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9945.jpg  

 

    昨晚跟幾個朋友到嘉義大學聽音樂會,那是我第一次聽音樂會,也是頭次到演藝廳水準這麼高的地方,雖然表演者都只是學生,但他們卻散發一股有別於平常學生的氣勢,倘若以我來說。

    別人總認為我很厲害,又會吉他,寫歌、寫小說、又當過運動員,好像是個完美無缺的人,這點在某個女生心裡她始終這麼定義我,對於能被別人讚美,我覺得很榮幸,但當我被過度神化,或者說,我認為沒甚麼的東西,卻被視為傑出的象徵,對我來說,我不是很喜歡,甚至厭惡。

    當一個人被過度神化時,那麼他就不是常人,而這常人就只會被凡人過度仰望,久了之後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之後也越來越遠了。如同一個唱歌很厲害的人,他有很多支持者,這些支持的人看的是他的歌喉,也許不是他的本質,以白話點來說,他就算是壞人,但唱歌很好聽,一樣有很多支持者,想到這時我就會回到原點,如果哪天我不會寫歌,不會彈琴,不會寫小說,只是個平凡的人時,那還有人會喜歡我嗎?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詞:CHY張宏誼 曲:I an 佑

天空 是一片昏黃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67380120_347923e2a1.jpg  

 

沒盡頭的創作世界,我只是片浮葉,隨波而流,等待人撿。

偶爾想起飛遠一點,但需要點時間,這姿態如行雲流水,可惜是不完美的缺。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May 18 Wed 2011 14:35
  • 自白

IMG_9907.jpg  

(我只有背影,沒有背景) <<摘自BBS一句簽名檔。

  最近總聽到很多朋友跟我說,他要畢業了,如果沒意外的話,應該是我說,我們要畢業了,這我們就是我跟「我朋友」。然而意外終究還是發生了,所以當以前同班的高中同學正準備著要畢業時,我還在大三,關於這我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以現在來說,我從未有過的迷惘就這樣產生了,我迷惘著到底我這樣是好或不好,我迷惘著明年這時候當我畢業時,當我也跟學弟妹或朋友說,我要畢業時,那時候感覺又是怎樣?

    很多事情,很多東西並不是我能預料的,好比說我沒想過我所嚮往的大學居然會晚了一年,當我高中時總跟朋友討論著,上大學的我會怎樣,但這個大學的我卻足足遲了一年,因為某些原因我變成重考生,於是以前的同學變成學長,學弟變同學,如果以現在來說或許是好的吧,因為我朋友跟我說一句話,我想即使過了一輩子我都不會忘記。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May 13 Fri 2011 16:27
  • 軀殼

大約是一個月前,我吃飯吃到一半突然覺得一陣難過,而且嘴角開始泛紅,當我衝到浴室時,我就吐血了。

一直以為只有在連續劇會看到的劇情,想不到卻發生在我身上,雖然事後沒怎樣,不過那次卻讓我覺得,我有種快死掉的感覺,我是一個想太多的人,所以我真的想到很多東西,比如說我驚覺到,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不甘就這樣死掉。

很久前某個作家說,他很想給自己寫封遺書,因為他不知道自己何時會離開,也許是今天,明天,或下一秒,就如同一句很經典的話"世事難料",你永遠都不曉得自己會發生什麼事情。

那次之後我想了很久,而後過了幾天,我開始有想寫封遺書的念頭,因為我很想給這世上留下點什麼,我愛的人,或者愛我的人,但之後因為我無法面對一封遺書就這樣放在我旁邊,於是我就打消念頭了。

我ㄧ直深信,這世上總會有很多討厭你的人,但相對的也有很多愛你的人,以現在的我來說,我比較在意後者,因為我不在乎到底有多少人在賭爛我,身為一個人,這是必然的,縱然是神,也會有反神者的存在,所以後來想想,只要這世上還有人,就算只有一個人認同我,喜歡我,這就夠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思念之水 詞:張宏誼

要幾世輪迴才求思念之水,今生盼誰能與我一杯?

