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她說她這一切都是有跡可循有規可依的,因為出生時的一場大火,燒了她的老家,因此她父親決定給她一個命理相輔相成的名字。
     剛開始我不了解為什麼是「瀅」而不是「瑩」,一直到她告訴我後。詡字拆開是言和羽,言有身心言行一致之意,羽表示羽毛,飛翔飄零之意,就像是鳥一般的自由自在;至於原本的瑩字因為有火,表示命中帶火,需要有水去中和,故加上水,而這火又和前面的羽呼應,猶如浴火重生的火鳳凰羽翼一般。
      她的父親沒有念什麼書,無法給她好的教育,所以這名字是請命理師依照五行而算的,對於她的話其實我不是很了解,因為我真正不了解的命理師的推算,如果每個人的名字拆開都能做番解釋,並依其意義而左右一生,那我想人一生中應該是無災無難了。
      我們無法預料命運,卻想藉由某些什麼來改變命運,這該是人定勝天或者逆天而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她一直很安靜的坐在我後面,小心翼翼的抓著把手,有時候我會從後照鏡偷偷看她一下,如果要我說這世上最遙遠的距離,那我會說是她的包包隔絕了我和妳。在我跟她之間放著一個她的包包,那包包說大不大,但要隔絕我跟她卻嫌不太,說小也不小,塞在機車的置物箱又不夠。
     一場聯誼下來總是有好有壞,好的就像是阿修騎的FZR一樣,即使是白癡都知道在他後方的女生有多賭爛,那表情就像是被人欠了幾百萬沒還一樣,相較之下黑肉的表情應該不是欠個幾百萬就能解釋的感覺。
     我並沒有特別針對誰,尤其是他後面的王妃如。
    「其實你可以叫我王菲的。」當我這麼叫她名字時,她糾正了我。
     我承認,我今天真的沒有針對誰,只是我似乎聽到他的小五十在哀嚎的聲音。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忘了該用多少情感去譜出旋律,


我無力分辨,怎樣算美。


飄移的指尖,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每次扯到有關人生的時候總會讓我整個失去理性,這當中總是有人會一直問,不斷問,不停的問,「什麼是人生?」

對阿,媽的,什麼是人生?

前天跟朋友從虎尾開車開四十分鐘開到南投的杉林溪,只到門口處又折了回來,之後我們又開了四十分鐘回家,你問我這樣有什麼意義,其實是有的。

那就是杉林溪進去要門票,而且非常的貴,還有在山區開車很想睡覺,雖然開車的不是我,這樣看似浪費生命的行為其實還是有意義存在的。

「在我人生的一途上,我跟大家證實了在山區開車開了四十分鐘會很想睡覺,還有杉林溪真的很貴。」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我跟她之間有個共同性,那就是我們有著一個共同的朋友,叫做小純。
     之所以會和她認識在於一場聯誼,聯誼對象是我們附近的中正大學,那年我升專四,她剛升大一,她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好聽到就像只有小說中會出現的夢幻一樣。
    「你好,我是簡詡瀅。」這是第一次她這麼跟我說時,在一場不算好玩的聯誼裡。
     一場聯誼下來好玩與否向來都是見仁見智,就像一部電影的好壞我們不能用賣座票房或口碑來衡量,當自己說好時,那就是好了,當你覺得壞時,那麼也就是壞了。
     如果有人問我那場聯誼到底好不好玩,說真的,我覺得很無聊,真的他媽的整個無聊到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沒有她的日子我過的不若以前快樂,即使有時候我會笑,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在笑,我想,是少了點什麼吧。
    偶爾我也會哭,但我沒讓人知道,因為我從不讓人看見我的難過,這感覺從來我只放在心裡醞釀,可能一天兩天,或者一月兩月。
    我跟黑肉之後跑去念五專,一個離雲林不算近卻又不算遠的敏感地方,這地方騎車去有段距離,開車去又太為過,跟我們住的地方相差了三十幾公里,和她的台北則有六個縣市的距離。
    這裡是民雄,一個不算熱鬧的城市。
    一個沒有她的城市。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沿著記憶往下走,順時間的洪流。

妳在我之前,誰在我之後,

走到最後剩下什麼。

就放著讓歲月如梭,給過去的角落,

我來到盡頭,過了些時候,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那天,似乎是最後一天了,從那之後我就真的再也沒有見到她,而且我覺得,我真的失去了她,徹底的,完全的。
  

    我,失,去,了,她。
  

   「畢業之後,我就要去台北唸書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Jul 18 Sun 2010 09:22
  • 何時

如果能回到從前,我會想做什麼?

那我還是我嗎?

如果能馬上到未來,那我會是什麼?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對於畢業典禮上發生的事情,我似乎不是那麼在意了,那怕這已經是在學校的最後一天,對我來說卻沒什麼差別。
     那年學校出了兩個風雲人物,一個是陳亦鈴,另一個則是小純。
     陳亦鈴以接近滿分的成績成為全縣榜首,這當中最爽的應該是學校和老師,只是當她上台接受表揚時,從她臉上我卻感受不到任何喜悅,其實我已經有了心裡準備,這天是早晚都要到的,只是我沒想到真正遇到時,那感覺卻是這麼複雜。
     她給我一種很極度的失落感,即使我看到她在笑,但我卻覺得她內心在哭泣。
     我跟黑肉的分數就不用說了,對我而言是無從選擇,也許就像學校老師說的,後段班的學生就只是畢業後隨便找個學校念一念然後出來工作,就這樣終其一生。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感謝這段時間大家的支持,所有獲獎人如以下名單所示,如同當初說好的明信片將在確認中獎人住址和資料後,於十天內寄出,請名單內部落客於底下留言。

