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寫小說,我更沒想過,我想去寫的這部小說居然花了我半年的時間,在某些人看來,半年很長;也有某些人認為,這半年很短。

      用半年的時間去寫一部小說,從去年十一月底一直到今年五月,這半年當中發生的事情,而今看來就像是個二輪電影一樣,會不時輪番放送著,那些事情造成的意義,就放在我心裡的一個小空間處,雖然不至於沾滿灰塵,但我卻很少去提起,因為都過去了,再提似乎沒有什麼意思。


      半年內曾經發生,我的電腦因為中毒的關係把我的小說存檔都吃光,而且一滴不剩的,雖然說只有幾千個字,但那些字卻讓我感覺很想死,雖然我可以在重打一次,但是第二次打的跟第一次打的絕對不會一樣,就好像一個你從小到大寫了無數次的姓名,每次寫的力道和外型也不會是一樣的,也許第二次會寫的比第一次還好,但又有幾個第二次能像第一次是突然靈光乍現而順著去寫的呢?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他推開老爹的門走到外面,向我做了個眼神,示意要我跟上去。
    當我隨後跟上時,只見他靠在電線桿上一手插著口袋,一手則拿著打火機把玩,若有所思的樣子。
   「散步嗎?」我問。
   「就陪我走段路吧。」他說。
    我們一路上很安靜的走著,我跟彼此他並行,走了一小段之後又繞了回來,現在的他就好像當出我在誠品見到的樣子,只是他沒有背吉他,但我卻一直想起他那時彈著吉他的樣子。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May 29 Sat 2010 13:52
  • 空白

如果感情好比張白紙,那該由誰決定它的開始。

妳說感情就該像張白紙,關鍵在我去給予它的樣子。

我該是純潔的白,不帶一絲色彩,

或該是深邃的黑,不帶一絲的白,

填補的過程難免會有意外,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前天一口氣翹掉整天的課,獨自一人跑到台中,對此很多朋友都說我瘋了,這話說的是沒錯,我是瘋了,當我開始想找回自我時,我就瘋了。

我搭了兩點的車從雲林到台中,走到精誠街,那地方就如同朋友說的,真的是很安靜,安靜到我看不到有什麼店家,連咖啡館都沒有,就這樣從一街走到四街,又從四街逛到勤美誠品,這當中由於我是用走的,足足花了我三十分,然後我朋友又說,我瘋了。

說起這間勤美,我只能說,這是個會讓人想起很多感覺的地方,在我走到外面時,就被店外的幾米人像給吸引,尤其是這隻,感覺就好像我自己一樣,只有一人插著口袋,看著背後,卻不知道在看什麼,也許他也跟我一樣,都是在等人吧。

IMG_5446.JPG

我沿途從外頭慢慢走進去,跟高雄的大立誠品比起來,這又是間不一樣的風格,還有不少的幾米塑像,每看完一隻,都像是看完一個故事。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IMG_2455 

   從老爹到西子彎不用五分鐘的時候,我們找了個地方坐下,在中山大學的頂樓。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像這樣子坐著看夕陽,對我來說儼然成了種奢侈。
    即使是生長在高雄的我,西子彎的景象都未必能靜下心來去觀賞,更別說是現在了。
    我經常會有許多事情來當作藉口,有很多明天來當作理由,「等明天吧,明天會有時間的。」一個聲音又在心裡這樣迴繞著。然後今天又過了,明天又來了,等到明天時,同樣的事情也許又發生了。「今天太忙了,還是等下次吧。」但我還有幾個下次呢?下次真的會有時間嗎?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我又再次來到這裡,一個叫做老爹的地方,循著一樣的五福四路,直線往鼓山區,然後轉了好幾個巷子。
   雖然只是第二次到這地方,我卻沒有任何生疏的感覺,差別只在於,這是我第一次在白天到PUB。
   白天的老爹大門深鎖,夜晚的燈火朦朧,現在則看不見一絲生機,就在我想打道回府時,只見峰哥拿出一把鑰匙,然後打開,之後招待我進去。
  「為什麼你會有鑰匙?」我問。
  「因為我是峰哥。」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May 19 Wed 2010 15:34
  • 地方

將自己放在一個地方,作為我的過往,那地方不算太長,走了幾段又繞個彎。

把記憶往那存放,談不上是寬敞,只是少了點光,和多了些暗。


當我逆光而行是照誰的影,拉長焦距卻模糊了形。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 May 17 Mon 2010 23:52
  • 漂流

IMG_5429.JPG 

我可當那片浮萍,隨波逐流,或靜止不動。

當誰掀起了漣漪,揚起水渦。

我卻無所適從,讓水不斷從旁流過,

以為濕的該是表面,我ㄧ拍卻招不了什麼,即使根不蒂固,又該從何而走。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四分之三的靈魂,我用來寫詩,

