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倦鳥戀花”

*在所謂的感情世界裡,我們就像是隻倦鳥,不斷遨翔拍打翅膀,尋找落腳之處。

我自詡就像蜂鳥,依戀那花蜜才得以倚賴存活。

對我而言,那些生命中曾與我走過旅途的「妳」,就像是花一樣,這當中的我們永遠都只會是過客, 之於我或如 同妳,都是亦然。

我無法預料這一生中會遇到多少花,也許有花為我折腰,又也許有花不曾為我青睞,這之間不斷來來回回的,直到 有天我的翅膀再也飛不動了,我既無暇也無餘力在有所冀望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約是過兩天之後,我又在花店看到那個阿宅,但這次他卻沒來買花,也不是獨自前來,跟他一起的,則是之前我在大樓看到的那女生。

我並不知道他們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從他們倆始終牽著手看來,我就大概知道了。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謝你才好。」阿宅這麼跟我說。

「謝我?我什麼都做沒啊。」他的話讓我沒任何頭緒。

「不,你帶給我很大的勇氣。」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時候我很喜歡一邊騎車一邊聽電台,尤其是把聲音開到最大,你會有種與世隔絕的感覺,不過這舉動如果沒做好,真的會讓你一個不小心就與世隔絕。

寒假的時間不長,但如果沒有規劃,卻會讓人閒的發慌,平常除了小蓁的花店之外,我也會到台中的勤美誠品去看書。

從住處到勤美的時間大約要二十分鐘,加上塞車的話可能會變成三十分鐘,於是這段騎乘時間,電台就變成你的好朋友了。

我並沒有刻意喜歡聽那個頻道,只是單純的想聽音樂抒發時間而已,然後轉啊轉的,我聽到一首很熟悉的歌,雖然當下很想把它關掉,無奈我的手卻很孬的停了下來。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在去年,當我還跟前女友一起時,我們在一間咖啡館,咖啡店老闆是個很熱愛老歌的人,於是店內放的也是經典老歌,例如動力火車、黃品源、或者優客李林之類的。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世界不會因為我住院而有所改變,不會因為一個我的存在與否而有所改變,但我深信只要活著,就是一個關鍵。

改變這世界的關鍵。

當我將因為發燒倒在路邊住院的事情將阿木說時,電話那頭的他整個笑到岔氣。

「幹,有這麼好笑嗎?」我很不爽的說。

「我以為這要在電視連續劇才能看到的劇情,想不到居然在你身上發生了。」他說。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8c8b3fd1fe42ffd79868371bd28b432.jpg_effected.jpg  

 

無意間走到人群的擁促,沉落了情緒,眼前一片模糊。

在繁雜喧鬧我試著去解讀,妳唇中不語的談吐,流露著孤獨。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醫院的第二個晚上我徹底失眠了,即使感冒的關係讓我精神有點疲憊,但我還是沒什麼睡意,就這樣我不知道翻了多久才輾轉睡去。

我是個只要睡覺就會作夢的人,至於做了些什麼,有些記得,有些則沒印象了。

有人把夢的解讀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也有人說夢是潛意識的呈現,唯有當你完全放鬆進入睡眠狀態時,才會顯現出來。

如果以我幾乎每天都會做夢的次數來算,從我活在這世上的夢少說也有五千次,有些很蠢,也很真實,印象最深的是在我大學畢業時,在前女友跟別人跑的那之後,有整整七天,也就是一個禮拜的時間,我作夢都會夢到她,然後這七天的內容都一模一樣,我走到台北一零一,看著她跟另個男人在喝咖啡,然後那該死的男人還是我同學,之後他們就這樣走了。

而我留在原地,什麼都不能做。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寒假有整整一個月的時間讓我休息,我並不愁說放假的規劃,當芊巧問我休假要幹嘛時,我沒說什麼,只是給她個微笑,和聳了下肩。

小說和連續劇那種浪漫的情節真的不會發生在我身上,雖然上次去找阿木時,我買了一把「老闆牌超好用雨傘」,但我回去後隔天就感冒了。

我是那種很少感冒的人,也是那種一但感冒就會快要死掉的人。

剛開始只是輕微的咳嗽,然後第二天開始發燒,我只能認定人真的該相信「此一時,彼一時」這種說法,如果是以前的我,這種感冒可能在家躺個一天,之後隔天就能活繃亂跳了,但我錯了。

