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和暗這兩個傢伙總不斷被拿來說嘴,有光就有影子,就有暗,而當妳在黑暗中待久了,又會想出去見光透透氣。

我心中的暗從沒少過,甚至認為所謂的人就該有片這樣的暗才對,在我難過失意時,這片暗會成為我最好的掩蔽體,至少我是個很不想在大庭廣眾下公開自己的脆弱。

事實上我並沒有想像中的堅強,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有多堅強。

我又用了非常快的速度去寫完一首不知道是歌還是詩的東西,先前我幫朋友的照片題字,大約只花了五分鐘,他很驚訝我的速度,我也很驚訝這種速度,可能對我來說,寫這種事情都是當下的,就像吃麵吧,你麵涼了就不好吃了,我若當下沒寫完,就再也寫不出來了。

前期的蘊釀對我很重要,可能是宅整天看書,看電視,逛街,或到路上看閃光,然後到某時期就像水庫的水已經滿了之後,那麼就是該洩洪,該把它寫成文章的時候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