四分之一的思緒,去找一條路。

我不提筆,只用心去決定長度,

我不拿紙,只想了幾個字放在某處。

當我回頭過往,原來是條不歸路,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當音樂悄然停止,手中的吉他沒了聲音,我才發覺這首歌,演的竟是我自己。
   從前奏到副歌,起承到尾音,當指尖在弦間飄移,我放空了思緒,只想在意人群。
   如果說是注定,我想我這一生應該失去妳;如果這是緣分,也許妳是該走進我生命。
   我不會是最好的演奏者,而妳最適合當我的傾聽。
   當人潮散去,夜幕垂漓,當我走了三百七十公里的盡頭,是否會有一個妳。*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IMG_3999.jpg 

      有鑒於大家心中眾多的為什麼,我實在是無法一一回答,因為當你提出這個為什麼時,我其實是無法解釋的,因為"為什麼"本意上,就充滿了迷團,一團又一團,就好像我不知道為什麼柯南只要出現,就為什麼會死人一樣。

      首先感謝來我部落格還有點這篇文章的人,不管你是不小心按到,還是被別人傳閱,或者是病毒肆虐而開進來,都沒關係,我ㄧ樣會很感謝你。

       灰色幾更天的所有東西,只要喜歡的,盡量取走沒關係,不管是引用還是複製都很歡迎,對於一個寫東西的人而言,這是種很光榮的事情,這就讓我想起我國小一個老師在懲罰我時跟我說:「我今天打你,是因為看的起你,等到你被人拋棄時,到那時候就沒人要理你了。」當時年幼可欺如我,這番話聽在心中卻是有很深的感動,直到我長大後才發覺,老師都在唬爛,不過我被打,跟我文章被欣賞看似兩回事,其實是有關聯的,那就是,這兩件事情的關係人都是我。

        有任何問題的,請歡迎留言,雖然我未必能回答你想要的答案,但我一定會回答你的問題。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5) 人氣()

  • May 09 Sun 2010 08:51
  • 火車

2684237842_1b579c66af_b.jpg 

每次搭火車時總能讓我想起很多事情,這當中可是回憶中充滿著感慨和感觸。

我感慨在火車上發生的一切,那所有的所有都深深的烙在心裡,即使那是不好的,我也不能像電腦一樣,一個右鍵就把它刪除丟到資源回收筒。

我感觸的一切有很多都不只是在火車上,當我在火車站看到理著大平頭的軍人時,我就會很想罵髒話,當然罵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記得當初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有時候摸摸頭時,還會想起,自己也曾經理著短到不能在短的頭,拎著一大堆行李,走到部隊。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我循著一個我不知道的過程在人生走著,走到一間誠品,然後遇見他,還有他的她,那個他過去的她。
      他就像是顆耀眼的星辰一樣,在黑暗中閃爍著,不管是在誠品背吉他的他、還是露天咖啡館喝著Caramel Macchiatto的他,或者在老爹點著大衛度夫的他,之所以耀眼,在於在黑暗中只有他的光亮,卻也因為如此,我看到很深的孤獨。
      因為黑暗中,只有他耀眼的閃爍著,他能照亮別人,自己卻因為太過耀眼的光而看不到自己。
      但我因為他的她,而想起一個,曾經允諾我一生的他,最後變成一個劈腿跟其他女人跑掉的他。
      回到住處時,已經是凌晨兩點多,這樣的情形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以後又會發生多少次,像這樣子的一個人。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並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但我卻能理解他之所以揍我一拳的原因。
     因為,我害死了他女兒。
     咖啡廳老闆很快的便找了許多人將他圍住,我向他點了個頭,希望可以就此打住,之後我背起吉他,準備離去。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如她所願,將她火化了,之後帶著她的骨灰灑向基隆外海,當我看著她的粉末隨著風散佈在海中,然後消逝,這當中其實我是難過的,但我卻哭不出來。    

說起來很諷刺,高雄人的她,最後卻是異死他鄉,但對她來說,也許這才是好的,因為我無權替她做決定,也無法做些什麼,因為當人死去時,不管做什麼都沒用了,你該的並不是你想做什麼,而是你能做什麼。

 我可以的,就只有遵照她的遺願而已。

 我寫了封信,寄到她的美濃老家,寄給一個叫做「她父親」的人,縱使小沁生前跟他有多大的過節,人一但死了,也都該放下了,身為父親的他,有權知道自己女兒的狀況,不論他是好是壞。

 峰哥問我之後的打算,我只是搖了下頭。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