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Oct 25 Sun 2009 15:34
  • 號誌

站在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
我想好好的感受一下這所謂的世界,
行人號誌的小綠人總不停的追逐奔跑,
卻怎樣也追不到。
孤單的小紅人也只能等待,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Oct 24 Sat 2009 14:19
  • 轉角


一條我走過不下百次的路,
我以為我是熟悉的,
或者說我不應該出現的,
關於陌生這個字眼,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需要的是一個人

依賴愛情的奉承

可惜的我不是神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故事進行到了這,這名字也總該出來了。
        很多人的建議是,先寫好整部,之後再來討論名字。
        這樣說是沒錯,其實我也有想過,只是說我的習慣是總要有個方向,讓我知道說,原來我是朝著什麼在前進的。
        用我的理論來說就是,當妳要生一個小孩時,這頭是絕對要先出來的,不然會難產。
        當妳頭出來後,之後就是身體,四肢,然後一個生命體就這樣誕生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 Oct 21 Wed 2009 09:16
  • 憧憬

                每年的這個時候,我總是會想起很多事情,尤其是在十月份時。
        天氣驟變的速度,就像政府的決策一樣,變動很快,上個月我還可以脫光上衣裸睡,現在已經要拉起棉被了。
        我很喜歡冬天的感覺,特別是在十二月,因為十二月有跨年和聖誕節。
        這是每年都會遇到的問題,聖誕節要怎過,跨年呢?
        雖然現在才十一月不到,但我已經開始要計畫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記得在我高中,很喜歡在放學時往鎮上的金石堂跑,花個幾十分鐘,找個好位置坐下,對我來說,那是一整天的愜意。
       金石堂是個很棒的地方,可以看免費的書,又有冷氣吹,重點是很安靜,安靜到讓我覺得連呼吸都聽的到。
       這家金石堂並沒有特別規定禁止喧嘩,不過到這裡的人們都會有一種共識,推開透明的玻璃門時,除了搖曳的風鈴聲之外,他們總會自動的放低自己的音量,不管是誰到這裡都是一樣,那感覺就像是,當你要隨處丟垃圾時,卻看到這地方很乾淨,這時的你,會覺得在這裡丟垃圾是件很該死的事情,你可以說是入境隨俗,也可以說是環境使然。
       我很喜歡坐在靠近大門處附近的位置看書,因為接近通風口,而且可以讓我看到外面,那樣的感覺很特別,尤其是下大雨時,隔著透明的玻璃櫥窗,雨不斷的拍打,而我只靠著幾公分的隔閡卻不被雨淋到。
       我會去看著窗外的一切,撐著傘的行人,躲避雨的路人,角落在看著誰的那個人,或者路旁等待人的那個誰。一段又一段的故事,就這樣在街頭,在週遭上演著,而我是見證故事的人,也是置身故事的人。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Oct 17 Sat 2009 20:13
  • 過程

      
      某天整理房間時,意外整理出我的信件,都是以前的朋友寄給我的,算算數量,差不多上百封有了,在看看時間,也將近八年了。
      過去的我來說,這八年是個過程,對現在的我而言,這八年卻不只是過程。
      而是種存在。
      我ㄧ直在想著,到底怎樣才算活著,所謂的活著又是怎樣,當我國中時,我因為這種想法,差點被抓輔導,但我覺得,這是個很慎重的問題,因為我至少要知道我是為了什麼而活的。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Oct 16 Fri 2009 08:58
  • 倦怠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手機產生了非常嚴重的依賴感,甚至超越了我的生命。


      我總是會三不五時的拿出手機觀望,看看有沒有人打給我,或者有人傳簡訊過來,可惜的是都落了空。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幾個月前的深夜,我ㄧ個人跑到鎮上的堤防喝酒。
       我是個滴酒不沾的人,意思就是,我不會只喝那幾滴酒,所以那晚我喝了好幾罐的台埤,還有好幾罐的海尼根,加上幾瓶冰火,喝的亂七八糟的下場,就是我吐了亂七八糟。
        喝酒是不好的行為,可我會去喝,就像有人知道抽菸不好,還是會去碰一樣,因為很多事情,始終不是我能決定的。
       是始料,也是未及,我不知道我的酒量會如此的差,更不知道我居然會一個人就這樣喝完那堆酒,而且還是空腹。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擦肩>

熟悉的街道,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作者: Princess(公主)
      
標題:給曾經的你
      
時間: Sat Oct 08 13:12:19 2007 

 