撫弄餘弦彈奏不下千遍,何望在哪妳會聽見?

糾葛纏綿連邊如天,可似百花亂紛飛。

天空成灰色彩落墜,黑白決定了世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G_4800.jpg  

<放這個小正妹沒啥用意,純粹認為她是象徵天真無邪這樣而已,可惜年幼如她,不知道世間險惡。>

我始終都認為,寫作是件很愉快的事情,當你把心裡想要的,想表達的化成文字,當然在這前提之前,你必須要定義,你寫的是甚麼。

你的意義?

IMG_4787.jpg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May 01 Sun 2011 14:27
  • 灰色

IMG_4658.jpg  

大約是二零一零年的十月,有個很想去完成某件事情的念頭在心裡由然興起,雖說歷來寫小說的習慣都是先在心中擬定草稿,而後慢慢醞釀,之後才是實體文字的出現,這次卻直接跳過草稿,也不用醞釀,就好像很久前就已經存在心裡的東西,只是這樣一口氣爆發出來這樣。要說時間很久,其實也還好,因為自己很清楚存在的東西是為什麼而存在的,就好比你吃很多東西,之後會拉很多一樣,這樣說可能太低俗了,但現階段我想不到其他東西了。

小說撰寫的十月,在往前推算點時間,也就是五月,我歷經了人生第二段感情,這段感情來的很快,去的更快,轉變速度就差不多像候選人的政見跳票一樣,然後這段感情維持沒多久時間,就結束了。若要問源由,其實有很多,只是當時我想到的只有滿肚子的髒話無處宣洩。那是我的第二段感情,然後也是我第一次被劈腿,有句話說的很好,第一次總是比較痛,我忘了我到底痛了多久,也不知道到底有多痛,只因為這痛處的程度我找不到單位好去衡量。

朋友阿修羅說我是個非常固執的傢伙,感情如此,生活也亦然,在我以為,我就當作這是我唯一好處吧。那件事情後,我渾渾噩噩的遊蕩了好幾個月,會用遊蕩來形容是因為當朋友看到我時,就好像看見幽靈在漂流一樣,那段時間在我眼睛所看的,心裡感受到的,只有灰色。那是種從彩色退變成黑白,又從黑白混合成的綜合體才有的顏色。即使我知道我是活的,一樣吃飯,一樣喝水,但我就是覺得少了點什麼,好比你心中的靈魂被抽走,而且這一抽走後就再也要不回了。就這樣過了好幾月之後,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要寫點什麼,就這樣打開電腦後很快的就寫出兩萬多字,而後不久網路有個活動邀約,叫什麼啥小來著的,就是要徵求小說,然後簽約變特約作家這樣,但前提是必須要有五萬字以上的底稿,當時沒想很多,之後又過了幾天,我迅速的寫了將近六萬字出來,至於最後結果,嗯嗯,因為理念不合,於是我又開始寫自己的小說了,當時是十二月底,剛好是聖誕節,於是我又度過了一次,一個人的聖誕節,當然後來的跨年我也是一個人過。

現在想想那感覺還是很難形容,你從原本的一個人,然後旁邊多了一個,變成兩個人,你們一起看電影、一起逛街、一起做很多「理所當然」的事情,正當你準備習慣兩個人的模式時,突然間那個人從你生命中離開了,因為他跑去跟另外「一個人」變成兩個人。雖然很難理解,但結論就是,我還是一個人。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那天晚上夜市逛完後,我回到住處時,傳了封簡訊給阿木,訊息內容只有短短的四個字。

「倦鳥戀花。」

過沒多久後他馬上打電話過來了。

「這是什麼?」電話那頭的他滿是疑惑。

「你知道有一種鳥,必須倚賴花蜜吸食才能活嗎?」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