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葛瑞(Gray),目前是攝影師跟影音工作者, 歡迎來走走看看。

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對我們來說,跨向另一年的感覺,並沒有什麼改變,因為這世界依然運轉著,高中的考試也依然每天進行著,不會因為換了一年而有所改變,相對而來的是,另股更沉重壓力的開始。
       每當你結束今天時,然後不知不覺的過完了這一年,這就表示,你的日子不多了,然後這時候的你就會發現,班上瀰漫著另種風氣,一個叫做追求未來的東西。
       我不知道每天考著永遠考不完的考卷,和未來有著什麼關係,可在那種環境之下,長時間老師對你的耳提面命,你就會被影響了,當你每寫完一張考試時,心裡就覺得離未來似乎更近一步了。
      然後這個時候,班上的黑板角落就開始寫著許多東西,什麼考前最後倒數幾天的,為的就是要你看見它時,能夠提醒你,不能在怠惰下去了,我只剩這些日子可以努力了。
      「只要在讓我忍完這幾天,我就可以畢業了。」這是大砲對自己的看法。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零二年的時間已經開始倒數,如果是以前的話,我只會覺得說,只是一年就這樣過去了,又要迎接另個三百六十五天的來臨而已。
       這次的感覺,卻特別不一樣,因為我將結束今年,然後帶著另一個人跨向全新的一年,一個我深愛的她。
       聖誕節那天發生的「雅心事件」,就這樣不知不覺落幕了,此後我們旁邊就多了一個人,而我們就是我和若亭,以及大砲和王雅心。
      「雅心事件」的定義事由,在於提醒世人,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因為那天之後,他們就在一起了,而且只有一個聖誕節晚上的時間。   
      「這也未免太快了吧。」我說。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是我第一次點七分糖的拿鐵來喝,那感覺並沒有什麼特別,少的那三分,因為她就在我眼前,而有所填補,反而更加甜蜜。

       杯裡的拿鐵已經見底,表示我們該離開了,這時候的店裡,人潮已經逐漸散去,剩下沒幾個了,讓老闆娘能有空閒過來。

      「早該這樣的,不是嗎?」老闆娘用一副事先就知道的表情說。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晚的水瓶咖啡館,跟往常比起來,顯的熱鬧許多,因為是聖誕節的關係。
      推開了大門,我們依然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和往常一樣的習慣,我點了七分糖拿鐵,不過是點兩杯。一杯給她,一杯給我,因為我想嘗試一下她所謂七分糖的滋味。

      老闆娘稍微看了我一下,然後又再店裡忙進忙出的,看樣子她對於我今天帶若亭過來,似乎不感到意外。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水瓶咖啡館的人這麼多,加上我和她進駐,整間店就幾乎爆滿了,也因為這樣,讓本來安靜的咖啡館,頓時熱絡了起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看了下時間,手錶的指針剛走過七點,我找了個地方停下來,中和的新生街還是一樣沒變,唯一變的是今晚的人顯得特別多,燈光也特別亮,路旁的行道樹都纏繞著燈炮,很十足的聖誕節感覺。


       一個月多月前,她短暫告別了我,也許像大砲說的,要給她點時間思考和沉澱;一個多月後的今天,我不知道她的沉澱是否找到了解答,但我知道,今天的我必須給她一個答案,在十二月二十五日的聖誕節。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零二年的最後一個月,跟平常沒什麼兩樣,日子照過,課照上,我們一樣活在每天的考試壓力之下,每天就是有唸不完的書,一開始你會排斥,到最後就習慣了,也看破了。

       在這樣的壓力之下,會讓你覺得,沒有唸書的話,就是對不起學校對不起國家,讓你覺得好像犯了什麼什麼罪一樣,而在這樣的三年焠鍊之下,就是為了上大學,於是到最後你就忘了自己做什麼了,因為你的目標已經被所謂的大學覆蓋了。

       十二月二十號,聖誕節的倒數五天,這時候已經可以充分感受到聖誕節的氣息了,整間學校弄的像在開派對一樣,到處都纏繞著電燈和飾品,我不知道這樣做的意義在哪裡,我只知道每年都是這個樣子,花錢買一堆聖誕樹和燈泡,搞的五光十射的,在我看來,學校所謂的聖誕節就是這樣,然後聖誕節過後,馬上收的一乾二淨,就好像什麼都沒有一樣。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終於知道了,要送她什麼東西比較好。」在我們坐整晚之後他給我這樣的答案。
       「女生喜歡的,一定是要可愛的。」
       「嗯嗯。」我點頭同意。
       「一定是要粉紅色的。」
       「為什麼?」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跟大砲爭執了好久,到最後還是沒有定案,禮物也不知道要送什麼,能想的都想了,不該想的也想了。
       當然他的「華鴿爾」我還是沒採用,原因有很多,除了不知道她「尺寸」之外,應該說,就算讓我知道「尺寸」好了,我想我還是送不下去。

       如果是親密的男女朋友關係的話,送那個那還情有可原,可就我和她現在的樣子,要說什麼也不是,只能說是朋友而已。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十二月是個很特別的季節,它是一年中的結尾,也是一年中最值得紀念的,當你結束了十二月,接著就是一月的到來,然後你的一年就這樣過去了,另個一年又即將開始,每年就是這樣週而復始,不曾間斷的。

