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忘了是在哪裡看到的,人類習慣的養成只要三天,只要連續三天做著同樣一件事情,那就養成了一種習慣。

當然這又是群吃飽沒事做的國外學者專家研究的,但如果真如他們所研究的「三天理論」,那不知道戒掉一個習慣需要多久時間。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的機車置物櫃中還是放著一件黃色的雨衣和一頂粉紅色的安全帽,曾經有朋友問我明明是一個人為什麼卻要多帶一頂安全帽,而且明明沒下雨為什麼還要帶雨衣。

「那是朋友借放的,忘了帶走。」我總是一慣的這樣說。

知道真相的只有阿哲,即使我曾經跟他說,我想把雨衣燒掉,安全帽丟掉,但這念頭建立了很久,只是我的雙手始終沒有實行過。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SCN0575  

對於能夠在小巷中找到一種新奇的感動,遠勝過一切感覺,特別是一條你走了N次,N的次數習慣到你閉上眼睛都能走,忽然有一天你在這習慣的N次當中發覺一個新天地時。

「哇靠,居然有這地方。」我的朋友如此說道。

下午撇開一切行程訂定了三個男人的聚會,難得且愜意的,特別是在我畢業後還能這樣背著相機和朋友相會,即使只是一個別人覺得不怎麼樣的地方,對我們來說卻有如發現新大陸的喜悅。

DSCN0553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我跟小萱正式在一起的時間是聖誕節,於是隔年的聖誕節是一週年紀念,後年就是兩週年。

   對我來說天數的多寡其實並不能代表什麼,因為我們不能用時間的長短來決定一個絕對值,就像甲和乙交往五年,沒有人敢保證這五年就是絕對不會分開的數據,所以最後當甲和乙分手之後,周遭的朋友每個都不敢相信,為什麼交往那麼久了還會分手。

   「沒有感覺了。」甲說。

   提出分手的是甲,即使乙不想放,卻也不得不放,因為當兩個人當中,有一個再也走不下去,或者有一個走太快,讓另個人跟不上腳步時,那即使說再多都是沒用的。

   人總有應該的堅持,但前提是有意義的堅持。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在雅虎新聞上看到一則很無聊的研究報告,內容是有群學者專家用很多時間去做問卷調查,那是份關於男女朋友分手的報告。

「沒有感覺了。」榮登分手原因榜首。

我一直很想知道,為什麼這群所謂的學者專家可以用這麼多時間去研究這麼無聊的問題,雖然不知道這根據的來源到底準確與否,但其實當我看到之後卻重重撞擊了我的心。

小萱是個很漂亮的女生,漂亮到讓我覺得跟她在一起是種罪過,因為我曾跟阿哲說,小萱只屬天上有,不該落入紅塵世。

對於長相這回事我有很誠實的認知,因為我從來就是一個不帥的人,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和小萱在一起時,我只能用戰戰兢兢來形容。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5 Sun 2012 21:56
  • 逗號

我老在一張叫做愛情的紙上奔跑,
然後好多年過去了,
到底跑了多久又還要跑多久我卻始終不知道,
這紙上總不斷的出現逗號和問號,
可卻不曾出現過句號。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DSCN0486_副本  

我忘了是從哪看的消息說,人類習慣的養成只要三個月後就再也戒不掉了,但有時候我卻更認為,未必要三個月,只要有心,就再也戒不掉了。

而一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我似乎還是那個不愛唸書腦袋不知道裝什麼的小屁孩,過了段時間看到擺在書桌上的畢業證書才會過神來,我二十三歲,畢業了,也在工作了。

可我ㄧ直都不是什麼社會新鮮人,因為我心裡本質住的還是學生。

離開學生的生活其實沒什麼改變,因為我ㄧ直努力著不去改變,最近幾個朋友相繼入伍當兵,我都說,如果當完兵後的你和原本一樣,我指的是個性,那你這輩子就不會變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記得是兩年半前我用母親的一生寫成小說,而該篇小說讓我拿下國內某文學獎大專社青組的入選。若要說我至今認為最風光的時刻,那我想有兩個,一個是當我以運動員身分在田徑場比賽,場邊觀眾是我母親時,另個則是當我以一個文字得獎,內容寫的是母親坎坷的過程。

      母親的生命除了坎坷之外,我找不到其他更適合的詞來形容,早年因故摔斷了腿,後期罹患癌症,近期因為壓力太大暈倒住院,這一住就是十八個日子。 

     六月十四號晚上,我參加了人生最後謝師宴,和一群相處四年的同學暢飲狂歡,對於工科的我們,場面之感人讓我心中也泛起了淚水,而也因為在場都是男生的關係,讓我全身激起了汗水,雖然我總想如果大學班級是男女合班該有多好,但這年頭從我高中念電機就開始想像,到了大學還在想像,而今畢業,這想像也隨時間埋入消失了。

       謝師宴隔天下午,也就是十五號,當我剛從外頭回來,看到母親暈倒在自家房間時,我心中沒有任何情緒,那時光像是靜止般的無法推動,而後當救護車抵達從我面前載走母親時,我隨後趕到醫院,於是這一待就是十八個日子。

       對於生死我看的很泰若自然,但卻不表示我不會害怕,就好像一個跟你相處若干時間的人事物,忽然某一天離開了,你覺得你的心中好像有什麼被抽離掉,而這抽離的東西是你用盡一生都無法填補或填滿的,然後遺憾就這麼產生了。而這生死我所認為的,不過是生命的過程,有太多時候覺得,或許死亡會是種解脫,特別是對於一個辛苦過活的人來說。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