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下時間,手錶的指針剛走過七點,我找了個地方停下來,中和的新生街還是一樣沒變,唯一變的是今晚的人顯得特別多,燈光也特別亮,路旁的行道樹都纏繞著燈炮,很十足的聖誕節感覺。


       一個月多月前,她短暫告別了我,也許像大砲說的,要給她點時間思考和沉澱;一個多月後的今天,我不知道她的沉澱是否找到了解答,但我知道,今天的我必須給她一個答案,在十二月二十五日的聖誕節。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