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如果有人問我會不會後悔,那麼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但我後悔的並不是翹課跟她去看油桐花,而是後悔自己太過信任黑肉。
    自從那次之後,我跟黑肉馬上就紅了,紅到變成學校的風雲人物,但真正要說的話,是我跟他都黑了,而且是黑到就算跳到黃河洗個一百遍都洗不乾淨。
    「黃河那麼渾濁,白癡都知道怎樣洗也不乾淨。」他說。
    「重點不是在這,而是我們。」我指著學校牆壁的公佈欄。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Jun 30 Wed 2010 14:29
  • 與別

可還記得當時的吻,

自妳走後殘存的餘溫,

都說是過去的過去所不該的,

那依偎的並非是誰的唇,

只是種倚賴的溫度。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晚一個好朋友跟我分享她的喜悅,她在剛畢業不久就馬上找到工作,而且還是夢寐以求的補教老師,她說這是她一直想做,也一直正在努力去做的夢想。

而今,夢想實現了,當我問她實現夢想的感覺時,她很簡短的說。

「爽!」

可以做自己想做的,是件很爽的事情。

可以讓自己想做的變成工作,是件更爽的事情。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黑肉一直很好奇我跟她之間到底是哪種關係,這個她是我的「女朋友」,一個叫做陳亦鈴的人。
    「說真的,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們會在一起。」每當我跟黑肉在一起時他總是會這麼說。
    「其實,我也不知道。」
    「那為什麼你不會跟小純在一起。」我反問。
    「就算全世界的女生都死了,我也不會跟她在一起。」他指著臉上的紅腫處說道。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我們在火車坐了三個多小時,正確來說,其實不用這麼久,但她卻很堅持要搭慢到不能在慢的復興號,而不搭自強或莒光。
   「這麼慢的火車,我連跑的都比它還快。」我很不耐煩的說。
   「那好,你現在跳下去用跑的。」她很簡短的說。
     然後我就再也沒說話了。
     這一路上她總是很安靜的看著窗外,然後這時候的她會給我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就好像電玩中會出現的強大技能一樣,那就是她身上似乎被一種我看不見的氣流或防護罩圍繞著,因此我總是不敢靠近。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 Jun 22 Tue 2010 12:40
  • 真理

IMG_4615.jpg 

在西方國家他們是這麼稱呼的,對於追求事物的終點,「真理」。

人一生總該有些什麼去追尋,也許你不知道能否找到,又或者答案根本就不存在,但你還是得找,因為你只能去找。

我不信神,但心中卻有必須倚賴的真理,那是種存在,而且更甚神,對於自己所以為的情感,那真理向來只有字裡行間能解答,以前的我是為了別人而寫,現在是為了自己而寫,未來呢?

我的書桌上始終放著一張照片,是一個國中剛畢業的女孩,那照片一放就快六年,我沒想過把它取下,對我來說,那就是我的真理,不論我以後跟誰一起,我想我都不會把它取下吧。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五月油桐,五月的雪,五月的雪,五月的天。
 那是人生的第一場雪,也是人生的第一次凋謝。
 我們一同見證著,含苞、綻放、枯萎、凋謝。
 這是必經的過程,所謂的生命也亦然。
「為什麼它會是白色的?」妳這麼問我時,我只是搖了下頭。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 Jun 16 Wed 2010 23:39

我總自詡像隻受困人生森林中的迷途羔羊,過去的二十餘年,前後讓我碰到了菩提和油桐這兩顆樹,但菩提沒能讓我參悟,油桐更讓我迷惘,我一度以為我會這樣不斷的周旋,在這片看不到底的森林中遊走。

我是這樣以為的,而最近我卻遇到一顆不像樹的樹,正確來說是小幼苗吧,即使是小小一株,卻讓我駐足了許久,過些時候,它又給了我回應,這樣的結果總是讓我欣喜若狂,在很短的時間內,這幼苗瞬間變成了大樹,就像克寧奶粉的廣告詞,長的像大樹一樣高。

對於這株不知名萌芽又茁壯的大樹,它不像其他一樣雄偉,枝葉散闊的,但它卻有種讓我難抵抗的魔力,我一樣用了感情去灌溉,它就像是擁有情感的予我回應,沒多久時間我就沉淪了。

跟它之間我其實不是很了解,但它卻擁有著讓我想一探究竟的誘因,我願意給予它我所有的感情去讓它成,直到有天變成足以遮蔭的地方。

妳就像那樹,然而樹卻無法成妳,因為妳就只是妳而已,是無人能取代的。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IMG_5524.JPG 

如果可以,我希望給自己留下一個位置,當作下一個開始。

 這位置不用很大,只要足夠堆放我的過去就好。

對我來說這是必然的,對於我和過去所選擇的方式。

這也是我給過去所決定的樣子。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

一個女孩對我說過,每個人對於情緒排解都有自己的方式,對她而言,抽菸是最好的。

她說,她是因為寂寞而抽菸;我說,她是因為抽菸而寂寞,但這問題就好像雞生蛋的循環一樣,沒有任何解答。

「沒有誰應該寂寞,更沒有誰注定寂寞。」這是我說過的話。

「但我們無法選擇,不是嗎?」當她說完時,我卻沉默了。

她比誰都要清楚,抽菸是不好的,但她還是抽了,如她所說的,我們無法去選擇,也許不抽菸,或者戒菸,可以給她一個完好的身體,但卻無法填補她的心,既然如此,那還是繼續抽吧。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IMG_5529.JPG

我努力著想用些什麼去拼湊,那塊不算美的天空,

遠看的景是陰暗,參雜了點矇矓,雲層底下的我看不透,

天空少了一邊,於是我起了個頭,分點自己去襯托,

天空又少了一角,我想我是可以的,又給了自己去填補破洞,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 Jun 04 Fri 2010 23:32
  • 迂迴

 

有些時候我總會想,我缺少的到底是什麼,當我拖著疲憊的身軀,踩著蹣跚的步伐在這城市行走時,

我以為我是前進的,但我卻感受不到我是在向前,反倒是,不斷的退後,

那就像是一種與日俱增的孤獨感在堆疊著,

那搖曳的身影,昏黃的街景,都更凸顯內心的空盪。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最近認識了一個很不錯的新朋友,跟我的文字比起來,她的攝影手法更令我欣賞,在我跟她有著共同共識之下,決定了第一次的合作。

隨著小說「三百七十公里」的落幕,這並不是一個結束,而是另個開始,即日起,到七月十五,為期四十五天的時間,只要在這篇文章底下留下回應,寫下你對於距離的感覺,小故事或者一段話,就有機會獲得獎品。

由我跟屏東教育大學攝影藝術工作者「張雅舒」合作的新活動,我們會選擇七種代表情感的不同主題,然後抽出十四位幸運者,雖然不是什麼高貴的獎項,但絕對是具有紀念價值,而且不會讓你們失望。這次作品由她去掌鏡拍攝,完成之後我會給這七種情感分別寫上一段文字,之後附上我們兩人的簽名手稿,製成明信片送給幸運者。

所以別猶豫了,有興趣的話,就留言回應吧,活動期間,也歡迎將此文轉載。

為方便事後聯繫,本活動僅限痞客邦會員。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