「難怪國家會亂,就是從小教育沒做好,高中才會搞賄選,社會治安才會如此敗壞。」

        誰都可以說這種話,就只有大砲不行,因為他才是學校,不,應該說是這個社會的萬惡之源。

        記得那是高一的聖誕節,我跟大砲都有收到聖誕禮物,就是那兩張卡片,而且還是內容都一模一樣的卡片,所以大砲很賭爛聖誕節這個節日。

        當時聖誕節我跟他約好要去逛街,然後他說什麼也不要,說寧可在家裡燒貨,也不要跟我出來。

       「兩個大男生相約去逛聖誕節不會很奇怪嗎?」他這樣跟我說。

       「哪裡怪?」

        然後他指著街上摟來摟去,抱來抱去的情侶,他說不爽跟我出來,但人卻跟我在台北街上。

       「這樣出來被人家閃,你很爽嗎?」說完他點起了一根菸抽了起來。

        當晚是個很痛苦的回憶,我跟他兩個人就這樣枯坐在台北的西門町上,說好是逛街,不如說是發呆,因為他手中的菸沒從斷過,嘴上的髒話也從沒停過,當他又看到一對情侶看似親密從我們面前走過時。

        我指著在街頭發糖果的聖誕老人,跟他說,至少我們不是一個人的。

        因為我們還有他,他也和我們一樣孤單的在街上遊蕩著。

       「說不定人家有女朋友等著他過聖誕節呢。」

       「也許吧。」說完後,我跑到附近的7-11買了個根七七乳加送給他。

       「為什麼是七七乳加,而不是金沙?」他問。

       「因為七七乳加比較便宜,買給你金沙我覺得太浪費了。」

       「哈!」

       「聖誕節快樂!」我們同時說。
   
       聖誕節後的每幾天,就是跨年了,當然跟我去的人還是大砲,他雖然罵個不停,後來還是跟我出來。

       「我就不知道這樣子跟人家擠來擠去的是好在哪裡。」當他在街上被人潮掩沒時說的話。
     
       「這樣比較有感覺吧。」同樣被人潮掩沒的我說。
   
       然後當晚我和大砲就這樣一路跟人擠來擠去的,擠到台北最熱鬧的廣場前,然後一起跟人家在那邊倒數
  
      「五,四,三,二,一」然後天空放起了很漂亮的煙火。
    
      「恩,感覺還滿不錯的。」大砲說這話時,臉上露出了很滿足的表情。
      
       
在結束最後一年時,不可免俗的要許下來年的願望,我看到大砲很慎重的閉上眼睛喃喃自語的思考。
     
      「你許了什麼願望?」我說。
      
      「明年的這個時候,我還是要跟你一樣在這邊擠來擠去的。」
      
      「新年快樂!」我給了他一個中指。
      
       大砲說,今年的聖誕節,我該有所改變,因為我,也因為她。
     
       
聖誕禮物是不可免俗的,只是我不知道要送什麼,因為我不知道她喜歡什麼。

     「最好要是那種現實生活中用的到的,這樣比較實用。」他說。
     
     「比如呢?」我問。
   
     「好自在靠得住?」説完我從他的頭打下去。
   
     「華鴿爾?」
    
     
「咦!對阿。」本來也要朝他打下去的手又收了回來。
    
     「實用又大方,送禮自用兩相宜。」他很得意的說。
     
     「送禮就算了,那自用是怎樣,你是用的到嗎?」

     「留著以後給自己的女朋友用。」他硬是凹了這一句。

      現在問題是解決了,因為決定了要送她什麼,可解決一個問題的同時,又衍生出另個問題出來。

     
「我不知道她多大耶。」
   
    
「你之前沒問嗎?」
 
    
「這東西你要我怎麼問?」
 
  
  
「請問妳那個多大?這樣不就好了嗎。如果連她自己都不知道,你就當場目測或者手動測量,不就行了。」
   
    
「你都這樣追女生的嗎?」我說。
  
    
「這很難說耶,而且這招我還沒用過。」
  
    
「你去跟學校女教官這樣說,我在試試看。」
  
    
「……」
  
    
*
要討好大砲只要一根七七乳加,要送給妳的卻不只有金沙的價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灰 的頭像
大灰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