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隨小的是,當你想要去等人時,等不到就算了,還被雨淋了一身濕;比被雨淋濕更隨小的是,你等到了肖想的那個她,那個她卻不只有那個她,還附贈了另個該死的她,就像你明明不喜歡吃辣,點蔥爆牛肉時,老闆還白目的丟了好幾條辣椒下去;比肖想的她旁邊還出現個他還要隨小的是,你想的她,和該死的他,撐著一把傘。撐傘的是他媽的他,而傘下的是你想的她,然後你的她,和他媽的他,就這樣從你眼前走過。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