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台北的街頭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我常覺得少了些東西,卻不曉得該填補什麼。又覺得多了些什麼,卻不知道是哪些東西。

   所謂的緣分就像菸吧,大砲燃起了菸說道。人生總是不斷錯過,錯過又錯過,緣分總是交錯,交錯又交錯。

   吸完了一根菸,就像用盡了緣份一樣,當你在燃起一根時,又是個新開始。

   只是能有幾根菸可抽,人生又禁的起幾次錯過?

   我始終無法理解他的話,當他每次抽菸的時候,看到的似乎不只是菸,還有些許的寂寞和哀愁。

  「你有天會理解的。」然後他遞了根菸給我。

   我點燃了,卻沒心情去抽,也許少了些勇氣,也許多了些膽怯。

這是我擁有,卻也不想擁有的*

 

        大砲把八月十七日稱作「大禾事件」。他說將來等我死後可能會被列入中小學的歷史教科書中,而且這題是重點,一定會考。

       「不會寫的喔,不用囉唆,死當了。」大砲說。

        所謂的「大禾事件」在於警惕世人,不要不小心當了好人,借給人家傘,自己淋了一身濕,卻只能眼睜睜的看別人走過,只差沒說再見而已。

   

        打開電腦瀏覽著BSS,看看日子已經快八月底了,我也快開學了,過完這個暑假,就要升高二了。

        我時常在想,關於未來,和以後,那時候的我會是怎樣?

       「應該也是當個好人,不然就是比現在還白爛。」大砲說。

        我笑了笑,沒有說什麼,現在想想,大砲如果不嘴砲,就不是大砲了。雖然和他認識的過程在於高一同班的錯誤,但這錯卻錯的很華麗,我想朋友中有這樣的傢伙,感覺還挺不錯的。

        關於未來,我無法去預料,因為沒有人知道下一刻,下一分,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就像我跟她一樣。

       「人生如果可以料的到,那就很無趣了。」他的砲嘴吐出的象牙,總是很有道理。

       「就像把妹時,如果太了解這個妹的事情,把起來多沒挑戰性。」

       「你念書要是有這麼認真就好了。」我不削的說道。

        大砲問我說,如果知道白目男和公主在悠閒的下午茶,我還會不會去?其實這是個很沒意義的問題,因為問題本身並不算是問題。

       「你考試作弊時,明知道作弊是不好的行為,但是你沒看書,所以不作弊期末絕對會被當掉,那這樣你做不做?」我問。

       「不用囉唆了,做了再說。」他毫不猶豫的表示。

       「即使知道被抓到的話,要面臨0分的命運,還有被記錯的處分,以及良心的譴責?」

       「你罵髒話時,會擔心造口業嗎?」

       「厄……」

       「你考試不會時,我丟小抄給你,你會抄嗎?」

       「人家都給了,沒有不抄的理由吧。」

       「那就對了阿,所以這問題就不用討論了,因為我考試作弊從沒被抓到過,良心喔,這年頭沒良心的很多,所以不多我這一個。」

       「你最好是一大堆歪理。」

       「誰叫你要問這種鳥問題。」



 

        我很佩服大砲,對於事情總能夠用清楚獨到的見解去看待,而且又不迷惘。雖然出口成髒,不過卻都很有深度,也很有道理。

        而我,看似比大砲冷靜,其實卻不然。我不懂的有很多,不了解的更多,很多事情其實不用太多理由,只要做了就對了,只要做了不後悔就對了。

       「我從不為事情感到後悔,因為我從不做後悔事。」這話也是大砲說的。

        如果做事情不用理由的話,那當時公主約我見面,是否也不用理由呢?那我當初跟大砲不畏風雨的到水瓶咖啡館等她,是否也不用理由呢?

        我想起了公主在散文版的發文,總共有三篇,而我只看到了一篇。

       「媽的,我居然沒想到。」我暗自懊悔著。

 

       作者: Princess(公主)
      
標題:
     
時間:Sun Jul 30 10:32:50 2002

   
      該結束了吧,你阿。

      關於我們之間,這不是好的開始,但會是好的結束。

      對你,對我,也許這是最好的。

      我們只是錯過了誰而相遇,然後在為了遇到誰而錯過。

      錯不在你,是我。

      沒有人可以決定的,即使是當下的我們。

     是無權,也是無能。

   

        時間是七月多,距離她的第一篇文章是一個多月之後,這次的文章,比起上篇的寂寞奢求,多了點離別的感覺。

        我想也不用讓大砲知道了,這樣的文章已經夠清楚了,就算是白痴也看的出來。

       「北七,又在偷看人家的文章喔。」大砲冷不防的出現在我後面。

       「媽的,進來房間是不會敲門喔。」

       「憑我們的交情,敲門是多餘的。」

       「你這種傢伙還活著,對這社會來說也是多餘的。」

       「那個你阿,我想也猜的到是誰了,那個我們,我也知道是誰了。」大砲說。

       「很顯然的,那個他,是她的他,但我絕對不會是那個他;很明顯的,那個我們,也就是他們,意思說他們是一起的。」
   

       「簡單說就是男女朋友麻。」大砲的話讓我心裡震了一下。

       「只是他們分手了。」大砲指著那句結束說道。

       「雖然不知道他們是因為什麼原因而分手,總之就是分開了啦。說不定人家是因為認識你後才分開的。」

       「文章是七月耶,我遇到她是八月的事情。」

       「說不定你瞞著我偷偷用時光機去認識他。」

       「有那種東西,我跟你就不會在這裡了」我說。

       「為什麼?」

       「既然能穿梭時光,我絕對回到過去去阻止我跟你當朋友的悲劇。」

       「跟我當朋友是很痛苦阿。」

       「至少沒什麼好康的就是了。」

       「你最好想想A片是誰燒給你的。」

       「……」

       

*如果能回到過去,我還是不後悔認識妳,但是我無法回到過去,所以我認識了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灰 的頭像
大灰

葛瑞生活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isspuppy
  • 嗯終於等到了16...<br />
    很好看
  • 恩~謝謝你的支持。

    大灰 於 2009/09/08 15:57 回覆

  • PEIDDD
  • "大禾事件" <br />
    等於濫好人嘛!!
  • 是阿~爛(濫)好人

    大灰 於 2009/09/08 15:58 回覆

  • misspuppy
  • 這次的廣島之戀怎麼無法聽?
  • 那個出了點問題,已經處裡好了

    大灰 於 2009/09/09 14: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