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
第一次這樣緊握著妳,在這百感交雜的夜晚,緊握的手從沒鬆開過,深怕這手一放會錯開了什麼。

  手心是溫熱的,手掌卻是濕的,而妳沉默了,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臉頰的腫脹還隱隱作痛,但最痛的還是心,心痛是難過的妳,痛心是無能的我,因為我什麼都不能做。

  所謂的距離有多遠,永遠有多遠,我想我還是看不見,即使妳如此靠近的依偎在我懷裡,但我卻還是看不見妳。

  我握著妳的手心,但我卻看不到妳的心。

  我知道我看著妳,但我卻還是看不到妳。*

 

        今晚的台北顯的格外冷清,整條路上只有我和她而已,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多,我們坐在中和新生街的某道路旁。晚上的衝突事件,一直還在心裡醞釀著,畫面也不斷的放映,彷彿就像剛剛發生的一樣,因為我的臉腫了一塊,而她的眼淚也從沒停過。

       「對不起,我不知道他會對你這樣……」她不斷的對我自責,我試圖想安慰她,然而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阿哲他,以前不是這樣的。」說完她眼淚又掉了下來。

        她就這樣倒在我懷裡,如果是平常,我想我應該是很爽,但是現在,我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因為一個女孩哭倒在我懷裡,我卻什麼都做不了。

        我不知道她以前所謂的他是怎樣,我只覺得現在的他跟畜牲沒什麼兩樣,因為我就這樣平白無故被挨了一拳,雖然大砲後來也還以顏色了,不過我的心情還是憤恨難消。

        一手摸著腫脹的臉,一手輕輕的放在她肩上,也許現在的我什麼都做不了,但我想至少,給讓她一點安心,或能依靠的感覺。

       「你的臉還好吧?」她終於注意到我的傷勢。

       「這個喔,跟大砲的比起來,只是小兒科啦,哈哈,哈哈哈。」即使臉上很痛,我還是勉強擠出一點笑容。

       「真的很對不起。」

       「唉呦,這沒什麼啦,倒是他挨了大砲那一下,應該有好幾天出不了門了,哈哈。」

       「……」

        我試圖想用冷笑話去化解些尷尬,但顯然我做錯了,因為她真的笑不出來,而且這也不好笑。

       「我想,你先回去吧。」在她短暫平復心情後說出的一句話。

       「明天開始,我自己上學吧,不用麻煩你了。」

       「若亭……」

       「讓我沉澱一下,好嗎?」

       然後我只能沉默的看著她從我眼前離開,鬆開了我的手,一個人消失在街道裡。

       我看著她的背影好久好久,即使她已經走到我看不見了,我還是注視著那個方向,想要說些什麼,我想她也聽不到了。

      「人都走了,你也差不多要離開了吧。」說這句話的人是大砲,當然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出現的。

      「你不是死了嗎?」我說。

      「哈,就憑那種咖嗎?」

       大砲說那晚因為太閒找不到事情做,跑去家裡又找不到我,所以想到一定是我跑來跟她約會,然後就過來咖啡館找人了。

      「你還真的是很閒,什麼不找偏偏找到咖啡館來。」我沒好氣的說。

      「要不是我喔,你現在的臉可能腫的跟豬頭一樣了。」

      「話說回來,那他呢?」突然想起挨大砲一拳的白目男。

      「應該是變蜂窩吧,至少他好幾天都不能出門了。」

        我跟大砲說起剛剛的事情,他似乎總能預料事情的發展,很鎮定的說這是正常的。

        一個是過去曾經愛過的他,另一個則是關係還矇矓不清的他,然而卻因為現在的他而惹惱過去的他,所以現在的他挨了他一拳,但那個他也挨了大砲一擊。

       大砲說要給她些時間,但不知道這時間要多久,也許一天兩天,也許一月兩月,甚至一年兩年,因為沒有誰知道,甚至是自己。

        我忍著臉上的疼痛感,讓大砲載我回家,迎面的風吹來,讓我感到臉又一陣刺痛,我才驚覺,原來已經入秋了,因為天氣變涼了。

       那天之後,我就不在遇到她了,一切就跟平常一樣,回到我還不認識她一樣,我依然載著大砲上下學,大砲依然在學校做生意,而且業績比以前更好,感覺就好像回到了以前。

       我曾經想過去找她,但不知道要說什麼,因為在她所謂的「時間」還沒到前,這一去只是更加尷尬而已。

       大砲說那晚的事情,會改變了很多,但卻說不出到底變的是什麼,當然他的長篇大論,又是從電視的連續劇上學來的。

       學校的生活依然沒變,考試的壓力從沒輕過,反倒是越來越重,段考季的來臨讓大砲也不得不停止生意。

      「喔,你終於想清楚,要棄盜從良了。」

      「不是的,因為學校書包太小,段考的書又裝太多,讓我沒空間可以放貨。」

      「……」

       時間到了十二月多,結束了短暫階段的段考,學校辦了不少活動,說是要緩解我們的考試壓力。

      「恩,這個時候終於到了。」大砲很興奮的說。

      「十二月阿,那又怎樣?」

      「你不知道十二月有聖誕節嗎?」

      「你該不會要跟我說,聖誕老人也跟你訂貨吧。」

      「……」

      「難道你是說……」我終於意識到他在說什麼了。

      「買個禮物送給她吧。」

       在他說這句話時,他露出了很淫穢的笑容。

      「你在想什麼?」我說。

      「沒有啦,我只是在幫你想聖誕禮物而已。」

      「那你想到了什麼?」

      「日本最新的……」
      「媽的,最好你是要我送那個給她,你這個變態。」沒等他說完,我打斷了他的話。
      「日本最新的凱蒂貓玩偶啦。」
       然後我腦中突然浮現,我抱著凱蒂貓送到她手裡時,她開心的樣子。


 
*
「其實我覺得送那個給她也很不錯啦,反正她早晚都會接觸的。」大砲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灰 的頭像
大灰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大禾.L
  • 然後我腦中突然浮現,我抱著凱蒂貓送到她手裡時,她開心的樣子。<br />
    <br />
    感覺是被壓在地上打....<br />
    <br />
    <br />
    這集有淫穢的感覺
  • 淫穢(晃頭)有嗎? 我沒看到耶。

    大灰 於 2009/09/24 20:10 回覆

  • 小讀者
  • 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 請好好期待吧。

    大灰 於 2009/09/24 20:10 回覆

  • misspuppy
  • 是...(注)意到我的傷勢<br />
    <br />
    大砲怎麼無所不在的感覺^^
  • 感謝妳的糾正,改過來囉

    大灰 於 2009/09/24 20: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