感冒第二天我還他媽很該死的跑去誠品看書,位於台中火車站外的勤美誠品,這家誠品有個很大的特色,就是建築物外面佈滿綠色的藤蔓植物,於是有個「綠原道」的稱號,然而這天我卻發覺,不只是建築物外面的景色是綠的,就連天空都是綠色的。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記憶的潮流不斷向我撲來,我跟阿木手中的拿鐵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見底,當他問我是否要續杯時,我則是搖了下頭。

我們坐的是靠窗鄰近馬路的角落,不知道為什麼我總喜歡在靠窗的地方,以前唸書時是這樣,坐車時也是這樣,現在喝咖啡時也亦然,對我而言靠窗處總是能看到許多平常看不到的東西,尤其是下雨天時,我更沉浸在隔窗感受雨水拍打的感覺。

「你覺得,什麼是幸福呢?」阿木晃了下咖啡空杯說道。

「這問題有答案嗎?」

「只要問題存在,就一定有答案,這是相對的。」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像這種老掉牙的幫女生檔刀連續劇才會出現的情節,現實生活中我想沒有幾個人能做到。

那一刀範圍不大,但傷口很深,就在我們抵達醫院時,他的身上已經濺滿血跡,即使他還可以自行壓著傷口,去醫院途中還能跟我們說話,但從他樣子看來,那刀的傷害真的很大。

「你會後悔嗎?」在救護車上我這麼問他。

「後悔檔刀嗎?」他面色痛苦的說。

「是啊,如果角度在偏一下,你的手就不見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生後悔的事情很多,多到你數不完,而且永無止境的發生,不停循環著。

阿木亦然,我也亦然,所有人都亦然。

他很簡單的寫那一排字,他說這是他大學之後給自己立下的座右銘,也是目標。

我們只能允許前生的自己懷有愧疚,但卻能再避免自己做出後悔的事情,當阿木跟我說他不後悔的三件事情時,雖然只是幾句話,卻讓我覺得要真正做到「無悔」,是很困難的事情,以我來說,我總是不停的後悔,後悔為何會進這所大學,又為什麼會認識前女友、又為什麼會被劈腿,這些為什麼我總是找不到答案,即使讓我用盡一生時間去尋,或許也找不出個所以然。

「你覺得我是什麼樣的一個人。」阿木他突然問了個很奇怪的問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IMG_9826.JPG  

無意中我看了下天空,天是那般朦朧,這景似曾有過。


手邊還留有信一封,屬名給思念,撰寫我手。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IMG_9524.jpg  

      先來說說我ㄧ個朋友,同時也是我的搭檔,我們合作過無數演出,雖然現在暫時拆夥了,但依然無損我跟他的交情。

      他在音樂和課業上都有不錯的表現,特別是音樂,只要一把吉他給他,他就會變成一個非常帥氣的人,但如果要他面對女生,他就變成一個非常害羞的人。

      我常虧他很閉俗,尤其最近他想追一個女生,但卻苦無動力,在現今社會,這麼古意的好男人真的不多了,可以的話我很想叫金氏世界紀錄來見證,台灣百年後少見的閉俗男兒。

      某天我在學校聽演講時,腦中突然閃過他和那女孩的事情,然後就很快的寫完這首歌,嗯嗯,這是我的第十一首歌,也是我寫给他的第一首,從頭到尾都是一首讓我覺得很帥氣的內容啊~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台灣有高鐵這建設出來之後,無形間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以往台北到台中的時間大約得兩小時,現在有了高鐵,不用一小時就到了。

當我到台北時,才早上十點而已,在我出站後不久遠遠就看到一隻畜生,不,是一個人,戴著墨鏡靠在一台白色的馬自達上,記得上次才聽他說換台阿提死而已,現在就又變成另外一台。

阿提死是台很不錯的車種,不過跟馬自達相較之下,還有段距離,當然價錢也是差了段距離。

「見本大爺來此,還不速速跪安接駕。」我很跩的跟他說。

「好段時間不見,想不到你變了不少」他說。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台中夜晚的風徐徐吹著,連帶著心情也受到起伏,從來我都不是個會為自己感到後悔的人,只因為我從來都不做後悔的事情,對我而言,後悔的存在是該然的,但勇於不悔的氣魄更是必然的。

「你剛說什麼?」對於我剛的話她似乎不是很清楚。

「什麼說什麼?」我故意跟她裝傻。

「那句什麼好的。」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9395.JPG  


“歸人之姿”

