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5096.jpg 

你低頭莞爾一睹那地,

存在一種思念,

地是寂寞的,

它又怎懂你的眷戀。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3886955448_2da23188f5_b.jpg 

我昂首輕仰迷惑問天,

不解一種憔悴,

天是沉默的,

它捨棄我的感覺。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話說本月24號是農曆7月15,每年這時候台灣都會出現一股普渡現象,其中最典型的祭典活動首推是北基隆和南虎尾,雖然虎尾是我生長22年的地方,身為在地人的我不推不行,可推了又覺得怪怪的,因為說真的,經濟不景氣這句近年來最流行的話,不管套在什麼地方都很好用。

    以前虎尾辦普渡時,那陣仗就好像大甲媽出巡一樣,成語形容這個叫"萬人空巷",而今隨著先前說的"經濟不景氣",感覺真的遜色許多。

    經濟不景氣跟我年齡成反比,而我年齡也跟勇氣成反比而且持續走低,卻不曾開高。

    IMG_6270.jpg

      記得這是我以前最期待的活動,每年逛普渡為的就是這樣,前些年時(其實已經好幾年了,差不多是我還沒成年時),如果世上有什麼我缺乏的東西,那就是膽小,而且我那時候得了一種看到越危險刺激越想靠過去的病,當全盛時期發病時,我可以猶如寒單爺附身一樣往前衝刺,享受在蜂炮鑽來鑽去,而我閃來閃去的快感,該說是今年吧,我已經變成那種"只能遠看而不能褻玩焉的俗辣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並不是我能決定的感覺,

只是需要時間好讓我去理解,

那就像是不屬於我的一樣,

即使我是徹底擁有著你,

可你卻並不是我以為的你,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如果可以,我希望這一切不要有所改變,我還是本來的我,而我們還是本來的我們。
    如果可以,我希望這一切可以回到從前,我所給遺忘的我,而我們依然存在的我們。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已經看不到自己且找不到自己了,那段時間真的很長,長到我看不到盡頭,因為我把曾經的自己遺落在那盡頭。
   「活著跟死了有什麼差別?」我問了一個讓我覺得很深奧的難題。
   「活著會呼吸,死了不會。」黑肉一派輕鬆的回答著。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怎樣的愛才算是愛?」這是個即使世界末日都未必能找到答案的問題,正確來說是這問題的產生其實不算是問題,而是人。
   「怎樣的愛才算是愛呢?」關於這疑問我一直很想問以前的她,那個叫做陳亦鈴的人。
    從小到大看過身邊不少朋友總是扮演被告白的角色,那感覺其實很難體會,在當下的我是很羨慕的,一直到自己真正遇到時,我才發覺原來施予和承受之間的關係是如此難解,就像解一個數學的多元幾次方程式一樣。
    我想,即使是再偉大或者在厲害的數學家都未必解的出來吧。
    施予和承受之間向來得不到平衡,假設我今天給你十分,你卻不一定能夠全然承受,就算承受了,也未必是你想到的那樣。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CHY&社長.jpg 

    原本說好的三人環島,到最後剩下我ㄧ個,照理說是該放棄的,可既然決定了,就像箭在弦上,哪有收回的道理,基本上我是個沒什麼禁忌的,即使鬼月也亦然,可謂是正氣凜然阿。

    第一站是嘉義民雄,先到大學弦情民歌社長家拜個碼頭,畢竟開學後我就是副社長了,聽說他有兩個朋友,一個是瘋子,一個是呆子,這兩個都有環島過,而且花不到一天時間,其中最屌的是瘋子,據說只花21小時就繞完整座台灣,而呆子為了想破瘋子紀錄,則是19小時就環了一圈,這當中是不眠不休的,我以為我已經夠瘋狂了,果然是人外有天阿。

     今晚主人-霖仔.jpg 台南車站.jpg

之後沿途從嘉義騎到台南,原訂計畫是要在這搭帳篷過夜的,可當地警察告訴我這邊晚上有飆仔,而且我又是一個人,所幸後來遇到好友霖仔,晚上可以住他家了,順帶一提,他是個新好男人,看他手上拿的緞帶就是在編紙玫瑰,手藝之巧足以開店營業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陳小慧.jpg

 

當我結束長途環島旅行,回來時每個人開頭都是問我環島好玩嗎?

