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隨著時間越來越晚,咖啡館的人也越來越少,時鐘的指針走向十一點,店內只剩零星的客人,還有我和她。

「今天待比較晚呢。」那個我覺得很像老闆的人走了過來跟若亭打招呼。

「是阿,難得跟朋友出來,當然要聊久一點囉。」她眼神看著我說道。

「她是老闆?」我疑問著。

「對阿,我跟她認識很久了呢,因為常來的關係,都變朋友了。」

「咖啡館由一個女人來打理,真的很厲害,畢竟要經營一間店不容易呢。」

「可以的話,我也想像她那樣呢,給人一種堅強獨立的感覺。」

「妳難道不堅強嗎?」

「……」

     話剛說出,我才驚覺我說錯話了,因為她突然沉默了。

     「抱歉,我好像說錯話了。」

     「沒關係的,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不夠堅強。」她手指在咖啡杯上敲打著。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是又喝了口拿鐵,然後她依然看著窗外發呆,而我依然看著她發呆。

      她總是給我ㄧ種很寂寞的感覺,不只是她BBS文章給我的感覺,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感覺,還有她現在給我的感覺。

      但我卻不知道她為什麼寂寞,我只突然想到那天下雨跟她一起撐傘的白目男。

     「其實那天他是來找我復合的。」她先打破沉默說道。

       這話一說出,我手中的拿鐵抖了一下,差點就拿不穩。

 

      「不過我們只在一起沒幾個月就分手了。」

      「……」

       大砲猜的沒錯,當初若亭文章中的「你」就是她的男朋友,但是他沒想到那天的白目男就是那個「你」。

       他們是以前的國中同學,曾經是人人稱羨的班對,只是都已經是曾經了。

      「班對阿……」聽她這樣說,我心裡涼了一大截。

      「不過,都已經是過去了,因為我當初所以為的他,交往之後才覺得並不是我所想的他。」

      「什麼意思?」

      「感覺問題吧,他並不適合我。」她喝了口拿鐵說著。

      「既然這樣,為什麼你們還要交往?」

      「他是我的第一任男友,在那之前,我沒交過任何男生,在我跟他國三時,一個放學時間他向我告白,我們就在一起了。」

      「早知道我就轉到那所國中了。」

      「呵,你會覺得我很隨便吧。」

      「厄,這該怎說呢。」

      「其實,我也是這樣覺得,因為我是為交往而交往的。」

      「什麼?」

      「我只是為了體驗交往的感覺所以才跟他一起的,可在一起後慢慢覺得,這並不是我要的,所以後來我們分手了。」

      「應該說是我跟他分手。」她語氣有些強調。

        我又喝了口拿鐵,因為不知道要說什麼,也不曉得該能說什麼,尤其是這種感情事,我想我是碰不得,也不該碰。

        看的出來,她雖然裝做不在意,因為對她來說那個他只是個過客而已,但從她身上還是感受的到孤獨。

        到底她們是曾經在一起的阿。

        聽她這樣說,我替白目男開始感到可憐,只是因為感覺問題就被甩了。不過想到那天他鄙視的眼神,還有傘的事情,我又覺得他真的是報應。

        可惜手邊沒煙火,不然他們分手那天我ㄧ定會在旁邊大肆慶祝。

        那天咖啡館看到的,並不全然是我和大砲所見的,若亭之所以臉臭的原因,讓大砲給說對了,不過並不是白目男倒她會。

        而那天他們之所以撐傘回家,也只是白目男盡朋友義務送她回去而已,傘的事情也只是順手撐起罷了。

       聽到她這麼說,我心裡的感覺是喜憂參半,喜的是她分手,憂的卻也是她分手。

      若說不曾放過感情,是騙人的吧。

      「時間很晚了耶。」我指了時鐘顯示十二點說道。

      「那好,那我們走吧。」她起身移開椅子說。

      「走?走去哪?」我疑惑著。

       她做了手勢跟老闆道別,催促著要我出去,說要帶我去晃晃。

       那是條很小的街道,正確來說是巷弄,因為很狹隘,有別於台北街頭的喧鬧紛亂,這條巷弄顯的很安靜。

       它旁邊連結著是水瓶咖啡館,路燈和咖啡館一樣都是昏黃色的。

      「我很喜歡到這裡散步,當我心情不好時。」她指著巷弄前端說。

      「恩,這地方很棒呢。」

      「對了,你為什麼想見我呢?」她突然丟了個問題給我。

      「為什麼?是我要問為什麼吧。為什麼妳想見我呢?」我疑惑著。

      「因為我很帥?」

      「帥嗎?還稱不上吧。」

      「……」

      「其實,你給了我很多感覺。」聽她這樣說,我有點臉紅了。

      「當初我是被你的文章吸引的。」

      「恩,這個我知道。」

      「我曾想過,當我見到了那個人,我會給予他我所有的感覺。」

      「感覺……」

      「還有愛。」她這話說出,讓我心跳亂了好幾拍。

      「這未免太冒險了吧,如果你見到的是一個變態呢?」

      「至少我想,你應該不是變態吧。」

       變態通常是不會說,你好,我是變態之類的話,但我想,我不是變態,即使我常跟大砲燒A片來看。

       突然間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我除了傻笑,還是傻笑,一直到我笑不出來時。

     「我是很認真的。」她語氣強調的說。

       我呢?我是怎樣想的?當初只是抱持著像抽獎的心理去見她,如果像大砲說的,她是恐龍,那我還會不會找她第二次。

        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我是個膚淺的人,因為她並不是像恐龍的人。

        晚上的街道陷入一片沉寂,水瓶咖啡的店內也已經打烊,整條路上就只剩我跟她而已。

        我ㄧ直以為她在開玩笑,但今天不是愚人節,而我也笑不出來,我只能靜靜的陪著她散步,我無法理解的是,眼前的這女孩到底是不是真的,更無法理解的,時間已經十二點多了,她居然還跟我在一起,而且還是不算熟的我。

       
       今天是二十九號,剛別了昨日的二十八,時針顯示是八月二十九日的凌晨十二點多。

  
*
我始終無法理解的,是妳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灰 的頭像
大灰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大禾.L
  • 我始終無法理解...
  • misspuppy
  • 有互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