  

 5cc 茜茜

 lovejuly

 julylove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這似乎不好衡量更不好去算,關於那東西的樣子,應該的重量。


我踩著影子讓它逐漸拉長,心一橫卻又縮短,那不介於什麼,不算是寬。


也許就該這樣讓它搖阿又晃,也許就該這樣讓它隨波助長。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我一直覺得時間過的很慢,尤其是在學校時,可以的話我希望時鐘可以走快點,然而像這樣看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是件很辛苦的事情,而且看久後你會覺得那是很沒意義的。
      因為所謂的沒意義在於,當我看著讓時間留走之時,我卻沒有任何感覺,一直到後來我才開始體認到,原來「失去」,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而且我已經失去,並且不斷失去。
      其實我不曉得她生日那天到底許了什麼願望,我只清楚那天的我是很快樂的,我想她應該也跟我一樣,只是到頭來我才開始發覺,原來我跟她的距離已經越來越遠,而且正逐漸看不見。
      整個暑假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用在唸書上,每天八堂的暑期輔導就像家常便飯一樣,這些努力都是為了明年考試的到來,反觀我們,如果加上過去的暑假來說,現在的這個暑假我想依然是毫無意外的,我有三分之二都用在玩樂上,對我來說這似乎是只是個過程,我只是念了六年國小來到國中,之後又念了三年上高中,最後是大學,然後出社會,而這過程裡,我遇到了很多人,黑肉,小純,和她。
    他們也許只是我生命當中的一個過程,那我又會存在於誰生命成為過程呢?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這不會是空前,但會是絕後,因為空前的我們沒想過會做,而後的我們也沒法再去做,這種東西,只能用一次,而且用了一次,就不會想在用了。
     正確來說是,無法再用了。
     這東西摸不到,卻看不到,即使只有一瞬間,卻在我心中形成永遠,如果要我說所謂的永恆,對我來說就是這樣了。
     我把口袋所有零用錢都拿出來,包含房間的撲滿也一併砸下去,稍微算了一下差不多有五千多塊,其實在做這件事情時,黑肉一直問我,這樣是否值得,畢竟五千多塊對我們來說是筆不小的數目。
     如果全部都拿來買GAMABOY的電池,一顆五塊的話,我可以買一千顆,打到手抽筋可能都打不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跟小純之間其實不算熟,真正跟她認識的是黑肉,他們隔著的是世上最近的距離,距離近到只要一根手指頭就能碰到,因為黑肉就坐在她後面。
     不知道為什麼,小純總是很照顧黑肉,特別是考試時,關於這點總是讓我覺得很曖昧,但我卻不知道要怎樣去形容他們的關係才好。
     他們偶爾會鬥嘴,會吵架,吵到後來可能會打架,但不管怎樣打,輸的人絕對是黑肉。
     「好男不跟女鬥,這是每次他打輸時的藉口。」但說穿了,是因為我們有把柄在她手上。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很適用在我們身上,得道的是黑肉,升天的是我,我們都是屬於那種不愛唸書,也不知道怎唸書的人,最後的一年我不敢說,可過去兩年,我們是靠她的「援助」一路挺過來,卻是不爭的事實。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跟日出之間的距離似乎越來越遙遠,跟月亮卻老是不斷相見。

要讓自己在早上五點起來,只為了到頂樓看日出,這樣的舉動會讓我很想死掉,尤其當自己的睡眠習性越來越晚時。

雖然只是平凡無幾的頂樓日出,我卻有著比跑到阿里山的觀山雲海之後,還要深的感覺。

我很相信一句話,最美的向來不是地方,而是心;最重要的向來不是到哪,而是跟誰。

算了下日子,我已經有好久好久沒看日出了,當太陽破曉逐漸升起時,我當下的心情是無比感動的,在那瞬間,我想用任何文字都無法形容那樣的感覺。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們相約在相同的季節,那個屬於我們的五月。
   在下次桐花綻開之時,彼此允諾著,自然會有思念的樣子。
   那片純白如雪的滿天飄絮,我其實看不清,那風吹阿吹的,卻從來都沒停過。
   妳就像那薄如蟬翼的輕,禁不起任何的流動,沒有自己方向,只是順著風而走。
   我該讓油桐而墜,或者讓妳而飛,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二年級的最後一天,照慣例學校都會舉辦結業式,結業式這種東西說穿了就是一群人在底下,然後聽著上面的人說廢話,不管話題有沒有營養,你都要給他鼓掌。
     上面的人講了一堆客套又噁心的話,什麼暑假好好玩啦要好好利用時間之類的,然後說阿說的,就會扯到以前的事情。
     我算了一下校長上去的時間,他似乎得了一種看到麥克風就會受不了想講話的病,這當中因為他媽的扯到以前國中暑假怎樣又怎樣,然後這一扯就花掉了快一小時,結果他說了什麼,我卻沒多少印象。
   「幹,我只知道他說他以前暑假都在家裡唸書,為了以後要考高中而努力。」我說。
   「真的是屁話。」黑肉對此很不削。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Jul 03 Sat 2010 14:13
  • 伴侶

小道 

如果有人問我,一生中會遇到幾個人,喜歡幾個人,愛上幾個人,這問題在成立之前,我想到的只有一生中最應該的人。

將過程拆成不同的階段,在不同的時期不同的契機,也許是緣分,或者是注定,對目前的我來說,我真正想的,也許是「伴侶」。

這伴侶未必是我人生的另一半,她也不用是我人生中的另一半,只要她能了解我就夠了。

我一直以為,不論是多親密的,那怕是愛人或家人也好,都有無法碰觸,或不能理解的,我想就是靈魂的空缺吧。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