在我騎著野狼穿梭台灣各縣市時,我心中閃過很多念頭,還有東西,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又是什麼驅使我想這樣堅持的去做?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這一路上我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我還不到盡頭,卻覺得在退後。
    「一起走好嗎?」曾經我想過會有那麼一個妳出現把我叫住,那我願意放下一切跟妳走。
    曾經有過那樣的一個妳,決定我們的是一個相遇,決定我們的卻也是分離。
    曾經我在等待另外的妳,然而這中間需要點命運,才能決定我們的契機。
    人生就像是個完整的版圖,需要無數的小碎片才能組成,而這碎片叫做「過程。」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IMG_4821.jpg

這社會就是很多他媽的以為自己很行的那種傢伙存在,明明你覺得已經做的很好了,可還是有人欲求不滿,好還是要更好,刁還是會更刁。

要做到無愧於人有多困難,就像要一個抽菸抽了四十幾年的人要他馬上不抽菸一樣,所以就別想了,輿論是種他媽的該死的文化產物,不管到哪都一樣,只要有人存在的話。

所以就問心無愧吧。

我自認不是個成功的人,也不是什麼好到哪去的人,要我不罵幹是不可能的,但至少我知道我是誰,知道我該做什麼,能做什麼,感情上向來都是無悔的付出,付出了百分之百,獲得的也許不到百分之十,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下一個會更好。」這句是安慰失戀者最適合說的話。
    只是,這下一個真的會比較好嗎
    我並不是很清楚,所以無法承認,因為我始終沒有遇到「下一個」,而且就算讓我遇到,我想也很難取代上一個的地位,即使上一個是過去,也成回憶,但到底是曾經且發生過的,我無法改變,也不想改變;而下一個是未來,也是未知數,是否會出現或遇到並沒有人知道,最起碼到現在為止我還停留在上一個的階段。
    偶爾我跟黑肉會跑去嘉義市區看妹妹,認真說起來似乎是種習慣,也是種嗜好,正如同藝術家所堅持的,人們有追求美的天性,我們不過是遵循這樣的理論而走罷了。
    在我的皮包裡放著一張陳亦鈴的照片,一直到我畢業後沒多久我才發覺到我跟她之間居然沒有任何一張照片,於是我把畢業紀念冊上她的照片剪下放在皮夾,這一放就是三年多,對我來說這是種緬懷過去的方法,也是種形式,當我想起她時,像這樣打開皮夾就能看到她,就會讓我覺得她是存在的,只是照片的她永遠都是停留在國中那個留著短髮,臉龐清秀的樣子,或許現在的她已經變的不一樣了吧。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時間是八月十一日開始,為期八天,先從雲林虎尾出發,在那之前我會先放個煙火來昭告天下,嗯嗯,大概就是這樣了。

這八天時間我將帶著大老婆(野狼),和二老婆(YAMAHA吉他),以及兩名友人,順帶一提,這兩個是對閃光。我們將走遍全台各地,至於住宿問題,可能就得麻煩全台的朋友們好心收留了,雖然說這次有準備帳篷,可帳篷每天睡還是會死掉阿~~

話說回來當昨天把帳篷整個搭起來時,那感覺的爽快度不是幾句話能形容的,真的是超帥的。

最後,就是等倒數了,行程如下。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曾經有好段時間我一直在想所謂的人生到底是什麼,即使已經升上專四了,這答案還是無從何解。
     我把這問題丟出來分享給兩個朋友,然而他們每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
    「人生?我從來沒想過這問題耶,阿幹,呂布出現了。」回我問題的是阿修,他正在打三國無雙,而且對手是呂布。
    「等我把呂布幹掉之後在告訴你。」他說。
    「呂布能告訴你答案嗎?」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IMG_5951.jpg 

這幾天發生了不少事情,除了工作之外,還有感情的鎖粹,一切的肇事元凶或許就如同朋友所說的,都是寂寞惹的禍吧。

對於一個口中說愛我,事實上卻在愛別人的人,即使當初早有解答,可這天真正來臨時感覺還是令人難受的,說到底我還是血肉之軀阿,這情阿感的又怎能視若無睹。

我不怪誰,只怨自己的寂寞做祟。

給自己幾天時間去放空,騎著野狼到幾個地方,或者在家專心寫歌,寫小說,偶爾捻來吉他隨意彈奏個幾曲,這樣的生活對不少人而言似乎是種愜意,對我來說卻是種空虛。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CHY 3.JPG 

我經常會這樣開著電腦連上網路去隨意瀏覽,但我卻不清楚我要找的是什麼。


曾經有好多曾經我一直在思考,關於緣分所謂的定義,如果用數學的機率來計算,一座城市的人口有十萬人,這當中我走了三百六十五次,算上來回的時間一共是七百三十次,依照每天都會走上一次的機率來算,遇到另一個人的機率是多少?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認識附近7-11的時間大概是這幾年的事情,但真正知道它的存在卻是這幾天。
    有好段日子我一直循著相同的模式做事情,每天早上七點固定買份報紙,然後逛了下書櫃,偶爾會拿起雜誌看看,這樣的時間通常不會花超過我五分鐘,然而這樣的模式每天都在重覆著,毫無間斷。
    算了下時間應該兩三年有了,如果真要算的話應該是一兩年才對,這當中還得扣掉一年當兵的時間,有時候我會想起當兵的那段日子,可這過去總是殘忍的,每當想起時就會忍不住想罵個髒話。
    如果說每天逛7-11是種習慣的養成,這養成需要一兩年的時間,那我罵髒話可能也是種養成的習慣,從我踏入部隊,走進成功嶺時,第一天我就有罵不完的髒話,即使已經退伍了,這習慣還是沒停過。
    「為什麼你要罵髒話?」記得有個女孩總是這麼問我。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