    從來沒有想過,這會是我第一次寫信給你,但我想,也是最後一次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店外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輛車,銀白色的TOYOTA

           「那好像是最近電視廣告打很兇的新車耶。」大砲說。

           「比起你的偉士牌,的確是滿新的。」我說。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的一生從開始到結束叫做過程,這個過程叫做人生。

   人生的相遇從錯過到回首叫做邂逅,而這邂逅叫做緣分。

   沒有人知道一生中會有多少過程,會有多少緣分。

   因為我們不是神,無法決定會有幾分。

   因為我們取捨不了付出的淺深,所以我們只能是人。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都忘了告訴你,這是小涵要給你的。」筱薇遞了紙條給我。 


      
「想不到,你們已經發展成這樣了阿,情書耶。」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不得不承認,我在小涵的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但我更要接受,她們是兩個不同的人,不管是把加諸於誰,或重疊在誰,對誰都是不公平的。

             她離開的日子算一算也好幾年了,這些年來,只要有時間,我都會回去咖啡館,找了個角落,點杯拿鐵,不多也不少,就一杯咖啡的時間而已。

             因為這是我唯一,也是能做的,懷念她的方法。

             大砲一直很看好我和小涵,可感情這種事情,到底是不能勉強的,若非,當初她就不會離開我了。

    看看現在的手機,這是我高中畢業後辦的第一個門號,還記得我跟她說過,畢業後我要存錢買兩支手機,一支給她,一支給我,手機螢幕上的電信字幕,現在看起來卻格外諷刺。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樣是在中和街頭,一樣是我和大砲,昔日的光景像是倒帶似的襲擊而來,只是她的離去卻無法回朔了。

     深夜的中和晚上,人潮顯得冷清,偌大的一條新生街只剩下我們幾個而已。

     那個我們就是我和大砲,還有筱薇和小涵。

    「今晚,要好好把握阿。」大砲催動著他的偉士牌老車說道。

    「把握啥?」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學校是一個訊息傳很快的地方,不管好或者不好的,在大砲高明的交際手腕之下,我們成了那間房子的主人,也因為如此,這件事情馬上就在學校像是瘟疫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在我們還沒到學校之前,就開始有耳聞了。

        一個不具名的學弟,只花了七千元就租到兩房一廳一衛浴的高級套房,因為如此,大砲的存在就成了傳說。

        對此有人議論紛紛,有人說是房東太太看我們可憐,所以慈悲租給我們的,也有人說是大砲脅持房東的子女,用暴力逼迫她就範。

       「果真是愚民哪。」大砲說。

       「其實你是用毒品逼迫她的。」我說。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水瓶咖啡館對我和大砲而言,是個很重要的地方,尤其是對我來說,因為回憶在於過去,過去卻充滿回憶,而這些回憶就放在水瓶咖啡館裡。

        一直到現在,我依然深信著,我跟她之間,只是暫時分開而已,她之於我,我就當成她去一個地方,時間到了,她就會回來了。

        桃園離台北說起來不遠,車程大約一個多小時,所以只要我有空,我週末都會回台北,不管在忙在累,我ㄧ定會回咖啡館。

        咖啡館猶在,我人猶在,只是老闆換了人,音樂改了調,少了一個她而已。

        我給自己一杯咖啡的時間,找個角落坐下,她離開之後,這些動作就一直在我身上重復著,每當我這樣做時,我都會感覺到,她是存在的。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知道我是存在的,因為我在呼吸,但我卻感受不到活著的感覺。
    因為我感覺不到靈魂的樣子,只知道一旦被抽離,就難以再填空,所以我想,我的軀殼應該失去靈魂了。
    失戀所指的涵義是,失去一段戀情,所以我失去了妳,我是否該慶幸,至少我曾擁有過妳,但我已經失去妳。
    心的承受單位是一百,那我的思念應該是一百二十,多出了那二十,卻還是改變不了什麼。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高中的考試是個很奇怪的制度,年初的時候會有一個叫做學測的東西,如果你學測考完後覺得成績可以了,那麼你就可以等著畢業了。
       如果這個大考你覺得不理想,七月還有一個指考在等著你。
       而不管是學測,或者是指考,對現在的我們來說,是沒有差別的,因為一樣都是地獄,用階層來形容,前者如果是十殿閻羅,後者應該就是十八層地獄了。

      「考的過,就是你們的了。」每當寫完一張考卷時,老師就不忘在強調一次。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