        十二月裡有兩個最重要的節日,一個叫「聖誕節」,另個叫「跨年」。

        大砲說這是個很無聊的舉動,為什麼身為台灣人的我們,要崇洋媚外的去過外國人的節日,他話雖然這樣說,不過聖誕節的禮物,他還是都照常收下。

        我跟大砲都是屬於那種長相不差的類型,所謂的不差並不能說就是很好,所以不能稱作帥,但這個不差又不是說成壞,因為至少我們可以見人,用白話來說,就是不錯的類型。基於這樣的不錯,我跟大砲都會收到聖誕節卡片。

        我們的第一次,都是在高中的時候,對於第一次的我們,那是個很特別的感覺。記得當他在抽屜裡看到聖誕卡片時,他的表情像是被鬼打到一樣,恩,應該說是在學校電腦課看A片被抓到的感覺一樣。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一次這樣緊握著妳,在這百感交雜的夜晚,緊握的手從沒鬆開過,深怕這手一放會錯開了什麼。

  手心是溫熱的,手掌卻是濕的,而妳沉默了,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臉頰的腫脹還隱隱作痛,但最痛的還是心,心痛是難過的妳,痛心是無能的我,因為我什麼都不能做。

  所謂的距離有多遠,永遠有多遠,我想我還是看不見,即使妳如此靠近的依偎在我懷裡,但我卻還是看不見妳。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是週六,因為明天不用上課,所以我們打算在咖啡館裡待久一點,她一樣點拿鐵,一樣是七分,而我也一樣是拿鐵,不過是全分。

  「妳都沒有考慮喝過全分嗎?」

  「恩,已經習慣了。」

  「就像我跟妳嗎?」

  「恩?」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從來沒有想過上學會是如此愉快的一件事情,一直到我認識她之後,每天上學的早上,和放學的下午,總是令我特別期待,晚上時總恨不得天亮,這樣我好在早上見到她,上課時又巴不得時鐘可以轉快一點,鐘聲可以多敲起下,這樣我放學時就又能見到她。 


 
     
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十分鐘,卻是我ㄧ天當中最期待的,她總是坐在我後面拉著我的衣角,就這樣讓我載她上下學。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高中生活是個很難熬的日子,尤其是面臨升學壓力的我們,每天就是考不完的試,看不完的書,有時候我會想,這就是我想要的嗎?
       就像若亭說的,她其實不喜歡念北一女,那她想念什麼呢?
       我呢?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還會想念高中,過著每天考試的生活嗎?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不是個很喜歡熱鬧的人,尤其是那種擠擠去的地方。
 從小到大參加過不少的宴客,也就是俗稱的"辦桌",但說真的,我不是很喜歡那種地方,雖然我參加了很多次,吃了很多場,跑了很多攤。
   不喜歡的原因有很多,因為要在那跟人擠來擠去的,還有基於所謂的面子問題。
   台灣人很注重面子,鄉下人很注重面子,很喜歡拿什麼有頭有臉有地位的話來詮釋自己。
   試問一下,哪個不是有頭有臉,哪個不是有地位。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結束了八月,迎接的是九月的到來,告別了暑假,要接受的是該死開學的到來。

        時間過的比我想像還快,真的快到讓我無法想像,去年的這個時候,我還只是個國中畢業理著平頭的小鬼,而現在我要升高二,我也過掉高中的第一個暑假了。

        那天之後,我就不在遇到她了,她的壓力並不是我可以想像的,尤其她身處台灣第一的北一女中,那課業壓力並不是幾句話就能帶過的。

      「媽的,過了一個暑假,英文課本還是都看不懂。」大砲翻著新發的英文課本說道。

       因為課業關係,她幾乎沒時間開電腦,所以BBS她也沒上了,不過那天之後,載她,變成我的工作。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能有多少人像他們那樣?我想,很難吧。
       這樣看似簡單的牽手背影,應該羨煞了一堆人,包含我。
       我看到的,不只是牽手和背影,還有感動。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隨著時間越來越晚,咖啡館的人也越來越少,時鐘的指針走向十一點,店內只剩零星的客人,還有我和她。

「今天待比較晚呢。」那個我覺得很像老闆的人走了過來跟若亭打招呼。

「是阿,難得跟朋友出來,當然要聊久一點囉。」她眼神看著我說道。

「她是老闆?」我疑問著。

「對阿,我跟她認識很久了呢,因為常來的關係,都變朋友了。」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沒理會大砲的話,只是坐在電腦前發呆,想起了些事情。

    如果真的有時光機這種東西的話,我還會不會想去認識她呢?如果知道會變成今日局面的話。

    只是,這問題已經不是問題了,因為事情都發生了,她也分手了。

   「我們只是錯過了誰而相遇,然後在為了遇到誰而錯過。」她的這句話,我反覆看著,也想著。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台北的街頭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我常覺得少了些東西,卻不曉得該填補什麼。又覺得多了些什麼,卻不知道是哪些東西。

   所謂的緣分就像菸吧,大砲燃起了菸說道。人生總是不斷錯過,錯過又錯過,緣分總是交錯,交錯又交錯。

   吸完了一根菸,就像用盡了緣份一樣,當你在燃起一根時,又是個新開始。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最隨小的是,當你想要去等人時,等不到就算了,還被雨淋了一身濕;比被雨淋濕更隨小的是,你等到了肖想的那個她,那個她卻不只有那個她,還附贈了另個該死的她,就像你明明不喜歡吃辣,點蔥爆牛肉時,老闆還白目的丟了好幾條辣椒下去;比肖想的她旁邊還出現個他還要隨小的是,你想的她,和該死的他,撐著一把傘。撐傘的是他媽的他,而傘下的是你想的她,然後你的她,和他媽的他,就這樣從你眼前走過。



大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