﹡時間的重量決定過程的價值,過程的衡量取捨如何的樣子。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去燒烤之前,我先偕同芊巧先到花店待一會,對於花店的事情她大概略知一些,但這還是我第一次帶她來這地方。
     當我到時只見店內一片漆黑,門上掛著一個牌子上頭寫著「公休」字樣,從我知道這家店以來,還是第一次遇到,而正當我準備離去時,只見一台熟悉的得意一百正緩慢行駛而來。
    「你怎會在這?」得意一百的主人停下車問著。
    「來找妳的。」我說。
    「因為料到妳還沒吃飯,所以找妳一起。」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還是學生時,隨著不同時期階段,就會有不同的感覺,還有感慨。
     國小和國中的我並不覺得放假與否有什麼差別,只因為那時的我感覺每天都像在放假,放蕩如我指的就是那時候。
     升到高中後的我一樣覺得放假與否還是沒什麼差別,國立高中的我為了追求一個叫做「前途」的東西,除了呼吸之外,剩下時間都在考試,於是那時候的我罹患一種「看到考卷會一直罵髒話」的病,此病無藥可醫,一直到我上大學後才逐漸退散。
     其實我並不知道把所有時間都用在考試上,是不是就真的能靠近「前途」近一點,不管是大學考上師大的我,還是現在當老師的我,當別人稱羨著我的前途時,其實我還是迷惘的。
     如果把前途兩字拆開解讀,我想到兩種意思,一種是前面是片光明的旅途;一種則是看不到前面的迷途。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別人總是說著當老師多輕鬆多好時,其實並沒有人知道這表面看似光鮮亮麗,私下卻不是真正想的那麼一回事的工作。

    阿木的補教事業亦然,我的教職工作也亦然。

    如果有人問我老師是怎樣的行業,我會說,那是份會讓你少活好幾天,甚至好幾年的工作。

    當我還天真的準備迎接期末,等著寒假到來時,我才知道,真正的問題如果不到最後關頭,是不會見真章的,就像你打電玩一樣,當你覺得快破關時,等到最後你才發現,幹,居然還有一個整個強到不行的魔王,而既然是魔王,秒殺能力是一定的。

    要是沒有做好相當準備,那麼你絕對會死的很難看。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學校我兼任有八個班級,八個當中將近半數都是國一,剩下的才是國二和國三。

我一直以為國一該是最天真清純的時候,因為剛從國小畢業時,就是還帶有一點稚氣,無邪可愛的那樣子,但我錯了。

這所學校用國字來分班,從好到壞分別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每個年級很剛好的都有八個班級,總共加起來是二十四班,其中我將近半數的國一任課中,就包辦了「忠、孝、仁、愛、信」,依照字的順序決定班級的好壞,也就是所謂的前段跟後段班,即使現在教育部提倡什麼常態編班,意指要學校教育該一視同仁,無分好壞的,這樣的精神剛好符合孔子說的,「有教無類

 但其實在學校裡還出現一種制度,叫做「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競爭,既然有競爭,就必然會有區別,這就是前段跟後段之所以要分隔的由來。即使當初常態的本意出發點是好的,但你把一個不想唸書卻只想玩的人,以及一個不想玩只想要唸書的人安排一起上課,我想對兩人都是痛苦的。

 前者痛苦於,他明明不想唸書可你還是安排一堆他無法吸收且排斥的東西,就好像他不想吃東西,你卻硬要他吸收又排泄出來一樣;後者的難過則更清楚了,當他想用功時,他旁邊卻坐了一個愛玩的人,當他想吃這樣東西時,你卻把它移走,拿另個來搪塞,這樣之下絕對是腹瀉的。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算了下時間現在這份工作也已經超過半年了,還記得當初從師大畢業時自己剛出社會的樣子,但我卻忘了那時候我所抱持的熱誠。

要當教師界最屌的老師?

不,我看還是算了。

要把自己的熱血發揮到極致,教好每一個學生?

其實這我也想過,只是隨著時間慢慢流逝,當自己在教職這塊領域待越久時,越能夠感受到,我的熱血到最後只會慢慢的飛濺鮮血而已,每每想到這我都很慶幸我不是導師,而是專任。這兩者雖然都是老師,但其中卻有很大差別,前者導師要帶一個班,假設這班上三十個人好了,如果每個都是很有自覺的學生的話,那就算了;又若如果你很隨小的帶到那種青春期叛逆到,整天為反對而反對,為作亂而作亂的那種小鬼時,身邊如果沒有幾顆降血壓的藥,我想是很難生存的。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